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帝释天的神通。

唐三藏微微愣神。

天众之首,天帝帝释天,从不以战力高卓著称于世。

作为领袖,他只需要站在最高处。

天帝意志所贯之处,自有神将天王贯彻。

可如今,帝释天居然要印证自己的神通?

天帝下场,何等荒谬。

“你放心。”

林恒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缓缓舒展身躯,轻声说道:“我不会动用神力,我们,只用一战如何?”

这方世界的修行很有意思。

超凡战力的力量,来自于独属自身的魂!

妖有妖魂,龙有龙魂。

妖力神力龙力,皆由魂所生。

那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少年白狼,就身具龙狼双魂。

狼魂,是独属于他的妖魂。

而龙魂,则是在天羽山一战之中,将奇经寄托于他的天羽山龙王之子天羽狩的龙魂。

这也是为什么紫贤金刚迟迟没能拿下他的原因。

单论妖魂,白狼不过刚刚化形。

可那龙魂,战力之高卓,远不是紫贤金刚能够企及的。

身具双魂的白狼,论及潜力,甚至还在一拳一脚,轰杀西行路上无数妖魔的唐三藏之上。

而林恒,身为天帝,他所拥有的神力,在天庭之中的,都名列前茅。

可若是舍去神力,单凭肉身。

虽然肉身会受到神力滋养,可他还真就未必能够敌过唐三藏千锤百炼,赖以生存的体魄。

毕竟,仅凭神力就可以横扫寰宇,那又何须锤炼体魄呢?

“倘若果真如此。”

唐三藏握紧拳头,缓声说道:“那一战又如何?

只希望,天帝能够信守承诺。”

论及拳脚之间,厮杀搏击,他唐三藏又岂会惧怕谁。

来战便是!

他只是怕,哪怕胜过天帝,此事也无法善了罢了。

三百年前,西行一行人前往天庭还经。

可就在最后时刻,孙悟空却对他说,奇经与他交流,言奇经决不能交由帝释天。

那一战,也是他的梦魇。

孙悟空与十二神将之首的三眼神将一战,却在紧要关头,被他念动紧箍咒,棋差一招,被三眼神将斩首。

他当年没有信自己徒弟的话。

可旋即天界两大护法之一的如来同样与帝释天反目成仇,携奇经逃出天界。

眼前的帝释天,究竟能否,还是那位光明之神,天众之首的帝释天呢?

那被打成猪头的紫贤金刚大怒道:“唐三藏,你好不识好歹,天帝乃是何等尊崇。

一言可决天下之事。

陛下屈尊降贵,愿意与你肉身一搏,且不提陛下必胜。

就算你于十死无生之中胜过陛下,陛下又怎会出尔反尔!”

唐三藏瞥了一眼紫贤金刚,嗤笑道:“一条好狗。

若是陛下所率领的天众尽是这些酒囊饭袋,那陛下所言,我还真不能尽信。”

林恒眉头一皱,旋即走向紫贤金刚。

紫贤金刚硕大的身躯,被他只手拎起。

“陛下,你这是作甚。”

紫贤金刚面色大变。

林恒却是冷漠地盯着他:“本帝与师之间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

持国也是老糊涂了,收了你这么个弟子。

平白损了我天庭的面子。”

天庭高级天众,以天帝帝释天为首,其下有如来杀心两尊护法,又有四大天王,作为四方将军。

而持国天王,便是其中的东方将军。

东方将军,在四大天王之中虽不是战力第一,可却最好为人师。

天界大金刚,皆是他座下弟子。

其在天界之中,身份崇高,即使是杀心观音,都要称一句持国天老师。

天帝呵斥,被唐三藏险些打死都还能嘴硬的紫贤金刚却呜咽之间,不敢还嘴。

哪怕是林恒明着骂他的老师,他也只能假装听不见。

天界之中,谁人不知,持国天与帝释天私交甚好。

就是帝释天当着持国天的面说出这番话,持国天多半也是笑笑带过。

“天帝若是要教训手下,大可回天庭呵斥。”

一袭白衣的唐三藏,显得很是冷静。

可是其握紧地双拳,表明这位师也不是如他面上看起来那般平静。

“你以为本帝是在做给你看?”

