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唐子风的这个想法,是到临一机工作之后才形成的,这是来自于实践的认知。初到临一机时,唐子风觉得临一机的技术实力雄厚,产品质量好,只要把营销工作做好,必定能够把那些小型的私营机床企业挤垮,垄断整个市场。

但接触了实际之后,唐子风发现自己的想法过于理论化了。在这个市场上,有一些并不特别在意机床质量的客户,他们有时候是因为接了一个临时订单,从而需要采购一批机床,用于完成这个订单的任务。对于这些客户来说,下一个订单是否能够拿到,并没有把握。所以他们不会采购质优价高的机床,而是会选择一些廉价的劣质机床,只要能够完成眼前的工作即可。

小型私营机床企业恰好可以为这样的客户提供产品,把价格压到一个难以想象的低水平上。临一机并非造不出这种劣质机床,但临一机不能这样做,因为这会砸了自己的牌子。

既然自己不能做,那么这个市场就与自己无关了,让别人去做又有何妨?有这些劣质机床垫底,韩国企业的机床报价就不可能太高,如果你一台机床的价格是人家的10倍,而一台机床的寿命只有人家的3倍,客户会如何选择呢?

能够培养起一批私营机床企业去和韩国企业捣乱,打破韩国企业利用中国市场发展的企图,何乐而不为呢?

谢天成也是有经验的领导,一听就明白了唐子风的思路,他点头道:“这个想法不错,回头我们会找其他机床企业的领导谈谈,让他们考虑一下这个思路。”

唐子风说:“要特别提醒他们一点,帮助私营企业,是为了削弱韩资企业。而削弱韩资企业,是削弱我们自己的竞争对手。在这个问题上,私营企业是我们的同盟军,而不是对手。”

“对,这个提醒很必要!”谢天成应道。

说完第一点,唐子风接着说道:“第二个方面,就是我们这些国营大厂要努力提高技术水平,瞄准国内的中高端机床市场。目前,国内高端机床市场几乎完全是被进口机床占领的,我们自己占的市场份额很小。中端市场差不多是平分秋色,我们主要是靠价格优势才保住了半壁江山。

“说到底,就是我们的技术水平太低,尤其是数控技术,远远落后于国外,甚至与韩国企业相比也处于劣势。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迟早是会被淘汰出局的。”

谢天成说:“这个问题也是老生常谈了,你们考虑怎么解决?”

“抱团取暖。”唐子风说,“日德的机床企业很多都是百年老企业,底蕴很深,我们光凭各家企业单打独斗,是很难和他们竞争的。我们考虑,必须把全国的大型机床企业联合起来,共同攻关,共享成果,这样才有希望赶上和超过国外的机床巨头。在这一点上,我们也希望二局能够给我们提供支持。”

“哪方面的支持?”

“制度和资金。”

谢天成说:“你说资金,我能理解。我们会向财政要求,为你们提供更多的技改资金支持。最近中央领导同志也做过一个重要指示,指出机床是工业之母,是万器之祖。机床不能实现自主,我们的整个制造业都会受制于人。抓住了机床,我们就拥有了向任何一个领域进军的武器。”

周衡插话说:“这就是当年老人家为我们临一机的机床取名为‘长缨机床’的原因。老人家说过: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机床工业就是我们国家制造业的长缨,欲缚苍龙,先请长缨。”

谢天成说:“没错,中央领导同志也是这样的观点。所以,最近我们会向财政打一个报告,要求财政加大对于机床产业发展的扶持力度,你们所担忧的资金问题,应当会有很明显的缓解。刚才说的是资金问题,那么,小唐,你说的制度问题,又是什么意思呢?”

