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阿呆!”

隔着半条走廊的距离,程海叫下了阿呆。

后者回过身来,“嗯嗯啊啊”地看了程海很久,随后疑惑问道:“哑……哑巴?”

“嗯,我回来了。”程海忽然笑了。

哑巴这称呼怎么来的呢?

他是在那场海难之后被送到孤儿院来的,由于心理的阴影,导致他在四岁之前一直都存在语言障碍,所以有些顽皮的孩子就把他叫做哑巴,。

后来他能说话之后,又有了新的外号,但也许是记不住的原因,阿呆就一直把他叫做哑巴。

而听见阿呆对程海的称呼之后,陈姨更是浑身一哆嗦。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话都说不利索的弱智,居然认识一个随手能捐出一百万的大人物!

于是她主动搭话道:“啊,程先生原来是阿呆的朋友,那这都是误会啊……”

“误会?”

程海皱了皱眉头,看着阿呆道:“阿呆,你跟我说,她平时里是不是经常打你?”

陈姨瞪大了眼睛,本想用眼神警告,但却对上了程海凌厉的目光,呼吸不由得一滞。要是平时经常拿阿呆泄愤的事情被知道了,她就真的玩完了。

“啊,啊……没,没有。”

也不知道是摄于她的余威,还是其他的什么,阿呆只是摇头否认,这让陈姨顿时松了一口气。

“没有?没有就好。”

程海看了陈姨一眼,没有继续追问。

阿呆的心思比较单纯,打骂都不会哭,想要知道答案,到时候问刘芳世自然就知道答案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汽车的引擎声,一辆小型卡车停在了院落之外。

“有谁在?出来帮个忙?阿呆?”

一个年轻的声音从外边传来,阿呆听闻,眼里顿时充满了神采。

“是机灵哥,机灵哥回来了!”

说着,他兴冲冲地跑了出去。

看了一眼忐忑的管理员陈姨,程海也跟了出去。

接待处的大门外,一个男人正站在卡车上,扛着一颗树苗。一个保安正在车下帮忙,阿呆也在旁边。

虽然刘芳世的外号叫做小机灵,实际上,他比程海大了足足六岁。

被送来这里的小孩都属于特殊事件,自然也不会像入学那样每年固定入学。这座孤儿院最多的时候,也就收养了四十多个孩子。

偶尔还会有一些无法生育后代的父母进来领养,这个数字也许还会下降一些。

“芳世。”

程海走上前,喊出了他的名字。

“你是?”

后者抬起了头,目光里有些疑惑。

程海离开孤儿院的时候只有十来岁,长相还没定型,他现在当然认不出来。

“哑巴程海。”

“程海!”

听到程海的自我介绍,刘芳世的眼里绽放出精光,当即从车上跳了下来,猛地和程海拥抱了一下。

“你小子,这时机年……唉,真好!”

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刘芳世有些语无伦次。

毕竟当初程海离开孤儿院的时候才这么小,之后又渺无音讯,让人很难不往坏的方面去想。

程海也是很开心,扬起了下巴,看向了卡车后座:“现在是干什么?加强绿化?”

“哦,院里的小孩没什么活力,连球都不喜欢打,整天就知道看电视。准备让他们一人种一棵树,培养一下他们的情操。”刘芳世笑道。

“情操哈哈哈……”程海也笑了。

种树好啊,至少能有项任务让一些多动的小孩静下来,也相对好养。不像养小动物,一不小心给弄死了,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他翻身便上了车,随手抱起几颗树苗道:“我来帮你忙。”

“陈姨,刚才开车没空,你找我什么事?”

刘芳世转头看向陈姨,后者紧张地摆手,连忙解释道:“就是通知你这件事的。”

“哦。”

没有意识到陈姨表情的不对,刘芳世加入了搬运的队伍,将树苗搬进了屋内。过会就要吃午饭了,所以种树的活他打算留到下午再干。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几人忙活完了,程海才得以和他坐下来闲聊。

“这么多年,去哪了?”

拍了拍程海的肩膀,刘芳世从怀里拿了一包烟:“抽吗?”

“戒了戒了。”

程海摆摆手,双手撑着地面,怅然道:“在外边流浪,然后打工,一点点撑到了现在。”

“有困难?”

刘芳世皱起了眉头,嘴角一撇,不经意间露出了几分厌恶之色。

“没没没。”

程海连忙摆手,解释道:“在这里住了将近十年,现在事业有点起色了,也得做点什么。我这次来,是给院里捐钱的。不经过任何组织的手,也能直接到你手上。”

“哦哦……”

刘芳世松了一口气,叹道:“有心了。”

“怎么?有人听说你发家回来了,经常来找你借钱?”程海一眼便看出了他的担忧。

多年不见的老朋友突然联系你,不是结婚就是借钱,不还的那种。

这很真实。

“别提了……”

刘芳世猛地吸了一口烟,摇头道:“像我们这种没有人领养的孤儿,又没钱上大学,能有几个混的好的?”

“嗯……”

程海深以为然。

他们还算好的,像阿呆这样的缺陷劳动力,也就只能做些清洁工或者流水线的简单活,想赚更多就太难了。

“刘盛琦你还记得吧?小皮蛋。”

“哦,皮蛋啊。听说他泡了个富婆,不是混得还不错吗?”程海听出了他话头里的不对。

“事是有这个事,但那家伙太懒了,富婆找到新欢之后就把他给甩了。找上我的时候借了几万块的高利贷,我一开始借了他两万,结果他变本加厉,天天来。最后我实在是忍不住,让保安把他赶跑了……”

“活该,院里把他养了那么大,自己不懂得珍惜,怪得了谁。”程海也愤愤道:“要是那小子今天敢过来,我非得踢烂他的屁股不可!”

当然,前提是他真的能来的话。

远处,管理员陈姨的身影走进了一栋楼房中,这让程海也想起来了她的事,问道:“你这里的条件,是不是也快撑不住了?”

虽说孤儿院有着边的补贴,刘芳世也小有资产,但运转了那么久,开销也是很大的。

“还行吧,至少不会让那些小屁股饿着。”

说到院里的孩子,刘芳世露出了笑容,就如同当年的院长一般。

“以后少出去一点吧,也别太累了。我这次捐一百万,没有中间人吞钱,那些经常拿孩子撒气的员工就开了吧,适当给这里的工人提点工资,也好招一些负责的进来。”

“一百万?”

刘芳世先是一愣,随后突然发现了不对:“有员工拿孩子撒气?”

“你不经常在这?”程海皱眉道。

有客人的情况尚且敢动手,管理员这种行为估计已经成习惯了,刘芳世不该不知道才对。

“可……可能吧,有生意的时候得经常出去,都交给副手帮管。”刘芳世皱眉道。

“阿呆过来。”

远远地喊过来阿呆,程海掀开了他的裤腿还有后腰的位置,上面明显有几处淤青!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