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这是他第一次走出水月村,可男子给他的感觉太熟悉了,就好像相知多年的朋友一般。

是以,少年极度怀疑。

想到或许从男子口中就能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少年心中有些期待,又有几分惶恐。

对此,男子也并未否决,刚要开口说话,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很快,郝明便带着两位天玄境修士冲了进来。

“徐长老,杨长老,就是此人!”

郝明指着少年说道。

收到他送上去的消息,万宝楼震怒,多少年了,居然又有人胆敢挑衅万宝楼,真当他们是软柿子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即便派了两位天玄境长老下来,务必要把丢掉的面子找回来。

有了这两位天玄做靠山,郝明底气也足了起来,此刻看着少年满脸冷笑,都没注意到,他的两位靠山正张大嘴巴一脸呆滞。

好久都没听到长老说话,郝明疑惑回头。

“还请长老速速擒拿此獠,这小子杀我万宝楼数十人,不杀他我万宝楼威严……”

见两位长老呆愣着,郝明疑惑不已,顺着他们目光看去,这才注意到旁边的白发男子。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硬生生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徐长老与杨长老回过神来,躬身行礼。

“见过尊者!”

郝明赶忙跟随行礼。

“你要杀谁?”

听到问话,郝明身子一颤。

“我问你要杀谁?”

似乎是有些生气了,郝明还以为对方误会了自己,赶忙解释道:“尊者明鉴,晚辈绝无冒犯尊者之意,说的是这个小子,此人杀我万宝楼数十人,血债累累。”

“哦,他是救命恩人,你杀吧。”

绝情尊点头表示了解,说出的话却让郝明心惊胆战。

要是早知有这层关系在,给他十个胆子也也不敢乱说啊。

额头沁出冷汗,心思婉转,呵呵的干笑起来。

“还望尊者见谅,晚辈刚才小酌了几杯,老眼昏花认错了人,这位公子英俊潇洒气质尊贵玉树临风,怎么可能是凶手,是晚辈看错了。”

身后两位长老手心也全是冷汗,杀郝明的心都有了,还好,这家伙挺机灵的。

绝情尊笑眯眯的看了一会儿,也懒得为难他们。

“是误会就好,希望你们早点找到真凶。”

几人哪还听不出他的意思,连连道谢。

“多谢尊者吉言,我们这就去追查真凶。”

仓惶从地牢中出来,清凉的夜风吹着,才发现活着是多么的美妙。

享受了一会儿,徐长老和杨长老很有默契暴揍了郝明一顿。

差一点,就差一点他们就没了。

发泄完怨气,两人这才把猪头一样的郝明扶起来,腾上天空迅速离开。

飞出去好远,几人回头看了眼姜府,都有些心有余悸。

同时很惊奇,消失了数十年的绝情尊居然会出现在此处,而且看那副模样,好像状态还不怎么好。

东海寻找了几十年没找到,却被他们无意中遇到了,也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倒霉了。

不过三人很有默契的做出决定,这事烂在肚子里最好。

另一头,绝情尊则仔细打量着少年。

“你与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虽然模样差别很大,可其他方面我有九成把握可以确定,你就是他,你现在体内有封印,或许与此有些关系,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出去再说。”

少年点头应下,过去将龚伟杰背起,随着绝情尊出了地牢。

姜府人数不少,虽然高层基本都被禁锢在了地牢之中,但依旧有很多人在外面等待,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两人出来,有聪明的立马感觉到不对劲。

可没等他们有所动作,绝情尊就出手了。

严格来说,其实也不算出手。

因为他只是带着少年往大厅走,什么动作也没有,可路过的人却无一例外,全都被禁锢当场。

就好像被点下暂停键的画面一般,场面有些诡异。

少年理解不了这种手段,唯有咂舌称奇。

随着绝情尊来到客厅,少年将龚伟杰放下。

“他是你弟子?”绝情尊问道。

“算是吧,小杰父母从小父母双亡,是我和芸姐一手带大的,如今芸姐病危,我答应她带小杰回去见最后一面。”

绝情尊微微点头,上前抓住龚伟杰双腿,灵力涌动,咔嚓几声,便听龚伟杰痛醒,一下子站了起来。

“你是谁,你对我做了什么?师父?!”

