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德公喝了口小酒,然后道:“你这办法真有用?”

李星洲点头:“八成把握吧,不敢十分确定。”

“你也是大胆,知道这样还敢说。”德公一边吃菜一边道:“不过能对付是好事,如果西夏真同意了,也是好事一件,眼下多事之秋,朝廷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李星洲点头,他明白如今景国的境遇,稍有长远目光就能看出,可以说危机存亡之秋了。

北方有金国虎视眈眈,西北夏国也不安分,蒙古诸部失去辖制,这些因素,任何一个都可能导致景国玩完。

“枢密院的事要多上心,也不能再疏忽大意,可不是小事。”

“知道了。”李星洲点头:“现在我都生怕看漏一哪个字就出错。”

“也难为你了,小小年纪摊上大事。”德公感慨,神情也柔和许多:“老夫老了,以后帮不了你多少,只盼你记得求人不如求己。很多事情都得自己有度才行。”

“我明白......”李星洲点头。

就在他和德公继续喝酒的时候,门房那边进来道:“王爷泸州来人了,是庆安公主府上的人。”

李星洲惊喜问道:“来的多吗?”

“不多,就是五六人,已经到前厅了。”下人汇报。

李星洲点点头:“我这就过去。”随后回头:“德公在这等我?”

“不用了,刚好老夫差不多也要走了,这几天有理不完的事。”说着起身告辞了。

李星洲让人收拾一桌酒菜,德公时不时会来找他喝酒。然后亲自去往正堂。

到了正堂,李星洲一眼就认出带头的汉子,他就是公主府的护院头子,叫做焦山,在江州的时候他阻止乡勇死士保卫公主,之后又一同带兵跟他上阵杀敌,是条汉子。

“王爷!”焦山见他连忙行礼。

李星洲笑道:“焦叔怎么来了,小姑怎么样?”

“王爷放心,驸马府中一切安好,公主身体也很好。”焦山笑道道。

“先进去坐把,喝口水再说。”李星洲一边说着一边吩咐下人送些吃的还有茶水上来,大家走了怎么远,肯定也饿了。

五六人一见面饼还有熟肉,喉咙都动了。

李星洲大笑:“先吃吧,不用跟我客气,不是一起打过仗,本王没那么讲究。”

“哈哈哈.....”几人大笑,然后吃起来。

这时李星好走才发现他们身后跟着一个人,不过手上绑着绳子,衣着也破旧,不过他没立即问。

等到几人吃到差不多,才问道:“这人是谁?”

“王爷,这人是刘季。”焦山一边吃着面饼就羊肉,一边道:“这次我们进京就是为这事来的。这人就是丁毅叛乱时的得力助手的,当时叛军大部都是他在统帅。”

李星洲一愣,马上记了起来,匆匆上前仔细看了眼神空虚的中年男人一眼:“原来你就是刘季!”

“王爷,这刘季本来只是普通猎户,丁毅叛乱之后,不知怎么的,他就成了贼子丁毅最得力的助手。丁毅被王爷擒获之后,他一直躲在山里狩猎为生,前些日子才被山脚下的村民抓获送到驸马府上。

某等几人是奉公主之命,将此人押送进京城伏法的。”

李星洲明白了来龙去脉,看向形容枯崔,身体瘦弱的刘季:“本王找你好久了,怎么现在才被抓着。”

刘季抬头看他一眼,面容中没有情绪表现,只是淡然道:“深山野林,活不下去了,还不如一死了之。”

“你觉得自己有错吗?”李星洲问。

刘季定定道:“丁毅确实骗了我,但乡亲们都活不下去了,再来一回还是一样。”

“大胆!刘季,王爷面前你胡言乱语什么!”焦山皱眉,连忙打断他。

这一句看似斥责,其实在帮刘季,看来焦山也对刘季有同情之心。

李星洲接着说:“你知不知道你的罪如果到朝堂之上,就是万死也不足抵过。”

“只求给某个痛快......”刘季默然一会儿道。

李星洲叹气:“如果真到吏部,你想痛快死也不行。”

刘季不说话了。

古代的刑罚是远比人们想的更加惨无人道,更加没有人性的。

人人都知道的诛九族,刘季的罪就够诛九族,除去牵连十分广,说不定普通说几乎的朋友也会被牵连丧命,动不动的数百人之外,更加残酷的在其行刑过程。

李星洲道:“诛九族,或者叫灭三族,你知道是什么罪吗?”

