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无限流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世子的崛起 > 五百四十一、吴正清的真面目 学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限流小说网,wuxianliu.cn

三月中旬,王府大船划破拂晓,于晨光中到伴随春风到达码头,带回江州大量铁矿,早晨乳白晨雾还未散尽,街头巷尾只有几处买卖早点面食的摊点冒着白色蒸腾雾气。

王府的工人已经忙碌起来,赶着马车,驴车,将渡口的铁矿往后山运钢炉那边。

这些铁矿产自江州,江州动荡结束之后,从江州买进的铁矿也稳定下来,这也是当初李星洲下大力气平定江州的重大原因之一,江州稳定,王府才有可靠的铁矿来源。

王府大部分铁矿的来源都是江州,还有小部分来自京西路。

从码头到王府路本就不远,因为新工业区本就是就着北面的王府码头建的,且水力驱动的水源就在那里。

王府目前每月生产大量的钢铁,还有水泥,但是新工业区逐渐竣工后,水泥出现盈余。

水泥不比钢铁,水泥虽原料便宜,取材方便,但是更加难以保存,李星洲也想过出售水泥,但如果没有匠人支撑,这事一开始很难办。

水泥会比沥灰便宜,但是要让百姓接受,首先需要匠人带头,如果京城的泥瓦匠都用王府的水泥,那不用多久,这东西就会推广出去。

可就算推广出去,古代的建筑需求其实很少,就算开元城内,一年到头也没多少人家会盖新房,买水泥盈利这条路走不通。

水泥产量必须消减,大量的石灰石采购减少,后山黏土开采也不断减少。

.......

一早,李星洲披着阿娇和月儿缝制的斗篷,亲自到港口迎接。

晨光中,以前胖乎乎的严昆瘦了许多,差不多是个标准身材的老人了,下船后李星洲直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严昆愣在当场,嘴唇都有些颤抖:“王爷,我回来了.....”

“辛苦了,回去休息吧。”李星洲拉着他的手道。

严昆连连点头:“嗯,多谢王爷关怀.....”

严昆为王府付出很多,一个老人家东奔西走,到处奔波,他或许确实圆滑,但对他还有潇王都是忠心耿耿。要不是严毢的去世让李星洲触动,他都忘了还要好好谢谢严昆,他和严毢是一辈的人了。

正当他还没反应过来,突然怀中一暖,香风扑鼻,目瞪口呆的李星洲被抱住,抱他的正是起芳。

李星洲下意识后退半步一脸懵逼看着她,起芳顺势放开手,笑语盈盈立在河边:“怎么,王爷不是准备这样欢迎所有管事吗?”

李星洲一时哑口无言,见她面容憔悴许多,想必这次带他行转运使之事操劳导致,心中又隐约心疼。

“最近如何,都还好吧......”开口一句俗套无比的话。

“当然好,天天风餐露宿的,比山珍海味美酒佳肴还好。”她翘起下巴。

李星洲被噎住,知道她是斗嘴,哈哈一笑:“那辛苦起大人了,这次事情如何。”

起芳没说话,递给他一封书信,“杨洪昭给你的,说要你亲启。”

李星洲拿过来,打开信封,里面是很简短的一段小字:难当起姑娘面启齿,盖加书信。老夫坐井观天,小看天下人,实在惭愧,起姑娘做事好过大丈夫,老夫为之前所言道歉。

李星洲看完神秘一笑,看着脖子往这边伸的起芳:“想看吗?”

“不想。”她摇摇头,但眼神出卖了她。

李星洲哈哈一笑,将杨洪昭的信递给她,这本来就是写给她的,只是杨洪昭不好开口,怎么让他一个一把年纪的老将军向一个小女子道歉,所以只好假他之手罢了。

起芳看后果然面漏喜色,这是第一次有人承认身为女儿身的她。

“如何?”他问。

“什么如何。”

“不想说两句吗。”

“不想。”

“这可是天大的事,我都替你高兴。”

“再大也是他人之言,小女子的实力我自己清楚,用不着别人评头论足,用不着别人肯定。”话虽如此,但她显然十分高兴。

“好好好,本王相信你的实力,走,回去吧,好好休息休息。”

起芳将书信收好,一起打道回府。

严昆、起芳之所以回来,是因为北方的事已经结束了,京北西路,京北东路,雁门路,三路筹集的粮草,已经交接给杨洪昭大军,后续补给会由辅军也劳役负责运送,他这个转运使的最大职责已经完成。

