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风清寒除了感受到那一抹令他心悸的感觉之外,他还嗅到了一股额外的气息,这道气息他十分熟悉,并不是他父母留下的,而是当年在雪原上摸爬滚打的时候,所遇到的气息。

雪原之上,其实也有许多邪魔盘踞,每年族域都会在暴风雪到来之前去清扫一次,以防止在来年开春之后邪魔泛滥于雪原的西部。

风清寒几年前曾经和风族的人参与过许多次的清剿行动,对于邪魔的某种气息,记得十分清楚。

这是魔血的气味,很多时候人们都认为邪魔的魔血和人类一样充满了腥气,但他们都忽略了其中的另外一股气味。

这种气味并不强烈,比之血腥气来说要柔和许多,并且常人几乎嗅不出来,是一种十分隐晦的,像是尸体腐烂了之后会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味。

虽然眼下这种气味一样是遍布在附近四处,但风清寒却有办法使其变得有迹可循。

狂风很快被一分为四,其中最强劲的一股风中存在着风清寒等四人,而另外的三道清风则是四散着飘到了东方的四周,开始驱散那些气息。

“诶?你这么做,不是会让这些气息都消失吗?那我们还怎么追踪呢?”夏长岚好奇地问道。

她并未阻止风清寒的行为,毕竟他从来不会无的放矢,既然他说了有办法,那肯定是有所依仗的。

风清寒操控着狂风继续向前,淡淡解释道:“魔血之中,并不只有腥气,还有一股淡淡的味道。这种味道,很轻,常人嗅不出来,但不易除去,会有很,强烈的,轨迹感。”

“轨迹感?”周歧闻言,问道:“你指的是它经过的地方的痕迹不容易抹去?”

“对。”

风清寒点头,“会有明显的痕迹留下。”

“可若是这样,这里曾经到处都是邪魔的尸体,这种痕迹不是遍地都是吗?”周歧问道。

“我们寻的是魔祖,它的气味,定会有所不同!”风清寒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这么肯定啊?!”夏长岚有些疑惑,风清寒平时可不会有这么武断的说辞。

“嗯。”

风清寒点头,并未有过多的解释。

其实在他将那只凤尾簪子送给夏长岚之前,有一段讯息通过这支簪子传到了他的脑海当中。

那是雪倾天所留下的讯息,里面只草草记载了部分有关魔祖的种种特征,但具体魔祖被封印在了哪里,雪倾天并没有明说,而是给了风清寒一段似是谜语一般的线索。

“华空的冬天不似碧落和霜天那般寒冷,但也会有寒风吹来,并且靠近万里雪原的地方总会有黑色的乌云出现,这片乌云总是四处转一圈之后消失,又会在死去的地方驻足许久,最终向着反方向离去。”

风清寒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乌云为何会死去,又凭什么在死去之后驻足,更没有相同它每年为何离去了又在冬天回来。

但这段话风清寒谁都没有告知,只是一直在心中默默猜测着,他来到东方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弄清楚那股气息与这段谜语之间是否有联系。

很快地,散去的清风纷纷回归,风清寒随后轻轻抬手,一抹苍青色的流光自他的手掌蔓延而出,顺着几条隐约的丝线一路延伸至了远方。

其中有一条丝线,显得十分粗壮且明显,苍青色的光芒在这条纹路上显得尤为明显!

“有了!”

夏长岚有些兴奋地一指这条最为明显的纹路,展颜笑了。

“啊风你还真有办法诶!”

风清寒摸了摸鼻尖,并未说些什么,只是眼神微亮地带着身旁的几人朝着这道纹路追踪而去!

一路上,风清寒等人逐渐路过了一片又一片的山林,这里相比于碧落与虚炎来说要荒凉萧瑟不少,显然是很少有人打理过的,而且受到二十多年前的封魔之战影响,这里的植物都长得十分矮小,甚至有一些草木之上还带有明显的魔气!

“看起来,当年的事情给华空带来不少的后患啊。”周歧感叹道。

夏长岚点头,“确实如此,感觉这里和之前我去过的梁月等国家都不同,实在太混乱,太萧瑟了一些。”

“等等?”

周歧听出了些许不对劲的地方,“你什么时候去过梁月了?这个名字我都没听说过!”

“啊哈哈哈...”

夏长岚尴尬的笑了,打算用笑声将这件事情搪塞过去。

满头黑线的风清寒和周歧面面相觑,两人的眼中皆是露出了无奈之色。

“回去我告诉你。”风清寒淡淡说道。

......

另一边,东方律等人在好不容易清楚掉大部分的邪魔之后,总算是找到了最后的两道传送阵,他们几名不修阵道的人元境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毁掉了这两座大阵,算上之前的四座,在这北方一共被布下了六道大阵,足可见邪魔的手笔之大!

“它们的精锐并未前来,这些低等魔族根本挡不住我们,看起来真的只是调虎离山之计啊!”东方律皱眉道。

“我看不一定,它们既然对北方动过手,就证明了还是有所图谋的,只不过现在它们的注意力主要还是在南方而已。”一名族域的强者说道。

“但不管怎么说,眼下这里的危机算是解除了,我们还是到处看看有没有遗漏的传送者之类的,以免再有其他事端发生。”东方律身旁,一名宗域的弟子说道。

“嗯,也好,那东方兄,你们去南我们去北,将这附近的山林在仔细搜寻一遍好了,城内的情况估计不需要我们多管了,而且想来那些国域的人也不怎么想见到我们。”族域的强者说道。

东方律点头,“好,那就劳烦诸位了。”

“害!”

那族域的强者一摆手,爽朗地笑道:“哪有什么劳烦不劳烦的,都是为了屠魔而来,不必这么客气!”

“倒是我见外了,抱歉。”

东方律也笑了,随后一行人迅速分开,投入到了山林之中。

而就在此时,一抹带着荒古意境的气息,突然自北方的某一座大城之下透了出来,比之东方的那股气息而言,有过之而无不及!

无限流小说网wuxianliu点cn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