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正文

旭日东升,冉冉而起,随后烈阳之光洒满整个乱糟糟的太玄之地。

光明驱散黑暗,也预示着北海深处正在发生的一切,更为清晰地映入所有聚集在北海之畔的修士眼中,而当阳光落在这一座北海重城之上时,一位位修士皆觉得头顶上的光亮,比以往要明媚许多。

沉仙城内剑拔弩张的对峙气氛,非但没有因为北方源源不断传出的惊天异象和巨响而有所缓解,反而愈来愈紧张。

北海深处那一道连接着天地的灰雾吞噬气柱,以及不停轰鸣传来的龙啸声,虚空碎裂声,海水咆哮声,就如同催促着所有人迈向逆天机缘的擂鼓之音,让那些大势力修士体内本就难以抑制的奔流血液,更剧烈无比的沸腾。

因为北方界城彻底轰碎虚空,带着岱舆和员峤二岛逐步撞入太玄之地北海深处,使得界城大阵吸收道弃之雾的吞噬之力彻底达到巅峰,而每分每秒都有无穷灰雾被吞噬之间,自沉仙城内向上望去,甚至能看到一轮模模糊糊的太阳轮廓高悬于东方。

这是数万年来,北海郡第一次看到大日的影子!

晨曦之光透过越来越稀少的灰雾照耀而下,呈现了一丝极为诡异的橙绿色,而沉仙城内靠近中心五座山峰的一座建筑物阴影处,一行人正在一间不大的院子里修整。

院子的角落里,横七竖八地堆叠了不少被直接捏碎了喉咙的修士,这些修士身上的衣袍样式不一,可见分属于不同势力。

冲天而起的浓郁血腥味,弥漫于这小小的院子内,随后在角落里缩着的金元宝,抬起胖乎乎的右手,用衣袖抹了一把自己的鼻子,轻轻开口道:

“整整一夜,我等就只从神机阁走到了这里,听外面这惊天动地的响动,想来那北海深处是发生了大变故。”

金元宝的话音落下之后,因为周围血腥味太过浓郁,其再一次拿衣袖擦了擦鼻子,接着将视线转向身旁坐在阴影中,漆黑大袍笼罩住全身的薛刀,继续开口问道:

“薛大哥,如今咱们上方的两座行宫之人皆将目光注视向了北海深处,是不趁此机会,直接冲进这五仙宗所在的地盘算了?”

“不妥,上方所谓的圣庭行宫之中依旧有意志笼罩着下方,其余人或许可以直接冲入五仙宗山门大阵内,但是金元宝你不行,你太胖。”

薛刀这带着些许清冷的声音落下之后,金元宝圆滚滚的脸顿时一囧,颇为不好意思地环顾一周,只见这小院子此时坐在周围的,除了穿着黑袍的薛刀和李定山之外,还有滚金宗修为达到半步陆地神仙境的中年管家,多宝上人,以及数位滚金宗船上修为数一数二的修士。

这些修士修为最低的,距离掌缘生灭境上人也只差临门一脚,所以此时院内的金元宝,除了体型最胖之外,修为也最低。

思及此处,金元宝缩了缩脑袋,又抬手抹了一把圆脸,弱弱地岔开话题开口道:

“不知这一晚上夜哥去了何处?”

金元宝说完之后,身旁凝神思索的薛刀抬起头,望着上方遮蔽了半边天穹的两座圣庭行宫,开口回应道:

“对于执掌整个黑夜的夜司丞而言,此时他应该已经在五仙宗宗内。”

薛刀语毕之后,其伸出左手接住自小院上空而落下的一滴海水,轻轻一捏,袍子之下的面色露出一个笑容,接着带着难以抑制的兴奋声直接向外传出:

“这滴北海的海水告诉我,来了,神州浩土来了!”

神州浩土这四个字自薛刀兜帽之下传出之后,无论是金元宝以及周围所闻之人,皆面色狂变,这是他们第一次清晰确认夜一等人的来历。

虽然内心早有猜测,但真正听薛刀亲口说出,依旧内心狂震不已,尤其是金元宝,一旦想到自己将滚金宗压宝在了闻所闻问的域外势力之上,更是觉得一阵冷汗直冒。

随后金大少深吸一口气,努力抑制住自己不停颤抖的双手,故作轻松地开口道:

“敢问薛大哥,这神州浩土可有肉,有酒呼?”

金元宝这一道询问,让周围心神狂震的滚金宗几乎两眼一黑,却又哭笑不得,但无论是金元宝,还是多宝上人都知道他们已经上了同一条船,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祈求这由域外被拉回的神秘仙山势力,能够强一点,再强一点!

“神州浩土地大物博,气运昌荣,酒和肉自然是不缺的,除此之外,其上的一切,皆超出尔等的想象。”

薛刀的回应声带着理所当然之色,甚至还有着深入骨髓般的自信,随后其转身望着一旁整张圆脸都在颤抖的金元宝,一字一句地声音继续开口道:

“金元宝,你我一起的时间超过二载,而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这将会是你一辈子皆可吹嘘的决定!”

薛刀的话音落下,不知为何,金元宝那忐忑不安的内心,骤然间变得极其安定,随后其重重点头,刚想开口,却听这院子外骤然响起三声敲门声。

“咚、咚、咚!”

这三道敲门声不轻不重,但是却像是惊天怒雷一般骤然响起于院内所有人心头,如此剑拔弩张的气氛下而响起的敲门声,是何等的诡异。

随后金元宝眸子眯起,边起身边开口道:

“敲门是客,说明来人并无太大歹意,我去开门。”

几息之后,金元宝拉开院子大门,而直接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位个头不高的小姑娘,小姑娘罩着一件用于防雨的蓑衣,身后背着一柄长长的剑,若不是剑柄露在外面,甚至会让人以为其背着的是一杆长枪。

“请问你找谁?”

开门后的金元宝见是一位小姑娘,面色轻松不少,开口询问,接着后者摇了摇头,脆生生的开口回应道:

“不是我找,是我舅舅找人。”

话音刚落,小姑娘的背后,在金元宝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下,忽然出现一道人影,随后醇厚的声音清晰无比地传入院内所有人的耳中:

“本座冒昧打扰,是为寻找一位有缘人。”

语毕之后,同样身穿着蓑衣中年人抬起手,指向院内的某一人,众人纷纷顺着前者的手指望去,只见这中年人手指的方向,正是坐于薛刀身旁,一道极为安静的人影。

李定山!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