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赔礼

她们想不出来,却不代表沈氏也想不出来。

两个姑娘去了十一公主的宴会,回来了自然是要被问上几句的,安淑就把这玉梳的事儿说了,末了还感叹,“这魏晶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古古怪怪的。”

“也不知道是打了什么主意,反正说她是大了懂事了这话我是不信的。”

“都说三岁看八十,就看她小时候那份歹毒劲儿,现在她说什么我都不信。”

沈氏眼睛闪了闪,就只笑道,“她打什么主意都不要紧,你们心里清楚她有小算盘,不信她就是了。”

安澄点点头,别管魏晶对她什么个模样儿,安淑,沈氏都这么说了,她就好好远着魏晶就行,难不成不听母亲还有姐姐的话,倒跟个外人关系好去

看安澄点了头,沈氏又想起个事儿来,“不管怎么说,那玉梳摔了和你也有关系,既然是人家的心之物,那更要好好补偿。”

“你回去自己挑了最好的玉梳,拿来给我看过后,我打发人给她送去,礼数咱们家是不能亏的。”

安澄起应下,“女儿知道。”

安澄记得自己的那些玉梳里,有个并蒂牡丹样儿的,和魏晶那个还有些相近,只是和魏晶不同的是,这梳子用的是时下常见的暗刻法,且玉质并不是羊脂白玉,而是阳绿翡翠,花蕊用的是少见的金色珍珠。

这还是丰安县主送的,只是这玉梳样式颜色都不是给如今的安澄用的,安澄一直让人好好收了起来这东西比魏晶摔了的那个更加难得,即使在丰安县主送来的东西里,也是很数得上的了。

不得不说,安澄是个俗人,难免有点心疼,不过想想既然赔人东西,那必得拿最好的才是。

她有母亲,有祖母,有外祖母,给了她好东西那么多,如今盯着个玉梳这样舍不得,似乎小家子气了,也就释然了。

等让荷香荷露提着灯笼送安澄安淑回去后,沈氏才带着点讥诮的笑和边的画莲开口,“你瞧,这魏大姑娘是个什么意思”

画莲微微笑道,“太太心里明镜似的,何必还用问旁人呢”

沈氏戳了下画莲的额头,“你呀,既然看出来了,何怕不说呢”

“打上回她无缘无故的送了我个荷包,我就觉得不妥了,只是不成想,咱们家和长平侯府这么个样儿了,她还敢打这主意。”

“不知道是说这魏大姑娘是人大心大想的多了,还是想的太少。”

“如今这屋子里就咱们两个人,我也不怕和你说个实话,就看着宋氏那个模样儿,我也不能要她的闺女”

“别说想来安家做宗妇了,就是妾,我都不要”

见沈氏似乎有些动气了,画莲连忙斟了一杯茶来,含着平和的笑劝道,“太太别生气了,其实看着那长平侯夫人似乎也没这个主意,否则怎么几次见了太太,都一句话没提呢”

“估摸着这也就是那魏大姑娘自己的糊涂心思罢了。”

“说来也是咱们哥儿好呢,谁都看的出来,难免就有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也是拦不住。”

沈氏喝了口茶,微微平了气,“也还算她有几分廉耻,只往我们娘几个儿上打主意,这要是直奔着洲哥儿去了,难不成还要赖上咱们家”

画莲想了想,“奴婢瞧着,应该是不敢的,那魏大姑娘要是这么豁的出去,也不必等到太太们回来了,况且咱们哥儿也是警醒的,哪那么容易上当呢”

听话听音,画莲这么一说,沈氏就觉出不对了,“怎么,我听着你这意思,像是以前哥儿警醒过”

画莲未必打算说,只是沈氏问起来了,也不好隐瞒,“还是太太回来前的事了,有一个官家姑娘,说起来也好笑,左不去右不去的,偏生挑了哥儿前院的池子里落水。”

“被哥儿使唤个婆子给救上来的,那姑娘还要胡赖,一扭头咱们哥儿都出门去后宅了。”

“那家里人要闹,被老夫人两三句话就吓了回去,没出年他们全家就被调到青州了。”

“因这事一开始就没闹开,如今又山高水远的,怕是一辈子都未必能回来,奴婢怕太太生气,也就没提。”

沈氏刚要嗔怪画莲几句,就听见门外莲子回话,“太太,九姑娘让人送东西过来了”

画莲也知道自己保不齐要挨骂的,机灵一笑,不等沈氏答话就去开门了。

有了小丫鬟在这里,沈氏也不好再说画莲,就对着莲子招了招手,“你拿过来我瞧瞧。”

先看盒子,就满意了两分,觉得安澄上道,盒子是黄花梨雕刻祥云纹嵌贝描金的,看着富丽大气。

盒子里面放着一把鲜翠滴珍珠流光溢彩的翡翠玉梳,仿佛透着华光,雍容贵气,沈氏眼毒,一眼就看出是宫中的手笔。

这东西拿去赔礼道歉,绰绰有余了。

盖上盒子,叮嘱莲子,“你去外面找了于嬷嬷去,她是和长平侯府打惯了交道的,只说咱们九姑娘不懂事,知道闯了祸,特意回来选了东西给魏大姑娘道歉的。”

莲子依言出去不提。

沈氏悠悠叹了一口气,“但愿这魏大姑娘放聪明些,知道了咱们家的意思,趁着自己名声还在,安分守己。”

画莲轻笑,“这魏大姑娘心比天高,偏生长平侯府又是那么个模样儿,她自然是忍耐不下的,觉得委屈,要往高枝儿飞了。”

“委屈”沈氏咬着字又重复了一遍,“谁是不委屈的这魏大姑娘不管怎么说,好歹还是个侯府姑娘。”

“你看咱们家芙姨娘,早十年前,若是家里没犯事,没被阖家入了奴籍,也是正儿八经的官家千金呢。”

“要不是被咱们家买了来,她现在又是个什么光景儿她不委屈”

“人家可是够安分守己的,这如果不天天还来请安,我都快忘了,咱们家还有这么个人呢。”

画莲笑道,“老爷如今可是回家了。”

沈氏不耐的摆摆手,“他回家也是去芙姨娘那儿,都不要紧,只要在外人眼里,他是回家的,不带累咱们哥儿姐儿的名声,随他去。”

无限流小说网wuxianliu点cn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