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小心飞升第七百四十六章夏千秋再次到来“然后呢?”陈尘蹙起了眉头,直到如今他都没听到什么颇有意思的意见。

“然后,等待尘道大陆沦陷。僵尸尝到了血食的甜头,自然不会留守在原地,必然会进军下一个大陆。这大陆,不是中天,便是剑神。是打,是走,由当时的情况来决定。”乔双瞳孔转动。

“你想以此把我们从前线摘离出去?”陈尘仔细思索这个计划,“不过,剑神或者中天又挡不住呢?又走?”

“师兄别急。”乔双淡然一笑,“挡不住,我们自然是走,甚至没有五成希望,我们便果断抽身离去,再去往下一片大陆。”

“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陈尘摇头不已。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最多两三个大陆之后,其他所有修者都会主动参与进来,他们此时必然已经舍弃了所有幻想,知道只有将僵尸斩杀,否则自己也会步入后尘。既然如此,为何不将战场放到其他大陆之上呢?”乔双做出解析。

“就是避战个嘛!说得这么清新脱俗。”陈尘无奈一笑,他还以为自家师弟要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方法呢。

“师兄,你再仔细想想。若是整个七七大陆都抵挡不了这僵尸,我们的损失是必然的,那时说损失就有些不太恰当了,整个七七大陆说不定都会由此陷入末日。可若是挡住了这僵尸呢?我们脱离了前线,受到的损失减少,保全了旗下弟子,同时我们将阵法之类的底蕴深藏,损失再度减少,甚至还保留着到时回到尘道大陆重新君临天下的机会...”乔双一口气说了个够。

“唔。”陈尘仔细思考了一番,拍了拍手,“那就按...”

“喜事,喜事!”

大殿之外传来弟子的惊呼声。

陈尘挑了挑眉头。

一位地境长老站了起来,往大殿门口走去,嘴中不停骂骂咧咧,“哪个分堂的弟子,懂不懂规矩?”

“听听是什么喜事。”陈尘开口说道。这些日子全都是不好的消息,听听喜事高兴一下,也不无不可。

“师伯,好呢!”地境长老堆起恭维的笑容,打开尘封的大门。

门口正有一个弟子恭敬站立,额角淌落汗水,瞳孔中还能清晰的看到喜色。

“杨长老...”

“说吧,有什么喜事?”杨长老鼻孔朝天。

如今尘道门上下商量出来的意思,都是避开僵尸,也让他这个小小的初阶地境心中轻松了一口气。否则他这实力顶上去,连炮灰都算不上,怕是挥手间就会随之陨灭。

“有人突破到天境了。”

如今整个尘道门都陷入到极为压抑的氛围之中,这则消息从遥远的向皇大陆传递过来,就在这短短时间内,一传十、十传百,传遍整个尘道门,让这些弟子缓释了不少的压力,陷入了欢快的海洋中。

人族有天境了!

就如一道光,划破了黑夜的尘埃。

这些底层的修士,不会想太多,在他们看来,天境修者的出现,就如同神灵诞生,必然会将所有邪魔尽皆铲除。却不会去想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别人为什么要帮你?

一句话,在大殿之中掀起轩然大波。

大部分人都露出了喜色,他们看到了希望,至少不用背井离乡,还得担惊受怕。

唯独上首的两人面色一沉,互相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瞳孔中的色彩,没有一点惊喜只有一些懊恼。

为什么不早点撤离尘道大陆?

如今人族有天境诞生,尘道门已经被架在了火上烤,再也无法做出不战而逃这样的事情。

若是此时此刻还选择逃跑,尘道门仅存的威望也会荡然无存,那对一个宗门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好!”

地境长老们大叫出声,似乎要将这些日子来的压抑全部宣泄出去。

他们考虑的没有得失,只有不用被迫远走他乡的兴奋,若是寄人篱下,他们将失去霸主的心思,更何况哪怕如此还并不一定会安全。

如果说先前汇聚整个七七大陆的人族也只有一两成的机会,最多将战场摆在诸如有中天宗的中天大陆这般的地方,能将胜率提升到三成。这还只是胜率,若是斩杀僵尸的几率,那更是低到发指。

可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有天境强者的出现,就如同有了最为尖锐的长矛,能将胜率一下子提升到超过五成,甚至还有斩杀僵尸的机会。

毕竟,人族有着漫长的历史,诸如中天宗、天河宗、向氏皇朝更是不仅仅有天级阵法,还有真正的天级灵器。天境强者,手持天级灵器,又会爆发出多么强大的威能?

“真是凑巧啊!”乔双嘴角抽搐,低声感叹,颇有种生不逢时的感慨。

他这声音,只有身边紧挨的陈尘能听清楚,同样也是满脸无奈。

如今,没有了借口避战。甚至若是他们要避战,保准有其他势力逼迫他们前行,除非他们真有成为过街老鼠的心思,就不得不顶在最前线,将战场摆在尘道大陆。

“做好准备吧!”陈尘轻叹了一声,若是早上一个月做出决定,哪来这么多麻烦?

