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眼前最糟糕的情况不是肖恩很强,比韩青禹更强,而是哪怕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他依然理智而猥琐的,不肯给出一对一的机会,不给韩青禹搏杀他翻盘的可能。

这很猥琐。但是韩青禹又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认同他的这种猥琐。因为韩青禹自己,事实上也不是一个堂堂正正而形象高大的“英雄”,虽然他看起来像是做过那样的事。

他一样怕死想活,除了屈膝和出卖,怎么活下去和怎么赢,都并不那么重要。

一路从破屋杀到这里,韩青禹的身体此时已经很疲惫了。

在源能的世界里,人的身体靠源能支撑,但是持续高强度的负荷,一样会对身体造成巨大的消耗。普通战士哪怕只是在源能状态下持续奔跑,都会受伤甚至吐血,伤及肌肉、骨骼、脏腑。

特制的双刀刚被斩飞了一把,韩青禹捡了一把普通的凑上,还能用,手臂上的伤也不算严重。又一块金属块在身上无声消融,内腑刺痛,韩青禹知道自己的机会不是很多了。

敌方战阵还剩15人,除去一开始下来被重伤的两个外,韩青禹到现在为止一共只杀了四个。为此,他暴露了锈妹梨涡斩演化出来,一直藏了很久的一式:“藏影”。

现在,这一式取巧的招数已经被破解了,而普通的锈妹梨涡斩,他最开始曾连续出手20余次,消耗很大,却都没能取得击杀。

现场,肖恩退到了一旁。

敌阵剩下15人集体扑来。

这一次是攻击阵型,三叠浪。一个不算特别的蔚蓝小队攻击阵型,大多数时候用于最后阶段对大尖的斩杀,攻势如浪,连绵不绝。

这一次,韩青禹没躲。

直面敌阵而立。

“颂!”

磅礴的源能爆发让周围整片空气都震动了一下,如实质的雾气般向四周炸开!

“小心点,他要拼命了。”肖恩冷漠提醒。

“呼!”韩青禹右手捡来的死铁直刀出手,没有无声掩饰,贴地飞旋而上。

满地的草叶被刀锋切割,被源能卷动,裹带到高处,猛地一下炸开,密密麻麻纷扬而下。

视线阻隔的一瞬间,“轰!”韩青禹持左手刀,正面扑进敌方攻击阵型……

陷阵,可以杀人。

陷阵,身在刀丛。

草叶不断的落下,死铁交击的声音混乱的响起,刀锋切割血肉和骨骼的声音传出,惨叫声,痛哼声……

这一幕一直持续接近十分钟。

在源能武力的世界里,这是一次漫长的接战。

终于,最后一片草叶落下……

韩青禹整个身体急速向后弹射,退出战阵,双刀在手,一边剧烈的喘息,一边站定下来。血水顺着他的手腕往下流,流过刀锋,滴在月色凉白的草地上。

此时位置,韩青禹的左侧是敌方战阵,里面已经倒下了三个。而右侧,是好整以暇抱臂而立的肖恩。

僵持,短暂的无声。

“啪!”敌阵中突然一人笔直栽倒在地上。

这是新增的第四具尸体。

而后,“嘭!”一道血口,在人的身体上突然炸开。

那个人缓缓向后倒下,第五具。

剩下还有十人,其中半数以上带伤。他们现在都站在那里,全都沉默地看着前方那个身影。

这些人在人生过往漫长的时间里,一直被阿方斯家族圈养、训练,虽然也有参与清剿大尖和出击执行一些机密任务,但是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战斗,更从没有遇见过这样顽强而可怕的对手。

“theking!”有人开口。

一个看似没有意义的发音,其实代表的,是一种不得不做的认可。要知道他们曾经对这个称号反应很大,很不服气,因为阿方斯,是一个公爵。

怎么还是英语啊?!韩青禹想着,抬头,惨淡地笑了一下。

此时他的太阳穴和面颊上血痕清晰,同时嘴角在不断地往外溢血。他的身上,现在至少7道刀口。

要不是都避过了要害,他此时应该已经死了。

“啪啪啪啪啪!”

肖恩的掌声在沉静中响起……他说:“我现在终于明白公爵为什么这么急切要杀你了,不管你是谁的敌人,他都不敢让你继续成长下去。尤其当你可能很快拿到星耀蔚蓝的荣耀。”

“死在这里吧,青少校,星耀蔚蓝的功勋,依然会出现在你的墓碑上。我想我也会去向你献花。”

韩青禹转头看他。

“你撑不住了。”肖恩说。

似乎他是对的。

“噗!”