当然他没有亲自去,都是严昆和起芳在帮忙做这件事。

王府码头离王府不远,回去路上他们直接步行,一边走严昆、起芳一边跟他说了一些北方的事。

太行山中的黑山匪患如今已完全平息,京北百姓都在歌功颂德,对他感激不以,甚至立了祠堂。

另外参家因为支持他,得到朝廷加封,加之参吟风却有能力,很快一改之前因混乱导致的颓势,成为江州最大商家,与王府生意来往紧密。

而太行山中黑豹子带领的村民他们也去看了一趟,棉花种子已经种下,有一些已经发芽了。

李星洲大喜。

回到王府之后,两人去梳洗休息了,李星洲也必须接着去枢密院办公,于是给厨房交代一声,晚上要给他们两接风洗尘,然后就离开了王府。

......

杨文广闭目站在军帐前,面前烛火闪烁不定,长子杨虎落后半步,军中几个得力属下也在。

大帐中安静得可怕,他所率的禁军武烈军,和儿子从太原带来的杨家军已经汇合,大军拢共达五万多人,连绵营帐在太行山脚下连成一条长龙,见头不见尾。

与威武军势不同,此时中军大营显得更加沉闷。

“父亲,要不.......就答应他吧,反正影响不会太大,再者......再者他是皇后的侄女,天家近亲啊。”杨虎道。

杨文广闭眼叹了口气,成都府路吴正清来信,信中说得隐晦,但意思很明白,给他儿子在军中安排一个先锋职位,只是虚衔,但他儿子不会上战场。

目的在于如果这次大战有军功,那么他儿子也会有份,道理很简单,其中字里行间还隐约有威胁之意,如果他不安排,成都府路的军粮可能就不能按时送到。

至于他为何敢这么做,因为理由多得是......道路坍塌,遇上匪盗等等都能说。

吴正清想让自己儿子蹭功勋,而且是白蹭,可他有威胁杨文广的办法,那就是军粮。

这种事没法说清,如果向朝廷告他军粮补给不力,延误战机,他有一万种借口,加上是皇后的侄儿,又给朝廷许众多钱粮,根本不可能罪及其身。

若是别人只怕已经答应了。

杨文广看了众人一圈:“老夫打了半辈子的仗,我是什么性子你们都了解,老夫眼里容不下半点沙子!功勋是将士们靠着性命沙场搏杀得来的,他吴正清的儿子何德何能无功受禄,吃我军士的血!”

“可是父亲,军粮.....”

“没了成都府路的军粮,还有太原的,还有三交,哪里都是粮!”杨文广打断儿子:“我会写奏表,上奏朝廷此事。”

大家都点头同意,有人愤慨道:“这吴正清真不是东西,家国大事,他居然敢公然为自己牟利,要挟将军.....”

“他是有预谋的,起初靠着给朝廷承诺钱粮谋得转运使之职的时候,就有许多大臣反对,那是老夫倒觉得没什么,毕竟他确实为国为民了......捐了那么多钱粮于国有利,加上太后侄子,也算贵胄,某个转运使也好。”杨文官道。

“那时候开元府尹何大人就很反感此事,我问他为何,他说吴正清行事不正,心术不正,居高位就会败坏风气......”

杨文广摇摇头:“当时我只以为他是迂腐之言,可现在看来何大人完全言中了......人心难改,以小见大,吴正清这人着实卑劣!”他重重拍了案桌。

大帐中只有叹息,因为他们也没办法,只希望吴正清没那么大胆子,及时将军粮送到吧,因为大军就要北上,时日无多。

“父亲,或许可以假许之?之后反悔也不迟啊。”杨虎突然激动的道,他觉得自己想了个极好的点子。

等他抬头却发现众人都看着他,父亲也看着他,目光中情绪复杂,他看不懂那是什么。

最后父亲挥挥手:“你先下去吧。”

杨虎不解,父亲又加重语气:“你先下去!”

