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陆珏在陪同朱显没有空闲,于是周若水也就没征求他的同意,就同黑衣卫死士夜磷一同出来了。

夜磷万分小心高度警惕的护着周若水提着灯笼走在前面,心中无比担忧,陆珏吩咐过没有他的命令不许夫人出门的,可现在人跟着自己出来了。夜磷担心若因自己护卫不周让人受了伤害,那就真是自己的罪过了。

对于死士来说,主人的命令大于天,完不成任务比让他们死更让他们难接受。

一路上二人没有讲话,不经意间周若水看到夜磷紧张的神情。

她知道自己这么做让他为难了,略为歉意的说:“夜磷大哥不必为难,回去我会向六郎解释的,六郎知情明理一定不会责怪你的。”说完露出微微一笑让他安心,在微弱的灯光下,她那双眸如星空闪烁的星星一般美丽。

死士经常年训练对任何事都一副冷漠,可夜磷眼中全是那温暖人心的笑容,那颗冰冷的心似乎在被什么轻轻触碰,在一点一点的融化。他的脸微变红满眼满脑全是那一笑,不留神脚下一滑差点被摔倒。

周若水伸手一扶,忙关切询问:“你没事吧。”

这一绊也让夜磷的头脑清醒了,她是自己主子的夫人也是自己的主子,怎该对她生出那份心思。他压下那份异样,保持那份冷漠。

默默退了两步,“谢夫人,奴才没事。”说完依然小心翼翼的护送,那双已经恢复冰冷的双眸,不敢再多看周若水一眼,而是直直的盯向前方,这一眼也就看到废宅那边一片火光。他不敢确定抬手指着那个方向:“夫人,你看那里可是秦大嫂家。”

周若水望过去,那着着熊熊大火的地方不是废宅又是哪里,那时她也不想自己安危,扔下手中的食盒向废宅跑过去。

“夫人!”夜磷刚要抬脚追过去,眼的余光瞄到一个黑漆漆的人影闪过。停住脚步仔细辨认出此人就是那日在客栈陆珏教训的那伙人中的其中一人。这个人此时出现在此地,而废宅又着了火,不用想就可认定这场火跟此人脱不了干系,他悄悄靠近此人,向那人后颈一记手刀砍下去。

那人就晕了过去,他单手提起那人的后脖领,拖着向废宅那快速走去。

刚刚将朱显送走,王文安又来了。短短几个时辰一前一后,如此巧合的事不由让陆珏多想,他看了一眼放在面前的桌上定罪状。

别有深意一笑:“王大人可真是神速啊,只不过二个时辰就将案件解决了?”

虽然看出些什么,王文安还是心存侥幸,若是这个可以通过既不得罪陆珏,又可不必惹那吴敏,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他摆上一脸笑容站到陆珏身旁,郎朗道来:“此案下官已经查明,这是针对魏大洪所犯之罪所做的定罪状。请大官人参详,不足之处下官改进。”

“好”陆珏笑看他一眼,拿起状子仔细阅读,可越看下去就越是愤然。

距离如此近王文安清楚看见陆珏的变化,他皱起来的眉头让他心中开始打起鼓来,刚刚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也难再寻见。

他自己早就知道这定罪状不合乎情理,可那又能怎么办呢!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五品州官,两边谁他也得罪不起。与吴敏离开后他与自己讲了他的计划,陆珏虽说是个二品京官,可比起王爷来也只不过是个臣子,只要他可以与齐王殿下近了关系,还何须在乎一个小小的大理寺卿!

而他王文安要做的就是拟好定罪状去敷衍陆珏,这样就算功劳一件,来日定少不了他的好处。可若他不识好歹继续巴结陆珏,以后有了什么可别怪自己没有事先提醒。

花言巧语的利诱,言辞犀利的恐吓,让王文安有些左右为难,就匆匆写好了定罪状,稀里糊涂的就来了得月楼。

如今看来自己这一关也不好过,微微前探身子低声小心询问:“大官人认为如何?”

陆珏将状子扣放在桌上,随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漫不经心道:“轻了些吧”

“是啊,是啊,好歹是一条人命。”王文安擦了擦额上的汗珠,想了想接着道:“要不下官就替苦主做主,让魏大洪多赔些银两。”

“如果钱可以解决,何需等到今日。我秦大嫂说了不要赔偿,只要魏大洪得到应有的下场。你是这杭州城的父母官,这件事你不可能不清楚,里面的前因后果你也知晓,前后两条人命,王大人可要想好呀!”陆珏一脸严肃的望着王文安,曲指在定罪状上敲了敲,这是在提醒他该怎么做。

王文安听明白了他意思,也十分清楚自己多讲什么已经是无用,颔首致意:“大人示意!”