林恒瞥了唐三藏一眼,无声笑道:“你太高看自己的,唐三藏。

本帝只是单纯的觉得天庭高层之中,有这么一个实力低微,脑子也不怎么灵光的金刚有些丢人罢了。

可就算再怎么说,他也是本帝手下的金刚。

这笔账,本帝会跟你算的。

你不欲相信本帝。

可本帝只要神力催使,呼吸之间,就能取尔性命。

你即使不信本帝的承诺,你也别无选择。

不过,本帝还是希望看见你彻底绽放之时。

既然如此,本帝的承诺你不信。

杀心,你来做个见证。”

唐三藏悚然一惊。

紫贤金刚则是面色大喜道:“原来杀心观音大神也降临此地了。”

长安夜雨之中,粉发披肩,赤果上身的杀心观音徐徐走出。

双臂之上,纶巾缠绕。

“难得天帝有这番雅兴。

三藏,让陛下尽兴一番便是。

作为天众之首,寻找奇经,本就是帝的意志。

若是帝的意志默许你西行,天众此后,自然不会再追寻奇经。”

杀心观音声音轻灵。

林恒却是微微眯起了眼。

他只是说若是唐三藏胜了,便让他带着奇经离去。

几时说过,若是唐三藏胜了,天众从此不再插手奇经一事了?

这位天界护法,明面上是站在自己这一方。

可看样子,是希望唐三藏能够离去呢。

有意思。

林恒嘴角一笑。

吃定本帝了?

体魄攻伐,武道第一!

作为武中帝者,这幅身躯的确差强人意。

但武帝纵横一生,未曾一败!

“便依杀心之言。”

林恒轻声说道:“若是三藏能够胜我,本帝即下令,天众此后,不追寻奇经,任你重走西行之路又如何。”

男身女相的杀心观音认真地望了帝释天一眼。

这可是帝释天苦寻已久的奇经。

他居然真能够如此平淡的寄托于一战之中。

那门神通,究竟该强到什么地步,给了帝释天如此强大的自信心。

“三藏,尽全力。”

杀心观音面色平淡,暗地里却传音入密。

帝释天的战力,与他不过一线。

他自信,帝释难以知道他传音入密的内容。

“帝释天有诸多马脚显现。

可他终究还是天众之首。

我有个猜测,你全力施为,若能逼出帝释天的神力来,我便告诉你孙悟空妖魂所在。”

唐三藏面色一震。

第一次西行之时,便是杀心将白龙马牵至他的身前。

他能感觉到,杀心是心中有正义的大神。

可是十六年前逼死孙悟空的,也是杀心。

这也一直导致唐三藏对杀心的观感极其复杂。

但孙悟空妖魂的消息,却是唐三藏不可能放过的消息。

既然如此。

唐三藏双拳相碰。

身形如疾风。

“请天帝指教!”

长安夜雨已然大如倾盆。

那倾泻一般的雨滴,已然化作雨幕。

可挡在唐三藏面前的雨幕,却好像

林恒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缓缓舒展身躯,轻声说道:“我不会动用神力,我们,只用一战如何?”

这方世界的修行很有意思。

超凡战力的力量,来自于独属自身的魂!

妖有妖魂,龙有龙魂。

妖力神力龙力,皆由魂所生。

那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少年白狼,就身具龙狼双魂。

狼魂,是独属于他的妖魂。

而龙魂,则是在天羽山一战之中,将奇经寄托于他的天羽山龙王之子天羽狩的龙魂。

这也是为什么紫贤金刚迟迟没能拿下他的原因。

单论妖魂,白狼不过刚刚化形。

可那龙魂,战力之高卓,远不是紫贤金刚能够企及的。

身具双魂的白狼,论及潜力,甚至还在一拳一脚,轰杀西行路上无数妖魔的唐三藏之上。

而林恒,身为天帝,他所拥有的神力,在天庭之中的,都名列前茅。

可若是舍去神力,单凭肉身。

虽然肉身会受到神力滋养,可他还真就未必能够敌过唐三藏千锤百炼,赖以生存的体魄。

毕竟,仅凭神力就可以横扫寰宇,那又何须锤炼体魄呢?

“倘若果真如此。”

唐三藏握紧拳头,缓声说道:“那一战又如何?

只希望,天帝能够信守承诺。”

论及拳脚之间,厮杀搏击,他唐三藏又岂会惧怕谁。

来战便是!