他张张嘴,无奈之下只好拱手退出大帐,随后杨文广又让众多将领也退去,只留下他的老伙计,左膀右臂,太原府厢军指挥使钱必。

“一点也不像我......”儿子走后,杨文广才淡淡看着他的背影道,声音中没有情绪。

“或许少主还年轻。”他的副手,今前军指挥钱必看着杨虎背影说。

杨文广嘴角一抽:“还年轻,你怕是在说笑。上次死在土匪手中的几百老伙计就是个教训,只怪我太偏爱。”

“胜败乃兵家常事,谁又能每次都赢呢。”钱必抱着手臂反驳。

“你不用替他遮掩,老子的儿子老子最清楚,兵败和送死是两回事。”杨文广说,随后回头看向大帐,叹气道:“我怕杨家数代英名,会毁在他手里。

现在我算明白当初魏武帝为何叹‘生子当如孙仲谋’了,至少文帝不及父辈,但也可圈可点。”

“将军别老想着和别人家孩子比.....”钱必苦涩,看来他也很有这方面经验。

杨文广摇摇头:“我那只是跟作古之人比,要是比比当今,真能气死老夫。”

“当今有什么少年人能入将军眼。”

杨文广坐下,伸手招呼老友也坐下:“多的去了,不过一说起少年英雄,这两年非平南王莫属,景国上下,哪里听不到他的事。”

“将军觉得如何?”

“如何?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这次进京,倒是陪着魏朝仁一起去拜见过一次,十六岁的孩子,言谈举止俨然有天家威严,言语不乱,条理清楚。席间谈及天下大势,屡有真知灼见,我和魏朝仁都自叹不如啊。”杨文广感慨。

钱必瞪大眼睛:“真有这么神?”

“不然呢,在去之前我也觉得或许夸大其词,见过其人,说过话后便觉得小看天下人了,有些奇人异事,不是常人能解,平南王就是其一。

他带一千军士入泸州,到击溃十几万大军,平息南方叛乱。又到太行山中剿匪,平息百年匪祸,样样都令人瞠目结舌,实在......生子当如平南王啊。”

杨文广说着长叹一声,随即又笑道:“不过想来,如今太子因过幽禁江州,平南王执掌禁军四军之一,却镇守京都,显然皇上是有易储之心了。若将来平南王为君上,如此才智双全,文韬武略之人,或许是我景国之福。”

钱必小声道:“将军,这种话可得小声点说。”

“怕什么,老夫只是实话实说,再者军中还有外人不成.....”

......

三月十九白天,隔壁的陈文习来王府亲自拜谢李星洲,言辞恳切,说了些“要不是王爷,府中已经过不下去了”之类的话。

李星洲又让他带了一些肉蛋之类的东西回去,陈文习推辞,他就说自己也是陈钰的学生,这是学生孝敬老师的,陈文习也就不好推辞了。

陈钰刚直,得罪皇帝被罢免之后陈府处境肯定不好。首先没了俸禄,没有经济来源,加之他和皇上交恶,别人也不敢与陈府亲近,难以接济。

好在这次把咏月阁卖给王府,一下子入了一万多两,才没了生计之愁。

另外一个令人放心不小的就是冢道虞,不过冢道虞处境好很多,因为即便他因为得罪皇帝被贬责,但军中汉子大多有血性,赵光华,卫离等大批旧部,绝不会因怕牵连就坐视不理。

这点看来,陈钰桃李满天下的弟子倒显得讽刺了,患难见真情大概如此。

李星洲也会借孙文砚之手,暗地里时不时帮助将军府,只是觉得冢道虞不该遭此待遇。

另外一个好消息就是阿娇还有月儿终于出师了,一起的十个学徒中还有八个在学,也就是说,王府现在又四个琉璃匠。

而且因为王府独有的石墨坩埚技术,在王府烧制琉璃,根本不存在失败,石墨坩埚能保证傻子和口碱的混合物烧制成胶状,甚至流体状。

更加惊喜的是,阿娇和月儿试过之后发现,当混合物用石墨坩埚高温烧制成液体状,高温去除其中杂质,再让它冷却成胶状体时,吹制出来的玻璃就是透明的!没有杂色的玻璃。

这其实在李星洲预料之中,所以他才这么重视琉璃吹制技术,因为在外是琉璃,结合王府的技术,那就是玻璃!透明玻璃。

第一次见的阿娇和月儿都惊呆了,显然她们根本没有见过这样的琉璃,之前她们自己制出来的琉璃多少都是有杂色的,或是浅绿,或是浅灰,可这琉璃,纯洁如水,漂亮得令人挪不开眼!

无限流小说网wuxianliu点cn

相似小说推荐: 无双剑圣 九星毒奶 隋唐大猛士 快穿:直播进行时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 大明不可能这么富 治愈快穿:黑化男神,来抱抱(我泛真心萌) 大唐第一村 机甲破世 修罗主宰系统 贞观贤王 纵横诸天的武者 进化终点 大叛贼 至高悬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