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第四百零八章狗咬狗一嘴毛

聂淳不敢置信。

他恨了十几年的孩子,甚至一度想除之而后快的孩子,竟然真的是他的儿子,亲生的儿子!老天不带这么耍人的。如果……如果当初聂炫没有能功逃离,恐怕现在坟头的草都得长到一人高了。若是他后来还是知道了真相,他还怎么活!

他不算好人,做事只重利益。只要对聂家有好处的事,他都去做。

也曾做过丧良心的事。

可是,亲手杀子这种事……

便是畜牲也不会去做啊。虎毒尚且不食子。

他岂不是连畜牲也不如。

不必聂夫人点头,他身子已经抖的不成样子。他手指哆嗦着指向聂夫人。“你好狠的心啊!即知阿炫是我的亲子,你还那样对他!”聂夫人冷哼,如今她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尤其是看到聂老爷此时的神情,觉得心中畅快无比,就好像她当年告诉王夫人,她怀了聂家公子的孩子一样,痛快极了。

她还记得当时王夫人的神情。

不敢置信,又恨又嫉妒,恨不得将她撕碎,可碍于聂家,却又不能动她一根汗毛的样子。

足够弥补她那十几年生不如死的日子了。

时隔二十几年,再次感受到那种几乎让她的心脏都抽搐的痛快,聂夫人心底隐约升起的那点悔恨已经荡然无存,她只恨自己说的不够详细,不够惊心动魄。

她若是告诉他,自己肚子若是争气,聂炫是不可能有机会生出来的,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登时气得两腿一蹬,立时见了阎王。

当时王夫人可是气的脸孔煞白。她轻笑着告诉她,能嫁进聂家,确是她千方百计算计所来。为的便是让她见见,一个外室生的女儿,也是能堂而皇之的嫁进富贵人家的。

比起王夫人,她显然更厉害。

至于王夫人这些年恨的外室,也就是她的生母。

她们母女早就相认了,虽然生母没有养过她,可生恩一场,而且她还千方百计将她送进了王家,她还是感激的。

聂夫人并不觉得生母做错了什么。

她把她送进王家,也如割肉般心痛。可生母清楚,这是为了她好。

跟着她,一个连妾室都不算的外室,便是长大了,也不过是继续给人当妾室的命,她不想自己的女儿走她的老路,所以她竭尽全力,给了她一条不同的人生。

事实证明,她做的没错。

她在王家,虽然被嫡母打骂十几年。

可她王家小姐的身份确实让她尝到了甜头。

王家虽然不及聂家,可没有王家小姐这个身份,聂淳也不可能向家人开口说要娶她。

所以事到如今,她并不恨生母,而且这些年她所做的事,也绝不后悔。她只恨当年一时心软,没有真的想过要了聂炫的小命。如果聂炫当年死在聂淳手中,此时告诉聂淳真相,才是一场真的好戏。

“笑话,他又不是我的孩子,我为什么要心疼他。”

“哪怕不是你亲生的,你从小把他养大,没有生恩也有养恩啊。何况阿炫向来孝顺。比起泉儿来……”聂淳想说,聂炫比聂泉孝顺。可他才提起聂泉,聂夫人已经脸色大变。“别给我的泉儿,你不配。这些年你对泉儿不闻不问,才使得他走了歪路。你若在乎泉儿,便不该放纵他。”

“我放纵他!你不看看他什么德行。整天呼朋引伴,招猫逗狗的。他啊,根里就是烂的。”

聂炫多好啊。

模样俊,性子好,为人稳重踏实。只怪他当年眼瞎耳聋,竟然错信了谣言,险些铸成大错。

好在老天待他不薄,让聂炫平安离开玉硅,这些年在外虽然受了些苦,可以后,他绝不会再让他吃一点苦了。聂家,以后都是他的。

聂老爷心里暗暗想着。

只是……

想的美了点,也太过一厢情愿了些。眼见着聂夫人又要开口,萧樱和凤戈倒没什么表示。

这恐怕是两人最后一次吵架了,以后想吵都没机会了。他们做次好人,便让这二位吵个够。不过贾骏却被吵和头疼,尤其是看到聂炫冷着一张脸,对这对夫妻吵架的内容全无反应,贾捕头难得心脏咯噔了一下。“都住口,这有什么好吵的,养出贬家儿子,爹娘都有错。你们这你推我,我推你的,不觉得臊的慌。聂兄弟啊,你看……”

其实刚才那些证人的话,已经让贾骏心里发堵了。

乍一听似乎关系不大。可聂夫人产子那夜,一定发生了什么。

如今他终于知道了。

也不知道聂夫人到底怎么安排的,当夜,聂炫的生母被接进聂家,顶替了聂夫人,生下了聂炫。而后又被偷偷送走,如今不知道身在何处。

这些年聂炫一直视如己出的聂夫人,其实是害了自己生母的仇人。

聂夫人当真是蛇蝎心肠,明明坏到了骨子里,却还要装成一个大善人,骗了那么个天真的姑娘。

而后又诓骗她生下聂炫。聂炫那位生母,真是位苦情的女子。因此贾骏看向聂夫人的目光满是嫌弃,对她说话的语气自然不会温和。

为了让聂炫觉得舒服些,他问聂炫的意思,如果聂炫愿意认父,可以当堂认父。认回父亲后,他便是聂家堂堂正正的大公子了。至于聂夫人,他如果想替亲娘报仇,也不是不可能……

贾骏相信不管是凤戈还是萧樱,都不会阻止的。

只是,聂炫只是微微抬了抬眸子,然后复又垂下,一幅贾骏大惊小怪的神情。贾骏心道,他这是为了谁啊?还不是心疼兄弟,想给聂炫一个撒气的机会。

“公子,姑娘,这……”

这案子,要怎么结啊?苦主一幅事不关己的样子。

似乎这案子的结局如何,他都不在意。贾骏是实在搞不懂聂炫的想法了。难道不认父,怎么也得把这些年的损失找补回来啊。以为他是个野种,对他又是打骂又是追杀的,如今证明他确实是亲生儿子,就这么不言不语的结束了?

萧樱看向凤戈,凤戈挑了挑眉。

萧樱笑笑,对贾骏摆了摆手。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