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乍一看时间不长。

然而别忘了,他们都是修仙者,出手非常迅速,而一招一式,无论是使用法术,还是驱策宝物,都会消耗大量的灵力。

尤其是,面对金丹级别的妖兽,他们不敢有半点的大意与马虎,这种情况下,众人不论神识还是法力,消耗都极为惊人。

怎么办?

云山七友中为首的,是一头发花白的老者,背有些驼,此刻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决然之色。

看来,只有用那绝技了!

不,正确来说是宝物!

他的心中有些不舍,因为那是消耗之物,但事到如今也是无可奈何。

毕竟这样一直拖延下去,当大家的法力消耗得差不多,说不定他们还会面临落败的结果,那样可就真的是追悔莫及了。

拼了!

只要能够打败眼前的怪物,说不定自己就能获得,凝结金丹所需要的宝物,而一旦成为金丹级别的修仙者,眼前的这点损失又算得了什么?

做下抉择,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之色,随后,便于怀中取出了那珍藏的宝物。

是一张灵符!

然而上面却画着一柄飞剑。

尽管画得有些粗糙,可偏偏,这绘制在灵符中的飞剑,却带给人一种非常凌厉的感觉。

符宝!

而且还是金丹中期修士所制作的符宝。

那老者向来珍若性命。

毕竟像他这种级别的散修,想要得到一张符宝,那真的是不容易,需要种种机缘巧合。

好不容易得到了,自然也当作压箱底之物,不到性命攸关的时刻,根本舍不得将其拿出。

此时,他也是好不容易才做下抉择。

虽然符宝的威力,远没有办法与真正的法宝相比,蕴含的威能,只有法宝的三分之一到五分之一。

不过制作这张符宝的毕竟是一位金丹中期的修仙者,而眼前这头蜘蛛妖兽,境界上要弱一些,且此刻很明显,还正处于非常虚弱的状态。

所以自己只要抓住时机,未必不能用符宝,一剑杀了这头怪物。

老者如此这般的想着,然后冲旁边的同伴使了一个眼色。

他们乃是志趣相投的好友,虽然不能够做到真正的心意相通,但配合也很默契,见了大哥的眼色,云山七友的其他几人,也都明白了大哥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

于是他们振作精神,毫不犹豫地加强了攻势,至于目的,当然就是为了给大哥创造出手的良机。

而这并不难,很快,那蜘蛛妖兽就露出了破绽。

老者大喜,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符宝祭了出去。

灵符无风自燃,然后化为了一柄犀利的飞剑,速度奇快,狠狠的斩向前面那头蜘蛛。

这一剑,他的时机角度界拿捏得恰到好处,那蜘蛛根本无处可躲。

然而,对方也根本就没打算躲。

只见那蜘蛛妖兽,从嘴巴里喷出了一些蛛丝来。

而这也并不稀奇,乃是意料之中的招数。

对方是想要用蜘蛛丝挡住飞剑么?

哼,哪儿有那么容易?

对于这件符宝,老者还是有几分信心地。

毕竟是用金属的飞剑炼制而成,所以攻击力极为惊人。

如果蛛丝数量够多,或许还能够将其缠住,但就对方这么仓促间吐出来的这么一股蜘蛛丝,自己的飞剑轻而易举就能够将其斩断了。

他信心十足!

可接下来却发生了让他瞪大眼睛的一幕。

符宝所化的飞剑斩到蛛丝上,然而既没有斩断,也没有被缠起来,而是被狠狠的反弹回来了。

剑光被反弹,这怎么可能呢?

老者目瞪口呆,顿时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僵硬了起来。

他吃了一惊,连忙想要躲开,却发现,根本用不着,因为那飞剑并不是朝着自己这个方向反弹。

这个发现让他松了口气!

虽然这招没能如愿斩杀掉强敌,但至少也能够造成危机,接下来再接再厉,相信还是会有机会地。

“大哥,不好!”

“糟糕!”

……

然而这个念头尚未转过,身旁同伴们的惊呼声就传入了耳朵。

那老者一愣,有些不明所以,所以转头用眼角的余光,像着那符宝所化飞剑被反弹的方向望去。

然而这一看,他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得苍白。

“不!”

一身大吼,当时就忍不住想哭。

要不要这么倒霉啊,也不知道是对方故意还是巧合,那柄飞剑,被反弹之后,刚好是飞像了旁边的另一个蚕茧。

对方难道是想要找帮手?

老者大急,连忙想要出手阻拦,然而哪里还来得及,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柄飞剑,狠狠劈中了另外一个蚕茧。

“嘶……”

倒吸一口凉气,霎时间,云山七友所有人的心,都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儿。

脸色也同样是难看到了极点。

出现这样的情况未免也太过倒霉了一些。

一头蜘蛛妖兽已经让他们疲于应付,如果再出现一个怪物,哪怕比这蜘蛛弱上一些,二者联手,也绝不是他们可以对付。

稍不留神,说不定便会陨落。

难道大家今天居然会团灭在这里么?

心中如此这般的想着,所有人也都紧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一边防备着蜘蛛,一边望向前面那个蚕茧,生怕下一刻,就从里面突然蹦出什么极为厉害的怪物。

“嘭!”

一声闷响传入耳朵,那飞剑斩上去,如中败絮,但也仅此而已,那蚕茧完好无损,表面并没有出现任何的裂纹。

云山七友一惊,不敢大意,依旧小心的戒备着。

而旁边的蜘蛛妖兽并没有乘机攻击。

它的心中同样有些诧异,刚才的反弹其实只是一个意外而已,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它的心中竟然也有些忐忑。

就这样,前一刻双方明明还打得很热闹,这会儿却突然一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偌大的石室针落可闻,安静得有些诡异。

云山七友与同那蜘蛛妖兽都盯着前面的蚕茧,足足盯了一刻钟,然而风平浪静,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云山七友更是又惊又喜,蚕茧没有任何动静,也不知道是空的,还是里面的妖兽已经陨落。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