一口强忍许久的血水喷出,韩青禹整个人向前倒下去。

他撑不住了。

敌阵里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就是这一个瞬间,从韩青禹低下去的右肩位置,几乎就是抵在他肩后,一柄蓝色星光柱剑,悄无声息而又快到极致,冲向肖恩面门。

无声,只有柱剑四周漾动的有如实质的空气,能告诉他们,这一击到底有多么强大而孤注一掷。

“……”这一瞬间没有人来得及出声。

甚至他们的眼睛都来不及瞪开。

“当!嗡……”锐响之后绵长的尾音扩散,空气震动。

挡住了!

肖恩背后一直背着的那把中世纪骑士长剑出现在他的手里,双手持握,用剑刃,精确地抵住了空中直贯而来的蓝色星光柱剑。

明明刚才,这把剑还在他身后,他手里拿着的,只是一把普通蔚蓝制式战刀。

如果他是用那把刀去挡,他现在应该已经刀碎人死。可是,他拨剑了,令人不可思议的拔剑速度,和流畅到极致的动作衔接,让他挡住了这一击。

他那把中世纪骑士长剑的剑身上,泛着一种诡异的金属色光芒。

这种光芒韩青禹不久前曾经见过一次,在龙池大师出手用的那把小斧子上。

所以,两者是同一种材质。

从普通死铁武器到立功受奖的特制武器,到江愁融合源能的锻造工艺,到类似病孤枪和于氏重剑的顶级武器,再往上……这大概目前所见,仅次于蓝色星光柱剑的材质。

顶级武器以上,材质等级差距就基本不存在斩断级别的碾压效果了,除非实力差距实在太大。

所以这把剑,应该是阿方斯的。

韩青禹:“……”一口老血,一肚子脏话。他算计了这么多,演了这么多去铺垫的一击,失手了。

蓝色星光柱剑依然直贯在空中。

“这是你的底牌?!”肖恩表情微微痛苦,持剑眼神有些得意问。

干脆不演了,韩青禹站在那里。

但是事实:是的,他的底牌……被挡住了。

“不久前喜朗峰一战后,我曾听蔚蓝的记者们传言,说但凡女兵们亲眼见过the青少校战斗时的样子,都很难不爱上他……他们一定不知道,青少校其实如此狡猾。”

“为了活下去而已。”

韩青禹转头,示意地上的那些尸体,“你为活下去舍弃的东西,比我更多。”

话音落下的瞬间。

柱剑动!韩青禹要收剑。

肖恩动,比韩青禹更快,双手骑士长剑自上而下迅猛地斩击,把刚有一点运动态势的蓝色星光柱剑重重地向下劈进泥土里。

紧接着,“颂!”一声巨大的源能爆发,肖恩持剑劈来,剑刃轨迹在空中不断变幻。

右肩?

不,左肩。

韩青禹仓促间提刀横挡。动作做出,心里一惊:不对!

刀不对。

“咔!”

左手刚捡来的普通制式战刀在斩击中瞬间碎裂。

骑士剑剑锋斩断直刀,继续斩向韩青禹肩膀。

“当!”剑刃切入肩膀约三厘米,被韩青禹右手刀向上抵住。

同时,他整个人向后弹射脱战。

刀刃与剑刃十次相交,互相切割分离,火星四溅中,刀刃被抹去。韩青禹整个人重重地向后砸在地上。

胜势中,肖恩猛地一下侧身!

从后而来的蓝色星光柱剑擦着他的后背掠过,擦出一道血口。

在他身后不远处,泥土纷乱。

韩青禹伸手接住星光柱剑,立即贯进地面,勉强稳住身形……

所以,“他,还在反击。”

此时,敌阵剩下的十人终于知道了,要不是韩青禹留这底牌要袭杀肖恩,他们刚才那次接战的后果,起码要再死一半。

这样的一个人,我们应该说他狡猾阴险吗?大概顽强和可怕更合适。这是真正,天生的战士。

肖恩伤了,占尽优势,还是伤了,虽然不重。

“死!”肖恩不敢再给韩青禹喘息的机会,速度爆发,双手持剑立劈!

“砰!”意外的一声枪响。

“当!”子弹命中剑刃。

“砰!砰……”

连续不断的狙击枪响。

“当!当……”

每一颗子弹,都精准地命中肖恩的剑刃。

撞击的效果很小,但是胜在连续不断地冲击。

肖恩还是可以斩出去,但是他对面的人是韩青禹,对于这样一个对手而言,这一点阻滞,轨迹轻微的偏移,源能潮涌些许的不畅,基本就已经宣告这一刀没有意义了。

收刀。

肖恩抬头看向韩青禹身后,远处黑色的原野。

“编号771211,蔚蓝华系亚唯一目击军团,温继飞。骰子。你竟然敢留下来?!”

滴答,滴答,短暂无声了两秒后。

“咔哒。”

远远地,一声轻微的但是悦耳的,枪栓拉动的声音。

这是温继飞的回应。

()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