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风铃摇曳。

金叶树海席卷如潮水。

漫天金灿树叶下,白袍大妖一只手捻握茶盏,另外一只手则按于刀背之上。

白狮子刀芒未显。

但隐约已经可以听闻震动。

姜麟微笑望向宁奕叶红拂。

杀意藏于鞘中,但已凝如实质。

这一副静图,安静唯美如油画。

叶红拂怀中的剑已经在颤了。

她很清楚。

若自己二人不摘面具……下一刹,姜麟便会拔刀。

“姜麟殿下。”宁奕浅笑着将自己面具摘下,问道:“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狮子面具下。

是一张极其寻常,极其普通,从未见过的面孔。

姜麟面无表情,瞳孔深处似乎有一抹火光在燃烧。

宁奕觉得自己面皮有灼烧感。

姜麟在施展“麒麟神通”,试探自己这张面皮的真假……命字卷遮掩气机,举世无双,同境之中,想勘破自己伪装,姜麟还是差了点。

宁奕不动声色,淡淡抿了一口茶。

俄顷,那股灼烧感消失。

姜麟望向叶红拂,沉声道:“姑娘,冒昧打扰了。”

见宁奕无恙,叶红拂心底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摘下红狐面具,面露不悦,重又戴上。

“是本殿唐突了。”姜麟松开那只握刀之手,笑意如常,问道:“不知二位体内流淌何族血脉?”

这是要盘问来历了。

宁奕笑道:“殿下,我等不过山野散修,实在不值一提,此番赶来,专程为古王爷大宴献礼……”

姜麟皱起眉头,想要继续开口,腰间令牌忽然一颤。

这消息……来得太不巧了。

这头麒麟大妖陡然起身,望向灞都城城外方向,挑了挑眉。

宁奕和叶红拂都感受到了一股强大气息……两人对望一眼。

城外的那股气息好强!

这是来“贵客”了。

两人轻轻舒了口气。

果然,姜麟收起令牌,拍了拍衣袍,准备离开茶室。

离开之前,他深深瞥向宁奕,欲言又止。

宁奕笑着问道:“殿下不多坐会儿?”

“本殿还有要事。”姜麟摇了摇头,平静道:“你我甚有眼缘,改日再叙。”

改日再叙……宁奕心底呵呵一笑。

老子回去就扒了这张面皮,你看看翻遍灞都城,还能不能找到我了?

嗖的一声。

姜麟陡然消失在原地。

离开了……叶红拂松了口气。

宁奕握在她掌背的手仍然没有松开。

两人依旧是那副“亲昵”姿态。

重新戴上红狐面具的女子忍不住要开口呵斥,心头咯噔一声,神情瞬间凝重。

宁奕道:“收好符箓……做好逃命准备。”

金叶树碧海之下,风声呼啸。

“轰”的一声,音障破碎,带动漫天金色叶海,如火焰般灼烧耀眼。

一道白袍身影去而复返。

姜麟面带微笑,盯住宁奕,道:“思前想后,相见是缘。不如二位随我一同去城外迎接贵客,事后本殿好好请二位喝一杯。”

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开口。

最后两字,手指已经搭在刀柄之上。

“……如何?”

宁奕哈哈一笑,毫无顿塞,轻轻在叶红拂掌背点指,将握拢符箓攥拳的手掌压下同时,不露痕迹拽着叶红拂起身。

叶红拂收起小子母阵。

“既然殿下盛情邀请……”宁奕以妖族蛮荒之礼节,行了一礼,笑道:“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宁某人看起来神色淡然。

但其实一颗心已经向下坠沉了。

特娘的。

这天杀的狗屎运……随便找一间茶室,也能遇见姜麟?

宁奕已经想象姜麟这趟去而复返,把自己带到灞都城外“接客”,接下来会发生的场景了。

如果灞都二师兄火凤也在。

而且识破了自己的面皮伪装。

那么……先前布局,尽数荒废。

前功尽弃不谈,届时连自己和疯婆子能否逃出灞都,都是一个问题。

“呼。”

宁奕在心底深深吸了一口气。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他向身侧看去。

叶红拂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镇定地多,她已在先前顺势将小子母阵收起,随时准备触发,见状不对,立即逃命。

宁奕心情不知是复杂还是欣慰。

叶红拂这就准备逃了?

不过……若是真被洞破身份,这疯婆子能逃掉的话,自己也能减少许多压力。

姜麟背负双手,幽幽道:“二位。请吧。”

……

……

灞都城上空,黑云密布。

这座云上之城,有大神通笼罩,不受风雨侵蚀,即便方圆百里电闪雷鸣,这座悬空城仍然白云缭绕,一片仙境之态。

而如今……这番黑云景象,乃是有超凡妖修降临,所引发之异象。

灞都城城门四处,响起雷鸣之音,黑云之中洞开天门,一团轰鸣雷暴,缓缓落在灞都城门门前。

城门之处,灞都城一众师兄弟,早已来此迎接。

这番阵势,大宴至此,乃头一遭。

此番异象,自然引起了诸多注意。

前来贺寿的百族使团,都前来观望此番盛态。

“这番异象,是哪位通天存在?”

“莫非是东妖域的‘金乌大圣’?”