龚伟杰两眼茫然,发现自己双腿居然完好后更觉得像是在做梦。

见他恢复过来,少年心中稍安,感激的对绝情尊点了点头,欲言又止。

少年想知道自己以前的事情,身份来历,这些都困扰过他很久。

可现在龚伟杰醒了,他更想快速返回水月村去,骆小芸随时有可能离世,每耽搁一分钟这种可能性就更大一些。

“有事?”

绝情尊几千岁的人了,哪能看不出他心思。

少年点头,坦然道:“我心里有很多问题想问你,但芸姐垂危,我必须带小杰尽早赶回去见最后一面。”

“我娘生病了?”

没等绝情尊说话,龚伟杰便先忍不住惊叫。

他现在还在迷糊当中,可听到这事其他的全都可以放在一边。

少年点头没瞒他。

听到他的顾虑,绝情尊倒是很随意。

“这简单,我与你们一起就好,还可以送你们一程。”

“可姜家这边……”

“无妨,这些人跑不了,我会让人来处理,你告诉我方向就行。”

绝情尊雷厉风行,当即起身,抓住两人脚步一迈便已经身在虚空之中。

龚伟杰有些呆傻,从他醒来后,一个又一个的震撼让他很确定,自己应该是做梦。

少年也很惊讶,好在已经见识过绝情尊不少神秘莫测的手段,此时要好上许多。

“南,一路往南,水月村。”

两侧景物以肉眼不及的速度向后飞掠,几乎是眨眼之间,便已经到了数十里之外。

强烈的罡风打在身上,让少年和龚伟杰都有些站立不稳。

绝情尊眉头微皱,平复下体内糟乱的灵力,将速度稍微再放慢一点点。

他已经尽力让速度很慢了,可在两人眼中依旧快如流光。

几天前少年竭尽全力北上,花了一个晚上才到,可眼下,盏茶功夫不到,便已经看到了水月村。

“那,就是那!”

幸亏少年眼神好,要不然的话,飞过头都不知道。

绝情尊点头,带着两人落在了后山。

微微按着胸口,绝情尊脸色不是很好。

“你们赶紧去吧,我需要调息一下,事情处理完来这里找我就行。”

少年点头谢过,此刻归心似箭,拉着龚伟杰就往家跑。

绝情尊盘膝而坐,倒不是他不想帮忙,而是承受了数十年噬魂钉的封印,一身血都快被姜家抽光了,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点,给龚伟杰治疗在赶一会儿路,又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体内灵力仿佛脱缰的野马一样,急需调息。

乾坤戒早就丢失,此刻还真没帮忙救人。

忽地,想到抽血一事,绝情立马反应过来。

少年虽然没了以前的手段,可他的血依旧可以算作天材地宝,完全可以用此来救人。

“李长安!”

想喊一声,可伤势严重,发出的声音并不算大。

少年此刻已经带着龚伟杰跑到了山脚,远超常人的听力让他听见了绝情尊的声音。

不过,他没有任何反应,只当是绝情尊在自言自语。

毕竟,李长安不是他现在的名字。

带着龚伟杰,让少年的速度大大受限,本来几个呼吸的路程,硬生生花了四五十个呼吸才到。

龚伟杰更惨,一路上他几乎都是少年提着跑的,颠簸得够呛。

站在熟悉的小楼前,安安静静,直到现在都有些不太相信这是真的。

少年竖起耳朵,能听到里面骆小芸时有时无的喘息声,如释重负,又有些揪心。

他知道,骆小芸已经到了生命尽头。

“走,见你娘最后一面。”

骆小芸躺在床上,能撑到现在,完全是一股信念在支撑。

听到两道脚步声从门外传来,皆是自己最亲的人,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娘,我,我回来了。”

龚伟杰脚步沉重来到床前,看着骆小芸的面容,有些哽咽。

少年先行谢过一旁的二虎子媳妇儿,也上前陪伴。

心中的大石落下,最后一刻还有最亲的人陪在身边,骆小芸已经满足了。

“回来,就好。”

四个字说完,再无任何气息。

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意,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龚伟杰忍不住大声嚎哭,少年则沉默的靠在一旁。

“苦难既然把我推到了悬崖的边缘,那么就让我在这里坐下来,顺便看看悬崖上的流岚雾霭,唱支歌给你听。”

昔年夜空下的话语犹在耳边,静思往事,如在目底,此刻却天人两隔。

一瞬间,少年仿佛看清了很多。

“我好像一直在找什么东西,现在找到了,但我却一点也不开心。”

--------------------

ps:求票~

无限流小说网wuxianliu点cn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