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到这里,他发现两个沙弥都在看着自己,才知道自己踩空着跑来跑去,赶紧跃回去抱住大柱子,看见两个沙弥正在翻一个册子。其中一个:“老爷,查到了,圆字辈里确实有一个圆智,西域汉人,太元六纪四年,也就是三百二十二年前离开了寺院。”

住持问道:“为什么离开寺院?”

“他和自己的师叔了凡和尚破戒,被执事赶出寺院,这里还有老爷的签字。”

“把执事找来。”一个沙弥向后面走去。陈鲁想,这个沙弥走到哪去了?那里可是是茫茫云海啊!

圆智已经被赶出去几百年了,还是这个住持签的字,可见他的年龄已经非常大了。正在胡思乱想时,进来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和尚,在空地处跪下,:“思空见过方丈师祖。”

“你都知道了?那你就一下吧。”

“当时思空和了凡宿民女,被寺院里察访得明白,赶出了寺院,后来不知所终。”

陈鲁:“两位仙长,我知道圆智的下落,我今就是为这件事来的。”

思空:“你到大堂山来过几次,我们一直在关注着你,我们想,连圣母都知道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从来没有难为过你,你今竟然闯到方丈的僧房,太胆大包了。”

陈鲁:“你这个和尚,问明白再话!我老人家不是自己随便进的,你们这里可以随便进吗?是你们看门的那个畜生驮我进来的。”

思空没了脾气,:“你既然知道下落,那就一五一十地告诉方丈吧。”

陈鲁想,我老人家干什么来了,但是不着急,:“仙长,我老人家走了这么远的路,又累又饿又渴,你看……”

执事:“好吧,先吃饭,你都不着急我们着什么急?”

沙弥端来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陈鲁边多了一个茶桌。沙弥又放了一壶茶,几个茶碗。

陈鲁:“你们神仙也太没劲了,就吃这个东西,一个黑乎乎的、脏兮兮的,看上去像狗……”不敢再了。

执事:“要是不喜欢,那就撤下去吧。”

陈鲁饥饿难忍,:“你这位仙长不逗,谁不吃了?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白吃谁不吃?”

一边一边把东西放在嘴里嚼了一下,原来是很老的竹笋,又苦又涩,他勉强咽下去,只觉得一直反胃,自己赶紧倒茶吃了一杯,一直吃了两碗才压住。

这时执事也坐下了,陈鲁和他们一样,都在悬空坐着。陈鲁把事讲了一遍。

执事听完,:“当时就应该把他和了凡一样处置,都圈在无为洞里。哎,可惜了桃花源,弟子请师祖定夺。”

一灭:“就你去吧,到桃花源把圆智收回来,你们去谋划吧,我时间到了。陈子诚,你好生办差,自有你的好处,我们还会见面。”

陈鲁:“再见面恐怕就是鬼了。”

一灭他们互看一眼,:“道茫昧,未知的东西太多了,好自为之吧。”

这和阿德的一模一样,如果能拜这样的人为师,那在寰宇十方真的是任我遨游,赶忙:“做鬼以后如果能见到你,一定拜你为师。”

两个沙弥大喝一声:“大胆。”

方丈和执事都笑了,执事:“这可不是开玩笑,你要是拜了师,我就得叫你一声师叔,那还撩?你才几岁啊?这两个沙弥和圆智一个辈分,还是圆智的师兄,也是我的徒孙了。”

陈鲁瞪大了眼睛,两个沙弥都已经几百岁了,我老人家只还有几个月了,不免悲从心来,不话了,大步向外走去,在这茫茫云海上,也不知道害怕了。

一灭住持:“你倒是一个可造之材,只是我们从来不和鬼界打交道,更不可能收一个鬼做徒弟。”

陈鲁摄定心神,哼,我命由我,他的豪气又回来了,道:“你还是住持呢?等于了一句废话。告辞,不送。”昂然走了出去。

一灭住持在后面看着他,赞许地点点头。

陈鲁和思空离开了方丈,一边走一边作了计划。很简单,由思空出面,把圆智抓回去,把使团的人都送回原地,剩下的事人家就不管了,陈鲁怎么办就是你陈鲁的事了。

陈鲁要骑上大青马,思空摆摆手,让他牵着马。看他就像是在平地上走一样,对陈鲁:“把眼睛闭上。”

陈鲁招照办,一转眼都到了王城外面。思空:“你就在这里等我。”

陈鲁把大青马放掉,隐在大牌楼后面晒着太阳。他感觉来去有一个时辰,太阳已经快到中午了,他懒洋洋地看着思空。

思空走过护城河,:“请国王和大国师话。”

这时陈鲁才发现,这思空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袈裟千纳百结,赤着脚,拄着一个棍子,一头癞疮,还流着脓血。

陈鲁想,这神仙是不是都变态,正常人见到别人时都要收拾利落一些,如果是妇人们还要化化妆,做个拉皮,拍个黄瓜,可他们……

哨兵们根本没人理他,他也不生气:“你尽管去通报,就有一个难了寺的癞头和尚,他们就一定来,还会重重赏你。”

这个哨兵知道国师有法力,这个既然也是和尚,一定有些缘故,派人进去送信。不到一刻钟,国王和圆智站在了城楼上。

陈鲁一愣,这么快?一想,当然是圆智这秃驴用功法飘过来的。陈鲁看见他们飘飘地上了城楼。

国王话了:“谁找我?又是陈子诚吗?”

圆智和他不一样,“难了寺”这三个字刺激了他,谁来了?能请来这里人,陈子诚有这个本事吗?他知道躲是躲不过的,硬着头皮出来了。

圆智向下看时,一个癞头和尚,他不认识,放下心来,:“是你这和尚找我吗?你怎么这个模样?我们桃花国的和尚何其尊贵?你真给我们释界丢人现眼。”

思空根本不和他废话,沉声:“圆智,见到师祖为何不拜?”思空把头向上一扬。

圆智看得清清楚楚,一瞬间魂飞魄散,在城楼上硬着头皮跪下去,:“圆智叩见师叔祖。”还不等双膝跪地,猛地站起来,拉着国王纵一跃,就要逃跑。

思空大喝一声,手里的拐杖就像一条银蛇,急速冲了过去,把圆智的双腿捆住,圆智不敢动法器,一下子把国王甩了出来,思空双手一推,国王摔在城墙上。

思空把拐杖一拉,原来是一根绳子,把圆智捆个结结实实,把子一抖,不见了踪影。

无限流小说网wuxianliu点cn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