“金乌大圣已闭关百年……天海楼之战都未曾出关,怎会来此盛宴?再说,那位大圣所至之处,火光滔天,焚天燃海。这异象,显然不是金乌。”

众说纷纭。

灞都八位弟子,除却神秘大师兄和姜麟之外,所有人尽数到齐。

火凤立于城门最前方,对着黑雾遥遥一拜,轻声道:“晚辈,恭迎玄螭大圣!”

这一道清脆凤鸣,响彻灞都。

龙皇殿,玄螭大圣!

这位北妖域皇帝的挚友……实力早已臻至涅槃境,地位在整座妖族天下都堪称超然无二。

两位真正制霸妖域的皇帝,王不见王,龙皇殿与芥子山僵持多年,关于顶端战力的分部,维持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平衡。

一皇一帝,难决高下。

紧随其后的金乌与螭龙,也相差无几,不分伯仲。

至于纳于麾下的妖圣,东妖域或许稍少些许,但真正开打,却是丝毫不憷。

北妖域有极限妖君,白骨城主这等存在。

东妖域也有九千岁孔雀道人。

……

……

按理来说,玄螭大圣亲临灞都城,应是灞都老人前来迎接。

火凤歉声道:“师尊和师兄有要事不能出城迎接……还请尊驾请多见谅。”

“世俗礼节,何须在意?”

一道慈祥之音,缓缓荡开——

黑雾之中,驶出一辆巨大龙辇!

雾气摇曳,逐渐显出端坐龙辇其上的身影。

那是一位披着漆黑镶金法袍的枯瘦老者,老人面相慈祥,目光投向火凤身后的古道。

“你师尊收了个好苗子。”

玄螭大圣笑了笑。

众所周知,玄螭本尊乃是一条福缘深厚之大蛟,数万年造化修为,距离化龙只差最后一步。

同为龙脉。

此次来灞都……显然是为了“雪龙族”的古道!

听闻此言。

古王爷受宠若惊,低头捏着衣袖,哪里像是一位威慑妖域四方来贺的九千岁妖君?

倒真像是一个稚嫩童子。

玄螭的龙辇之旁,一左一右,立着两道“侍奉”身影。

一人,乃是北妖域的“九千岁”白骨城主。

另外一人,则是古道的至交好友“埙妖君”。

埙妖君站在龙辇一侧,对着古道眨了眨眼,神情满溢喜色。

古道对视一眼,神色有过一抹感动。

……玄螭的出关,很显然与他有关。

自己这位好友,多半是亲自面见了龙皇大帝,才有了此次玄螭大圣的降临……须知,如今两大妖域的局势相当紧张,如玄螭这般人物的一举一动,都将牵扯两大域的动态。

先前芥子山派出了“孔雀道人”,已经很出人意料了。

但谁能想到?

龙皇殿直接来了位通天人物!

玄螭大圣……寻觅妖域,也很难找到比这位大圣地位更高的存在了。

黑袍老人目光望向灞都二师兄。

如今的火凤,臻入涅槃,气息圆融如意,加之天凰翼,锋锐尽藏,却又逼仄。

他观火凤。

如观一把锋利妖刀。

“老家伙说你,有妖域新皇之姿……”玄螭对灞都城主的称谓很不讲究,他笑了笑,道:“新皇……还差了点,但未必不能成。杀了人族的沉渊,应该就差不多了。”

欲成新皇,须杀沉渊……

火凤表面平静,内心却是泛起苦笑。

杀沉渊,说得轻松。

这位北境共主,与白帝厮杀一场,全身而退,想杀了他,何其之难……火凤认为,就算是玄螭,师尊之流亲自出手,都未必能留下沉渊。

即便如此,火凤还是柔声迎合,“多谢大圣指点。”

做足晚辈姿态。

其实以他如今身份……来迎接玄螭,已算是合乎礼节。

玄螭大圣轻轻起身,双手撑住龙辇座椅,起身那一刻,漫天阴云轰隆隆破碎,整条龙辇都化为漆黑流云,向着天外掠去。

时空似乎都随之扭转了。

老者望向灞都弟子,一眼一眼望去,看得无比认真,每人都赠了一言。

“阴阳之道,需多交融。”

“生灭如水火,缺一不可得大道。”

“……”

一一指点过去,最终到了黑槿。

“造化机缘,自有定数。该是你的跑不掉,不该你的抢不走。”玄螭大圣眯起双眼,赠言道:“切记勿贪……不该吃的,不要吃。”

黑槿安安静静听着,神情一如既往的冷漠。

老人点到即止,并没有更多要强行“拨乱反正”的意味。

玄螭忽然笑道:“麒麟古皇子不在?”

古王爷心底咯噔一下,这才发现姜麟竟然还未到场。

如此重要的场合,这小子竟然迟到了?

火凤笑道:“……师弟,或许是在闭关。”

玄螭轻轻嗯了一声,并不在意,笑道:“许久未来灞都了,火凤,你领我去看看那老家伙吧。”

火凤低低应了一声,手指轻轻勾勒,凝聚天凰翼一缕锋芒,切开一扇门户。

火凤与玄螭大圣二人踏入门户,消失在灞都城中。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