唐子风说:“制度方面,要促成各家国营机床大厂的横向合作。合作的方式可以是多样化的,比如说合作研发某些技术,然后共享研发成果,还有建立合股公司,开发新产品。最终,各家企业要形成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共同发展。”

谢天成摇头说:“你这个想法可有些想当然了。别说现在我们是在搞市场经济,就算是计划经济年代里,各家厂子也是互相摽着劲的。那时候,互相交流技术的事情倒也有,但涉及到争投资、争项目之类的事情,各家企业绝对是互不相让的,这一点周厂长是了解的。你说希望各家企业搞合股公司,开发新产品,难度太大了。”

唐子风说:“正因为我们现在是搞市场经济,所以要合作才更方便。过去互相交流技术,都是免费的,其结果就是大家都不乐意开发技术,因为花了大力气搞出来的技术,人家来一趟就白白拿走了。我们用市场的方法来做,谁出钱谁受益,想吃桃子就得浇水,大家反而更容易合作了。”

“老周,你看呢?”谢天成向周衡问道,他觉得自己一个人难以说服唐子风,于是拉了周衡来助战。

周衡说:“这个问题,小唐跟我交流过。我觉得,事在人为吧。各家企业的情况也不太一样,有些企业是愿意合作的,有些就想吃独食,不愿意和别人合作。我们到时候找那些愿意合作的企业去合作就好了。”

“关键是,局里要鼓励这种合作,这样我们才能师出有名。”唐子风说。

谢天成想了想,说:“关于这件事,你们打一个报告上来。局里讨论一下,如果觉得可行,由局里发一个通知给各家企业,也不是难事。”

“那这件事就说定了。”唐子风说,“第三个方面嘛,也是需要国家来办的,那就是要禁止韩资企业兼并我们的优质机床企业。如果是那些没有技术积累的小企业,它们想兼并也就兼并了,但像临一机这样有几十年传统的老牌企业,不能允许它们兼并。”

“这个也有难度。”谢天成皱着眉头说,“如果是咱们机械部所属的企业,咱们倒是好控制,不允许对方兼并,也是可以做到的。但各省市都有自己所属的地方企业,它们招商引资心切,拿出这些优质企业来和外方合资,是很常见的事情,我们也很难干涉。”

唐子风笑着说:“如果不难,还需要局领导出面干什么呢?”

谢天成也笑道:“可是局领导也不是万能的,省里要把自己所属的企业拿出来与外商合资,我们也管不了啊。”

周衡说:“局长,这方面,有没有可能请中央发一个文件,将优质机床企业界定为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企业,禁止与外商合资。或者即便是要合资,也必须由中方控股,不能交给外方控股。”

谢天成说:“这个也不好操作,国家明确提出了要减少对正常经济活动的干预。而且咱们国家目前正在进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市场开放也是入世谈判的重要条件之一,政府如果对企业兼并这样的事情过多干预,恐怕会影响到入世的大局。”

“这……”周衡也迟疑了。入世谈判是当前的一件大事,减少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开放市场,都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前提条件,这是不能随便违反的。唐子风刚才说的禁止韩资企业兼并优质机床企业,属于政府干预经济的行为,如果韩方就此事提出质疑,中方是不得不考虑韩方要求的。

唐子风自然也知道入世这件事,他想了想,说道:“谢局长,这件事能不能折衷一下,局里确定一批最重要的机床企业名单,列入限制外商合资的范围。至于其他的企业,就交给市场去选择好了。”

“这个倒是可以。”谢天成拿起笔,把这一条记了下来。

事实上,唐子风说的这个问题,谢天成也是考虑过的。中国是一个非常在意产业完整性的国家,就机床产业来说,国内拥有一个非常完整的格局,所有门类的机床都能够自主制造,虽然多数机床的技术水平无法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但至少解决了“有没有”的问题,这使得中国在面临国外“卡脖子”的时候,不至于一筹莫展。

有些门类的机床市场需求比较少,全国也只有一家企业能够制造,这样的企业就属于填补国内空白的企业。如果这家企业被外资控制,就意味着中国的机床产业格局中出现了空缺,这对于国家的产业安全是非常不利的。

这两年,在其他产业领域里,已经出现过这种情况,某家唯一能够生产某种设备的企业,被外资兼并,使中国失去了生产这种设备的能力。这一问题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关注,一些部门也提出了要保护关键性企业的思路。

接下来,唐子风又说了其他的一些意见,谢天成一一做着记录。周衡坐在旁边,只在必要的时候帮唐子风补充一两句,或者在谢天成一时没听明白的情况下,替唐子风做些解释。

唐子风全部说完,谢天成也在笔记本上记了好几页。翻看着这几页纸,谢天成内心有了一些异样的感觉。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