“王大人久居官场,难道事事还要本座明讲。” 陆珏淡淡一笑站起身,张开手覆盖在定罪状上,一派正气道:“如此定罪,难掩悠悠之口。他日仕途路上,不免是他人的口舌。”

王文安心中一惊,抬头看向陆珏:“下官惶恐,请大人赐教。”

不管他是真不知该怎么做,还是明知故问。此时陆珏突感心烦气躁,早就不想与此人在多做纠缠。

他将手伸手到袖中刚要取里面之物,心脏突然突突的猛跳了起来,紧接着眼皮也跳了起来。一股不祥的感觉爬了上来,抬手按住跳动的眼皮自言自语:“这是怎么回事。”

王文安等不到陆珏的回答心中更是不安,见他不知在想什么,忙轻声低唤:“大官人,大官人。”

闻言,陆珏回过神稳稳了心神,将袖中自己抄录的备用口供取出,“拿去好好看看,你就知道该怎么办了。”栽在他的手里没等他回答转身就走出了雅间。

待陆珏不见了人影,王文安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才想起来看上面写些什么,打开手中的口供,一看上面内容他才知道他自己做了一件多么蠢的事情。

陆珏出了雅间看看外面,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看着空荡荡的大厅心绪更是乱了。慌慌的上楼去寻周若水,客房里面空空荡荡的哪里有半个人影。询问之下才得知因为于香兰将脚扭伤,周若水替她前去送饭了。前有闹事的魏大洪,后有野心勃勃的朱显,他那股不祥的预感更浓了,只带上刘茯苓与夜风就匆匆赶往废宅。

一路上陆珏一直心神不宁,他浓眉紧皱双唇紧闭,只顾着急赶路没有言语半句。刘茯苓跟随他多年知道他为何会如此着急赶路,可相比之下他更担心的是他的身体,紧追上去宽慰:“少爷别担心,那有月影与夜磷,他们两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有他们在少夫人不会有事的。”

明刀明枪他们的功夫不必担心,暗箭难防就需多心了。听了刘茯苓的话陆珏没有宽心,反而是加快了脚步,满是担忧道:“我总觉得心神不宁,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就……” 夜已深沉,出来的急也未提灯笼,脚下的情况根本分辨不明,正在说话间他脚下被东西一绊差一点摔倒。

还好夜风眼疾手快,手臂一伸将陆珏扶住,待到他站稳就立刻询问:“主子,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没留意脚下被绊一下。”陆珏稳住脚步摇了摇头。

“会不会是石头啊?”刘茯苓低下头眯着眼睛尽力查看。

“不像。”说着陆珏已经蹲下身来,伸手摸索,当他摸到差点绊倒自己的东西时,心中一咯噔,握着那个东西的手也在颤抖。

习武之人心明眼亮,借着微弱的月光夜风一眼就辩认出此物就是周若水提的食盒,如此匆忙丢下此物一定是出事了!

夜风担忧道:“主子猜的不错,看样子真的是出事了,要不要。”他还未讲完,陆珏已经站起身了。

他没讲话,扔下手中的食盒朝着废宅的方向跑去。

“少爷、主子。”刘茯苓与夜风同时出声,互看一眼就紧追上去。

不知周若水此时是何状况,陆珏的心一直提着,越是这样越是胡思乱想,越是乱想脚步就更加快了。当他赶到废宅看到已经塌掉还在着火的废墟,整颗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当下就四下寻找周若水的身影,可院中除了躺在地上的月影三人以及呆呆站在废墟前面的夜磷之外,就根本没有周若水的身影。心也凉了半截,但他接受不了事实,疾步上前紧紧抓住呆站的夜磷质问:“水儿呢?她在哪?”

这一声让夜磷回过了神,扭头看着一脸焦急的陆珏,呆呆愣愣片刻后,马上跪地上:“奴才办事不利,请主子责罚!”

这是什么意思不用多说了,可陆珏他不愿意接受,接近崩溃的又问一遍:“水儿在哪?”

想起那一幕,像夜磷这个铁石心肠的死士,竟然也为之动容,他自责不已如果自己再快一步,那个拥有暖心一笑的女子也不会丧身与废墟之内。

“夫人为了救刘夫人,没逃出来。夜磷护主不周,请主子责罚!”说完俯身叩在陆珏脚边,紧握刀柄的手背上,爆出根根青筋!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