实则也是尘道门先前将这一切想得太过简单,自认为供上血食就能将僵尸缠住,甚至纳为己用。心中贪恋太多,错过了机会,否则何至于如此?

陈尘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所有地境长老们一齐安静了下来,不过比起先前的死气沉沉来说,多了种斗志。

保卫家乡!保卫自己如今的地位!

这是他们的责任,否则他们远超其他势力的修炼资源从何而来?

此情此景,只有拼搏,没有退路。

“是哪方势力的人突破到天境了?”乔双勉强挤出笑容看向门口站立难安的玄境弟子。

“向氏皇朝夏王爷。”弟子立刻恭敬的回复道。

“明白了。”乔双站起了身子,此时没有了退路,他也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大手一挥,立刻发号命令。

“越焙,你继续用血食不计消耗暂时拖住那头贪得无厌的僵尸。”

“明白!”越焙高声叫道。

乔双深深看了他一眼,“你这是最为重要的一环,切记,不容有失。”

不待越焙回复,乔双再次开口,“隆长老,要劳烦你亲自去往大陆东边,去传唤那些宗门,所有地境修者必须在两日之内来尘道门做好战斗的准备。若是选择躲避,就别怪我们不念昔日之情了。”

“是!”一位高阶地境站起来双手抱拳。

“白长老,你身为巅峰地境,就麻烦你去一趟千山阁了。古长老,你去南方...陈长老你去南方。”

乔双目光不停转动,每落到一个人身上,都会极为熟络的说出其任务。此时正好转到另一位高阶地境身上,“肖长老,麻烦你亲自前往剑神大陆,请求他们圣山上的剑修出关,共同抗敌。”

“明白。”

“朱长老,麻烦你去往中天大陆...”

“是。”

“罗长老,麻烦你去往天河大陆...”

“关长老,麻烦你去往丹香大陆...”

......百汇

“大师兄,请要麻烦你跟我一起去一趟向皇大陆了。”乔双露出笑容。

“明白。”陈尘悠悠一叹,知道自家宗门这次是要大出血一番了。

“你们去往那些大陆时,稍稍和气一些,不要把在尘道大陆的脾性拿出来,都记得说好,我们尘道门在此事之后必有厚报。”乔双接着吩咐道。

“是!”所有人一齐领令。

“好,开始行动。”乔双大手一挥。

很快,无数道光彩冲天而起,朝各个方向飞去。

整个尘道门瞬间陷入了战前的激动之中。

......

转眼两天过去。

“他们会来吗?”南宫凡嘴角上扬,仰望天际,似乎穿过了那薄薄的光膜,一眼望进了混沌海之中。

“会来。”满羽摇曳羽扇极为自信的说道。

“为什么这么肯定?”南宫凡十分好奇,“要知道,夏千秋在七七大陆所待的时间有限,他若是同意抗击僵尸,那时间便更为稀少了。又要留下底蕴,又要忙自己的事,这点时间可不够用。”

“他先前便感觉到了危机,不过并没有仔细探查。回过头之后,必然会分析出此地有天级阵法的存在。你说,有天级阵法,会不会有天级灵器,又会不会有其他什么好东西?甚至光是将天级阵法作为夏家的根据地,都算是极为庞大的收获。他不会放弃的。”满羽悠悠一笑。

“有几分道理,不过这岂不是有些得不偿失?”南宫凡的目光深远,他可知道得极为清楚,再次飞升便将去往这万千世界中的尽头——十州。

这是一方与主大陆同等天地环境的世界,甚至可以说,便是大能将主大陆的十个州郡熔炼成了一方世界,已经正式与主大陆接轨,反倒是没有了“圣器天道”的存在。

那里,天境为凡人,实在是不怎么起眼。

如今辛辛苦苦抢走天级灵器,飞升之后却会发现,不说是破铜烂铁也相距不远,那岂不是会活生生气死?反倒是灵石,不管在哪都是绝对的硬通货。

在南宫凡看来,满羽这番分析,完全是在脱了裤子放屁。不过转念间明白了,这实则是对世界的认识所带来的差距。

整个七七大陆有史以来,他估计都是对真正的世界了解最多之人,一些在他看来没必要的举动,受限于阅历,在其他人眼中却是拼了老命都要去争夺的东西。

念及此处,南宫凡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明白了。”

“大人真是聪慧无比,一点就通。”满羽露出笑容。

“你也不问问我是真的懂了没?”南宫凡嘴角抽搐不已。这几天来,满羽几乎是换了一个人,最初的傲气早已烟消云散,显得“平易近人”了不少。

“大人说懂了,那应该便是真的懂了。”满羽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南宫凡只得摇了摇头,突兀他瞳孔猛地一凝。

