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玄天后正文卷十、于无声处金秀低着头,李玉的声音在殿内响起,“万岁爷,阿哥和福晋们都到了。”

皇帝嗯了一声,四人忙大礼参拜,“儿臣、臣妾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万福金安。”

皇帝又嗯了一声,“起来吧,”皇帝的声音低沉又复又磁性,还带着一股子的懒散意思,或许是刚才闭目养神了一番,声音懒洋洋的,“今个已经在宝灵宫礼佛过了?”

永瑆忙答话:“已经礼佛过了,且也吃了饽饽筵,知道皇阿玛日理万机,操劳政事,所以不敢打扰。”

“唔,”皇帝无可无不可的应了一声,金秀低着头“你们今日成亲,但还不算是立业,古人云,先成家后立业,现在你们还要继续读书才好,永瑆你喜好书法,这不算错,只是不可学那些陈腐儒生之习气,还要学一学骑射之术,我大玄以马上得天下,后世子孙虽然不必和先祖一样亲自上马厮杀,但不可忘记得国之艰难。”

永瑆响亮的应了一声,“儿臣一定听皇阿玛的。”

皇帝又吩咐永基,“你也是如此,”皇帝的声音较之和永瑆说话时候的语气,又有些不同,似乎带着一丝敷衍,亦或者是一丝勉强,“你读书还不算清明,道理也不算知道的通透,虽然成亲,可还要继续多学一些东西才好,在尚书房读书的皇子不算多,你可要当好哥哥的本分,做出榜样来才好。”

永基只是应了一声是,就没有多言语,皇帝没有多说话,只是突然之间咦了一声,“你这头上是什么东西?”

众人低着头也不知道皇帝说的是谁,李玉忙指点:“元氏,万岁爷问你话呢。”

金秀微微抬起一点点的头来,“皇上。”

“你头上的珠花倒是别致,是什么东西做的?”

“回皇上,这是通草绒花,用寻常的绒布加之以金银线手工制成。”

“怎么用这样的绒花?”皇帝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来,平静如常,“宫里头内务府没有给你置办妆奁之物吗?”

“内务府给的妆奁颇为丰厚,只是这绒花乃是臣妾在家时候,按照母亲指导所制而成,以表臣妾不能忘本之意。”

“什么是本?”

“朴素节约,不忘祖先创业之艰。”

“这话倒是有些讲究,”皇帝等了一会,才慢慢说道,“俭朴乃是我八旗之根本,创业艰难,莫过于本朝,太祖皇帝以十三副甲起兵,昔日就是辛苦如此,你能这么想,很是不错。”

金秀似乎有所谓的主角光环,这王霸之气一侧漏,就连永盛皇帝也十分欣赏,但皇帝也仅仅是这么一句“不错”而已,“好了,朕还要处理朝政,你们都跪安吧。”

四个人一起退了出来,永瑆走到了殿外,颇为惊奇的望了一眼金秀,老十二这个福晋,倒是还颇伶牙利嘴的,在皇阿玛面前也能讨好几句,不过也就是这么讨好几句罢了,小门小户的出身,穷酸样能博得皇帝夸奖,也就是她的福气了,不过这个福气,也就是这样而已了。

四个人若有所思,出了养心殿,复又回到阿哥所,宫女们上前,又给两人换了家常的衣裳来,永基问金秀,“你这通草绒花,有什么讲究吗?”

“万岁爷御极多年,后宫嫔妃多数都已经不在人世了,有些东西你们不记得也是寻常,”金秀微微一笑,这时候章嬷嬷去收拾金秀带来的妆奁嫁妆等物,不在跟前,金秀说话也就方式一些了,“通草绒花,可是昔日孝贤皇后最喜欢用的饰品。”

“哦?哦哦!”永基被金秀这么提点,恍然大悟,“的确是如此!只是时日久了,大家伙真的是不记得。”

不仅仅是不记得,而且是压根就大家伙都不遵守孝贤皇后的美好品德了,孝贤皇后不喜珠翠,只是用通草绒布再用金银线为骨,做成珠花戴在头上,这是过去的事情,而现在大家早就都忘了,这是主动遗忘的,大玄朝富有四海,而且国力日渐昌盛,天下的奇珍宫内应有尽有,后宫嫔妃太朴素了也不是样子,而且永盛皇帝也不是什么节约的性子,自然是花团锦簇,谁都忘了昔日孝贤皇后的教诲了。

“如此的话,可有不妥?”永基又想到了别的问题,“如今皇阿玛可是最喜奢华了,必然是不喜欢人过于朴素。”

“今日是特殊的日子,朴素些也是无妨,”金秀镇定自若,“以后注意着就是了。”话说穿着这么一身黑,还要穿的花团锦簇,这就太夸张了,自己是特意带了绒花,瞧着那富察氏也是稍微削减了一些头面,不然按照富察家傅恒的家底,戴一个都是宝石的凤冠来都有的,今日本来就是穿着朴素,那么不如朴素到底算了。

两个人说了一会话,金秀到底是彻夜没睡,这时候大事儿都办好了,原本悬着的精神头散了就困倦的很,于是她就盘膝歪在炕上闭目养神,永基似乎也没什么事儿可做,于是叫小叶子拿了一本书来,随意翻了翻,今日午后就没什么事儿了,到了晚间预备着洞房就好,故此这一日也算是极为难得的悠闲时光,特别是永基,总觉得自己个的日子和之前没有什么差别,而且是比之前的日子更要好一些,有了金秀在侧,什么事情有人商量着办,永基顿时就觉得底气足了很多。

见到金秀在打盹,忙叫斟茶的小叶子要更加小心些,可不能惊扰了福晋!小叶子伺候永基许多年了,永基这么一摆手,他就知道了,于是小心翼翼的把盖碗放在炕桌上,对着永基说道,“福晋入宫了,爷您就放心了!”

永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外头章嬷嬷就进来了,喊醒了金秀,“李公公来了!阿哥和福晋赶着迎接罢?”

“哪位李公公?”小叶子忙道,“是养心殿的李总管吗?”

章嬷嬷显然对着多嘴多舌的小叶子不是很满意,但还是忍了下来,“是。”

无限流小说网wuxianliu点cn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