他只是怕,哪怕胜过天帝,此事也无法善了罢了。

三百年前,西行一行人前往天庭还经。

可就在最后时刻,孙悟空却对他说,奇经与他交流,言奇经决不能交由帝释天。

那一战,也是他的梦魇。

孙悟空与十二神将之首的三眼神将一战,却在紧要关头,被他念动紧箍咒,棋差一招,被三眼神将斩首。

他当年没有信自己徒弟的话。

可旋即天界两大护法之一的如来同样与帝释天反目成仇,携奇经逃出天界。

眼前的帝释天,究竟能否,还是那位光明之神,天众之首的帝释天呢?

那被打成猪头的紫贤金刚大怒道:“唐三藏,你好不识好歹,天帝乃是何等尊崇。

一言可决天下之事。

陛下屈尊降贵,愿意与你肉身一搏,且不提陛下必胜。

就算你于十死无生之中胜过陛下,陛下又怎会出尔反尔!”

唐三藏瞥了一眼紫贤金刚,嗤笑道:“一条好狗。

若是陛下所率领的天众尽是这些酒囊饭袋,那陛下所言,我还真不能尽信。”

林恒眉头一皱,旋即走向紫贤金刚。

紫贤金刚硕大的身躯,被他只手拎起。

“陛下,你这是作甚。”

紫贤金刚面色大变。

林恒却是冷漠地盯着他:“本帝与师之间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

持国也是老糊涂了,收了你这么个弟子。

平白损了我天庭的面子。”

天庭高级天众,以天帝帝释天为首,其下有如来杀心两尊护法,又有四大天王,作为四方将军。

而持国天王,便是其中的东方将军。

东方将军,在四大天王之中虽不是战力第一,可却最好为人师。

天界大金刚,皆是他座下弟子。

其在天界之中,身份崇高,即使是杀心观音,都要称一句持国天老师。

天帝呵斥,被唐三藏险些打死都还能嘴硬的紫贤金刚却呜咽之间,不敢还嘴。

哪怕是林恒明着骂他的老师,他也只能假装听不见。

天界之中,谁人不知,持国天与帝释天私交甚好。

就是帝释天当着持国天的面说出这番话,持国天多半也是笑笑带过。

“天帝若是要教训手下,大可回天庭呵斥。”

一袭白衣的唐三藏,显得很是冷静。

可是其握紧地双拳,表明这位师也不是如他面上看起来那般平静。

“你以为本帝是在做给你看?”

林恒瞥了唐三藏一眼,无声笑道:“你太高看自己的,唐三藏。

本帝只是单纯的觉得天庭高层之中,有这么一个实力低微,脑子也不怎么灵光的金刚有些丢人罢了。

可就算再怎么说,他也是本帝手下的金刚。

这笔账,本帝会跟你算的。

你不欲相信本帝。

可本帝只要神力催使,呼吸之间,就能取尔性命。

你即使不信本帝的承诺,你也别无选择。

不过,本帝还是希望看见你彻底绽放之时。

既然如此,本帝的承诺你不信。

杀心,你来做个见证。”

唐三藏悚然一惊。

紫贤金刚则是面色大喜道:“原来杀心观音大神也降临此地了。”

长安夜雨之中,粉发披肩,赤果上身的杀心观音徐徐走出。

双臂之上,纶巾缠绕。

“难得天帝有这番雅兴。

三藏,让陛下尽兴一番便是。

作为天众之首,寻找奇经,本就是帝的意志。

若是帝的意志默许你西行,天众此后,自然不会再追寻奇经。”

杀心观音声音轻灵。

林恒却是微微眯起了眼。

他只是说若是唐三藏胜了,便让他带着奇经离去。

紫贤金刚则是面色大喜道:“原来杀心观音大神也降临此地了。”

长安夜雨之中,粉发披肩,赤果上身的杀心观音徐徐走出。

双臂之上,纶巾缠绕。

“难得天帝有这番雅兴。

三藏,让陛下尽兴一番便是。

作为天众之首,寻找奇经,本就是帝的意志。

若是帝的意志默许你西行,天众此后,自然不会再追寻奇经。”

杀心观音声音轻灵。

林恒却是微微眯起了眼。

他只是说若是唐三藏胜了,便让他带着奇经离去。

无限流小说网wuxianliu点cn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