如今黑家城池上空阵气摇曳,可也无法阻挡他的目光透过。

苍穹之上出现了一道裂缝,那里出现了一道人影,其身后能看到五颜六色的飞行灵器。

“来了。”南宫凡低声轻叹,瞳孔闪烁光泽,身上开始涌动气势。

满羽微眯瞳孔,却仍无法穿透天级阵法的屏障,只能看到满目如小鸟般飞舞的阵气,颇为无奈的连连摇头。

不过,他也知道,并不是两者之间的差距大到如此地步,仅仅是他没有黑家的身份令牌,在阵法之中所受到的限制更多。当然,他也有自知之明,实则两人的差距同样有些大。

“大人,请多加小心。”

南宫凡点了点头,整个人冲天而起,所谓虚空恍若不存在,如履平地,直通天际。

在黑良颂知道用不了多久夏千秋便会卷土重来之后,暂时将黑家家主的令牌交给了南宫凡。

这可不仅仅是一方令牌那般简单,也是阵法的钥匙,有它的气息庇护,南宫凡完全可以大摇大摆的在阵法之中走动,不会有一点阻碍,反倒有不少的增益。

若是夏千秋敢胆大妄为的闯入阵法之中,凭借这黑霸天亲手布下的奇阵,南宫凡甚至有百分百把握留下夏千秋。

这短短两天,他也不是在原地踏步,将商阙的馈赠,其得意之作——星伞给炼化了,虽如今不能完全发挥其威能,可也比寻常天级灵器在其手中要厉害几分。

毕竟这也是一件极为罕见且攻守兼备的灵器,甚至还有种种难以想象的奇效,不过如今的南宫凡只能将其当作一柄古怪的长剑来使用,借助其材质来欺辱人。

南宫凡如今就是要想方设法将夏千秋引入阵法之中来,那样能减少很多麻烦。不过,夏千秋经历上次败退一事,必然不会轻易便闯入阵法中来,可同样,他这次援军奇多无比,甚至阵法也没把握完全抗住,会带给他极大的自信。

“我以为你要做缩头乌龟。”夏千秋意气风发,身后渐渐浮现一道道人影,眨眼便密密麻麻,粗略看过去都有上百之数。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地方,最让人胆颤心惊的是,这些人无一例外,全都是地境修者,虽然没有一方大陆霸主那等存在,可也有几个巅峰地境。

“啧啧,这便是天境修者的威风吗?还要人来壮胆?”南宫凡知道,想将其引入阵法之中极为困难,只能看剧本会不会按预演的那般发展下去。

不过,真要如此去做吗?南宫凡看到夏千秋这张脸庞,想起他曾经所做过的那些事情,便想狠狠一拳砸过去。

自己的实力到底能不能留下这家伙?

南宫凡成为巅峰地境之后,都没与人交手过,更不用说与天境修者交手了,心中实在是没有底。就连他自己如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处在个什么层次的战力之中。

算了,为了万无一失,还是将戏份做足吧!

只要能够斩杀夏千秋,南宫凡不介意委屈一番自己。

“呵呵,我需不需要人壮胆,你马上就会知道了。”夏千秋瞳孔闪烁精光,身为此界唯一的天境,就连曾经兄弟相称,实则也要礼让三分的向皇如今他都能平起平坐,眼前之人几次三番冒犯他,心中还是不可抑制的生起了几番火气。

当然,这也是他在上次初次交手间,发现此人竟有远超寻常圆满地境的战力,又依靠天级阵法,若实在要算起来,那便是堪比向皇、中天掌教与天河掌教的人物。

还真可以与突破的夏千秋平起平坐。

否则,一些蝼蚁般的人物,只要挑衅,一根指头碾死便是,岂会生出火气?

“啧啧,意思是要跟我单挑?”南宫凡啧啧感叹,目光中满是轻蔑,“我怕你不敢啊!”

夏千秋瞳孔中闪过森然杀机,那三位能与他相提并论,更多是依靠天级阵法、天级灵器,诸多底蕴加身,才有这个资格。可只要脱离了天级阵法,在他面前也只有被碾压的份。

如今七七大陆,单体战力,他夏千秋才当属第一!

“如果你不躲在龟壳之中,我不介意狠狠撕碎你的骄傲。”

南宫凡嘿嘿一笑,一步步踏出了阵法所笼罩的范围,“那来一战?”

“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的。”

夏千秋声音中满是冷意,在天际飘荡,人却已经失去了踪影。

其他地境并没有出售的意思,只是站立原地观看,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天境出手,心中期待不已,万一从中看出什么,使自身境界得以提升呢?

他们来此,也是为了防止天级阵法涉猎,用夏千秋的说法,将此处底蕴尽数搬离,正好用来抵御僵尸。

至于出风头之事,还是让给唯一的天境大人吧!

南宫凡瞳孔一凝,夏千秋在虚空中行进的速度有些超乎他的预料,比起他所见过的胡铭洛强上不止一筹。哪怕如今的他也只能望其项背。

“战力可以媲美,可天境却是全方位的强...”

无限流小说网wuxianliu点cn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