刘季还是没说话。

李星洲自言自语:“所有犯人收监之后,交吏部审结,随后处置刑罚。

第一步就是黥,在犯人脸上刺字,表明犯人身份。

其二为劓,即削去犯人鼻子。

第三步斩左右指,字面意思,把犯人十跟手指、脚趾全剁下来。

第四步为笞杀,既用竹板把人活活打死,或者打到半死不活受下一刑,竹板打人很疼,又不能让人立即就死,十分煎熬。

第五步,削首,若是重大犯人,也会斩首示众。

最后一步......制肉酱,把犯人全身之肉剐下,剁成泥。”

话音落下,刘季不由自主的一哆嗦,连焦山也被吓得不敢说话。

这就是历史上真正的诛九族,嘴上说着似乎没什么,事实血腥残酷到令人脊背发凉。之所以有这种刑罚,就是皇权为威慑背叛者。

所以一般只会用于处罚叛乱者。

像丁毅一家就是这样的刑罚,斩首示众只是其中一环。

“你要是被抓到吏部处置,十有**也是这样的下场。皇上历来最恨叛徒。”李星洲道。

刘季咽了咽口水,还是没说话。

“王爷......”焦山面有不忍。

李星洲道:“先把人留在王府吧,只要你们不走漏风声,没人知道。”

焦山点头。

李星洲接着说:“给他松绑吧,一起吃。”

刘季一愣,不解的看向他。

李星洲一笑:“告诉你这些不是为吓死你,只是想让你明白,别想着跑,别想着闹事,乖乖待在王府。只要出了王府的门,或者闹出什么风声,下场都会很惨。

老老实实在王府待着,你就能平安无事。”

刘季更加诧异了:“王爷......王爷为何要帮我......”

“不为什么,就为你死到临头也不松口的骨气,我敬你是条汉子。”李星洲道,心里又补充一句,还有能从一个猎户成为大军统帅,调度数万大军井井有条的才能。

有些人才是天生的,骨子里就凝聚着天赋,军事将领更是如此。

刘季愣了一会儿,忍住跪下给他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大口吃起焦山递过来的肉块和烧饼,他也饿坏了。

........

“孟老,不知你有没有发现,平南王与我们是越来越不对付了......”小亭里,程禁抚琴,慢慢弹奏这。

焚烧的小小香炉青烟袅袅,外面池中,春荷长势正好。

“一瓮池塘满地荷,枯叶浮面芽未生;污泥深深埋莲藕,也助荷花补水行......”孟知叶慢慢吟道,随即回头:“你是说他多往陈钰府中走动?”

程禁点点头,“陈钰之言,惑君上,乱尊卑,蔑礼法,我等儒者本着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之愿,驳斥其言,是正议。

可偏偏平南王似乎跟好陈钰的歪理学说,简直颠倒黑白,扰乱纲常。”

孟知叶皱眉:“我也心忧此事啊,不过如今我虽是礼部判部事,你又接了陈钰的判东京国子监,可对平南王,也如撼树蚍蜉,不自量力。

再者,平南王此人向来目无尊长,当初还是世子之时,他就顶撞过老夫,何况今日乎?”

“那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看着他落入旁门左道,信歪门邪说吧。”程禁一脸忧色,“再说如今太子也去了江州,朝中谁还能与之抗衡.......”

“太子.......”孟知叶眯着眼睛,似乎再想什么:“说起太子倒是大有可为,连皇上也不敢直接废除,且光是太子到江州,早有许多人上表表示反对,请皇上把太子接回来。”

程禁小声凑过来:“那是自然,太子便再无本事,入主东宫已是数年,许多人不余遗力巴结,此时太子若有变,岂非他们的努力也全竹篮打水一场空。

许多人不会坐视如此的......”

孟知叶抚着胡须,看着池面,慢悠悠一字一句的说:“所以才是机会.....

