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回到办公室,祁辰匆忙进来问,“庄书记,事办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祁辰:“我刚打听到一个消息,赵政和市周易协会的会长许易平关系特别好……”

他的言外之意是通过许易平做赵政的工作。

庄有成不置可否,问他拆迁进行得怎么样了。

涉及门面房的拆迁户都已经签了协议,还有几户居民做不通工作,祁辰这段时间都泡在拆迁现场。

“公路红线内已经清理干净,修路的施工队可以进场了。”

庄有成点点头,只要不影响修路,其他拆迁户可以慢慢磨。

“我有个想法……”祁辰。

“别吞吞吐吐的,有话直。”

“我们镇上能不能成立一家建筑公司?”

他的意思很明白,新区回迁房和商业街建设是一个不的工程,接着还会有工业园的基础设施项目。肥水不流外人田,若有了自己的建筑公司,就可以把工程利润留在朵山。

“好是好,只是资质能解决吗?技术力量能否达到?谁来任公司经理?”庄有成提出疑问。

“市城建集团的老总是咱朵山人,建筑资质可以请他帮忙,技术人员和公司经理可以招聘。”

“那就干啊,你准备准备,明开个会和班子成员碰下头,把这件事落实下来。”

“好,”祁辰:“还有一件事,落实了几家有意入驻工业园的型企业,不过他们有个条件,要求我们协助解决部分贷款。”

这件事有些麻烦。

朵山信用社不发放贷款,要贷款只能去县里,来来回回的奔波,只怕企业不乐意。

另外这些企业究竟是个什么况还未可知,如果碰上一个以办企业为名,骗取贷款的主,可就一颗老鼠屎瞎了一锅粥,影响其他企业的融资事,坏了工业园的名声事大。

庄有成不头大起来,琢磨半,:“我记得报纸上登过,有个地方成立了融资平台,帮助企业解决资金困难。你抽时间带财政所长去外地考察一下,看看有没有先进经验可以借鉴。”

“融资平台也得有金融企业参与,朵山信用社不能发放贷款的事还得解决了。”祁辰。

庄有成:“个腿的,乡镇就这点不好,只有一家银行,处处受信用社的制约。”

祁辰笑笑,“满山不是盘活镇上那笔一千二百万的贷款,县社就重新授予朵山社贷款发放权限吗?我觉得可以考虑……”

“你以为他能放贷了,就会配合我们?”庄有成不相信满山。

祁辰:“招商引资是县里定下的政策,县社也得支持,不行的话就和梁栋勾通一下,把满山换掉。”

换掉满山还不容易,只是宋庆国退而不休,陪着满山来到朵山,为扶持满山可谓用心良苦,若那样做宋庆国的面子可不好看。

多年的老伙计了,况且宋庆国在磊山也算得上德高望重,庄有成不想把事做得太绝。否则,凭满山三番两次的给他出难题,让他难堪,他早就和梁栋通气了。

庄有成决定和宋庆国见个面,试探下他的态度。

宋庆国接到庄有成的电话,很快来见他。

“庄书记现在是真的忙,下午给你打电话,这都太阳落山了才回我。”宋庆国。

庄有成怔了一下,拿起手机翻看通话记录,果然看到有一通宋庆国的未接电话。

“嗐,老伙计,实在不好意思,我现在像鬼追似的,脚不是自己的,脑子不是自己的……”

“我可不是鬼啊。”宋庆国笑。

庄有成哈哈大笑,“你看,我就脑子不是我的吧。”

“有成,你现在做大事呢,得稳着点,要时刻保持头脑清醒。”

“多谢老伙计的提醒。”

“你弄的这个新规划很好,工业旅游一起抓,朵山要进入发展快车道了,朵山的未来很值得期待。”

“可别恭维我了,万里长征这才刚开个头,连第一步都没迈出去呢。”

“知道别人都是怎么评价你的吗?”

庄有成很感兴趣,同时也有些忐忑,问,“怎么评价的?”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宋庆国,“都在你卧薪尝胆多年,终于要一飞冲了。”

“你笑话我呢。”庄有成。

给宋庆国倒上茶,庄有成问,“你找我有事?”

“没什么事,想和你喝喝酒,拉拉闲呱。”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咱们找个肃静的地方。”

两人来到西朵山,在余进江的野味馆里开个单间,宋庆国带来一瓶珍藏十年的老酒,倒进杯子里,酒液已经发黄了。

庄有成端起杯子:“好酒,好酒。”

宋庆国看着他笑,“这记得这瓶酒啦?”

庄有成有些诧异,“有故事?”

“这瓶酒还是你送给我的,想起来了吗?”

庄有成拿过酒瓶,仔细看了看,没有想起来。

宋庆国:“十年前,我们社发放支农贷款,在朵山开现场会,我亲自签的第一份贷款合同,你那时是分管农业的副镇长……想起来了吗?”

庄有成作恍然大悟状,一拍脑门:“有这回事,没想到这瓶酒你还搁着呢!”

记忆一拉开闸门,往事历历在目。

十年前的那中午,庄有成请宋庆国吃饭,为感谢他对朵山的支持,从家里拿了两瓶好酒,喝掉一瓶,剩下的这瓶酒让宋庆国带走了。

宋庆国:“咱们约定好的,这瓶酒等退休了喝。我来朵山时就琢磨着,到年底你就该退了,所以把酒带了过来。没想到你是老骥伏枥,又奔上了新征程啊!不等了,今就开了。”

庄有成很感动,抚摸着酒瓶,:“人生如梦,一梦又回当年啊,可惜我们都老了……”

酒浓活稠,两人边喝边抚今思昔,很是发了一阵子感慨。

聊着聊着回到眼前,庄有成把他的苦恼一股脑儿倒出来,“我现在是螺蛳壳里做道场,腾挪不开了,招商引资来的企业要协调资金,复建封村古村要找投资,还有回迁新区建设……唉,忒难了!”

“县里会有扶持吗?”

“难就难在这里,李书记虽然支持我,可架不住县里有一大帮子人反对,李书记撂下话了,‘你想弄这事我不拦着,可县里有政策没资金,你得自己想办法,还得弄成了,否则就成了千古罪人。”

“千古罪人?这么严重?”

“是啊,我把自己架在半山腰了。”

“有成,我知道干成一件事不容易啊,可你要明白,罗马不是一建成的,得慢慢来,你把规划摆在这儿,你这任干不成,还有下一任呢。”

庄有成摇头:“朝令夕改的事还少吗?我得先把头起好,哪怕是建到一半我退了,下一任也好有奔头。”

“是这个理,可惜我现在成了平头百姓,帮不上你的忙。”

“你能帮我,”庄有成:“满山的事我得和你好好聊聊。”

“满山那孩子有心病,你别和他一般见识……”宋庆国。

“他心里是什么病我大概知道些,当年他父亲意外去世,一直没有个法,他恨呢。可是破不聊案多着呢,全下冤屈的人多着呢,他咋就想不开呢。”

庄有成,“不是看在他死去父亲的份上,我能忍到现在?”

宋庆国明白了,他想把满山赶出朵山。

无限流小说网wuxianliu点cn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