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噗!

仿佛是听到了唐玄明的吐槽,刚刚通天彻底比一座山峰还要粗壮的藤蔓,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飞速地缩小玄,转眼间又恢复成病恹恹的长不过五六丈的样子。

补天阁阁主顿时泪眼朦胧,恨不得以头抢地,用自己的生命换取祭灵的健康。

“祭灵已经生命垂危,依然在拼死为补天阁争取时间,这是何等的感情。”

一群大人物心里都是这样的想法,感动得说不出话来,都是一脸的激动。

直到祭灵那虚弱的声音传来。

“继续去安排补天阁的后事吧,我能够争取到的时间并不多,不是让你们在这里哭泣、哀嚎的。”

一群高层含着泪走了,只有一脸无辜的唐玄明留了下来。

眼看此地没人,唐玄明无语的指了指天,头顶上吞天雀翅膀造成的异象还没有消失,依然乌泱泱的一大片,道:“你以这么狂暴的姿态击杀一位强大的祭灵,还有那么多大人物看着,就不怕他们怀疑吗?”

“不,利益已经蒙蔽了他们的双眼,让他们没有办法看清楚事情的真相。

我越是以强悍的姿态其杀敌手,他们越是会怀疑我外强中干,反而越是会来试探。”

“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之前还说你不装死,他们都不会过来。”

唐玄明满脸无语,却听补天阁祭灵一笑:“从上古年间活到现在,无论是正常情况还是异常情况,我都应该死了,这点是他们最为深信不疑的。

只要这一点怀疑没有消失,他们就会不断的试探。”

祭灵话语平淡,却渐渐带上了一丝杀气。

“在他们不确定虚实之前,能够诱杀多少敌手就诱杀多少吧,我觉得起码能够将补天阁万年来得罪的敌手都清理一遍。”

唐玄明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看着神光通天的祭灵,深深地感受到了这方世界顶尖的从鲜血和杀戮之中杀出来的大人物的不同。

砰!

一块金色的骨骼被祭灵从泥土地上拖出,丢在唐玄明的面前。

这位复活而出,意气风发的大人物自然的道:“就是一块鲲鹏的宝骨,其中的铭文不是很清楚,很难感应得到,但你的自身参悟出的宝术已经接近鲲鹏宝术,或许能够领悟出一些东西。”

唐玄明心中狂喜,面上却不露分毫。

十凶宝术之一,这方世界最为强大的宝术,算得上是巨大的机缘,此时此刻就摆在他的面前。

当然这块金色的鲲鹏宝骨,其中根本没有蕴含多少信息,带在身边只能够更多的感受到鲲鹏的气息,让唐玄明领悟出来的不完全的鲲鹏宝术进一步的完整,想要凭借一块骨骼参悟出真正的鲲鹏宝术,除非唐玄明成为仙王,不然想都不要想。

“但是这已经完成了一大半,领先了同辈很多。”

拿着鲲鹏宝骨,唐玄明就这么坐在祭灵的身边,祭灵所在的区域是补天阁最好的悟道地,只是其他人根本没有唐玄明这样的待遇,即便想要在这里修行,也没有资格,没有机会。

呼!

黑暗的天空突然间明亮起来,唐玄明抬头看向苍穹,原本遮天蔽日,让整片天空都透不下一丝光明的吞天雀不知道在何时已经消失。

一股让唐玄明心惊肉跳,胆战心惊的气息正在快速的离开。

补天阁山门之前,一尊人形生物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临走之前只留下他那冰冷的话语。

“这老不死的怪物还没有死透吗?居然被他坑死了一个至强者。”

吞天雀的声音狰狞而又嗜血:“补天阁注定要在我手中毁灭,上古那一站让你受到重创,熬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你的计谋还能够坑杀多少人呢?”

“等到你衰老的不成样子的时候,就是你眼睁睁的看着补天阁毁灭的时候。”

同一时间,不同的方向都有人物离场。

各个大势力或明或暗都盯上了不断衰落的补天阁,就等着发动的最后一击,把所有的一切都毁灭。

这一日之后,补天阁一群弟子都兴奋,原本以为已经死去或者沉寂的祭灵突然大发神威,斩杀一位荒域的至强者,像是给所有的弟子打了一针强心剂。

但只有补天阁的高层整日忧心忡忡,偶尔在上古院落旁边徘徊,却不敢深入,还有老者在上古院落旁边默默流泪。

唐玄明在这段时间倒是很平静,时间过得很快。

他参悟补天阁之中那块鲲鹏宝骨的时间转眼就有两个月。

鲲鹏宝骨之中蕴含的符文并不多,更多的是让唐玄明感受鲲鹏的气息还有那种独一无二的气质。

两个月过去,唐玄明洞天之内孵化的那头鲲鹏越发的神似,在金色鹏鸟和黑色大鲲之间转化没有丝毫的阻碍。

化为金翅大鹏时,拥有天地极速,化为黑色大鲲时,轻易就能够掀起万丈巨浪。

平静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

唐玄明得到鲲鹏宝骨的第三个月,补天阁禁地深处又爆发出最为可怕的大战,上古院落那一片区域都被夷为平地。

唐玄明没有办法插手,甚至于补天阁高层能够插手的人都凤毛麟角,只能够在旁边观看。

唐玄明只知道,那一场大战持续了一天,事后血色的雨足足下了半天,当唐玄明再次走入补天阁禁地深处那一方上古院落时,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祭灵再一次恢复病恹恹的样子,只是在它的身边多了一句人形的尸骨。

这一次,柳老都有些骇然,双目之中爆发出璀璨的光芒,盯着似乎随时都会枯死的祭灵看个不停。

突然间下手打死一位至强者还有可能说是祭灵回光返照,但和一位至强者大战一天,丝毫不见疲惫和衰弱之色,就有点让人看不透了。

“祭灵,您……”

“别问,问就是快死了。”

柳老话还没说完,祭灵就麻溜地把他的嘴堵上。

横卧在乱石堆上的藤蔓无力的抽动了两下,就像人咽下最后一口气一样,本能的抽搐两下。

之后无论柳老怎么询问,祭灵都没有回答,好像彻底昏迷过去了。

@R

()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