清明将至,祭祀先祖,理应太子领众皇子皇孙,礼法如此,祖制如此。

祭祀先祖流程都是礼部的筹备,到时以此为由,加之百官上表,足以请太子回京......”

程禁一愣,随即大笑:“哈哈哈,高!孟老这招确实高明,在下就想不到这样妙计啊!如此忠公体国,为江山社稷思虑,孟老辛劳了。”

“应该的,本就分内之事,身为臣子,为国思忧而已......”

孟知叶抚着花白的胡须自得笑道。

两人相视一笑,举杯共饮,有些事尽在不言中。

只要不是平南王,陈钰就再也起不来,只要陈钰起不来,程禁还是判东京国子监,孟知叶还是礼部判部事。

人人都赞美为国为公,但为什么赞美呢?因为少啊,物以稀为贵。

人性总是最自私的,大多数人考虑事,先从自身利益开始的,所以无论说得再冠冕堂皇,其下必有掩埋的利益。

......

西夏皇宫位于银川城外十三里,并没有进过皇宫大,但是富丽堂皇,精致华丽程度更甚。

而且夏国信佛尊儒,就连皇宫建筑也受佛教影响,宫中多塔类建筑。

“相国,此话当真!”西夏皇帝李继高兴的问面前的老人。

老人身着官服,半眯眼,眼窝很深,嘴唇薄,此人正是西夏国相张解,当初大败景国大军的汉人张元正是他祖上。

他说起话来声音沙哑,而且略微尖锐,并不好听。

“皇上,确实属实,景国的使者已到驿馆等候,带来的书信确实是景国国书,我已经看过好几次,绝对没错。”张解信誓旦旦道:“景国在国书上说,只要我们对景国称臣,成为其附属国,就不追究我们进犯唐隆之事,唐隆镇也归我夏国。”

“好呀!”李继想也不想,高兴的道。

张解嘴角抽了抽,然后道:“皇上,臣也觉得是好事,最近景国大军频频调集,对我们来说不是好事,如今景国提出这样要求,显然是想专心对付辽国,臣以为皇上要是有心,可以和景国讨价还价......”

“麻烦吗?”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年轻的皇上打断。

“什么?”张解有些懵。

“讨价还价麻烦吗?”年轻的皇帝问。

“这.....肯定会有些麻烦,毕竟与景国往返路途遥远,言语又不同,但是皇上,我们拿下唐隆重镇也损失很多人,如果就此......”

“不用了!”皇上挥手打断他:“就这么定吧,向景国称臣。对了,还有金国,也一并向金国称臣,这样两面都能安宁,就省去很多麻烦事。”

张解听得目瞪口呆,还要说什么就被年轻的皇帝摆手道:“好了好了,今日事到此为止,你先下去吧,朕要去看爱妃了。这些事你按我说的办。”

张解只能点点头......

他一出门,李冲,左右厢军统帅,号大王,已经等候在皇宫外。

左厢神勇军,右厢朝顺军都是夏国中流砥柱。

右厢朝顺军驻扎定州以北,在大河岸边。左厢神勇军驻扎永乐城,银州以北,都是夏国要地。

而李冲乃是皇上堂兄,加之年轻有为,所以统帅左右厢军,威名赫赫,相当于景国的骠骑大将军。

“相国,怎么样?”李冲急匆匆的问,他之所以着急,因为此次围攻唐隆重镇是李冲指挥策划的,虽然拿下唐隆镇,但己方伤亡其实也不小。

所以李冲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军士白死,他主张与景国讨价还价,毕竟这次是他们打了胜仗。

张解看着他一脸期待的表**言又止,最后无奈摇摇头。

一下子,李冲脸上的神采都没了,“我进去见皇上!”说着就要往里面闯。

张解连忙拉住他:“你想死吗!擅闯皇宫!”

李冲还是一脸愤懑......

张解理解他的愤懑,众多将士之死,好不容易拿下的唐隆镇,结果被皇上一句“麻烦”给否定了,因为怕麻烦,很多人就白死了。

他本来的计划是称臣可以,但是唐隆镇不还,还要银子,至少三十万两,景国要打辽国,至少是一两年的事,他们有的是时间周旋。

结果.....怕麻烦,呵呵......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