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手下的肩膀颤抖地虽然轻微,但还是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陆珏弯下身目光变得凌厉,盯着满头汗水的阿丁点明利害:“意外亡故与被人谋害律法的制裁天壤之别,本座既然已经开口问你,就一定知道这里的曲折。你此时不讲我只有认定秦亮之死与你有关,或者说他的死就是你亲手所为,是你想推卸责任才会如此,既然你要做忠仆我就成全你。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本座不想落人话柄,不是你也就是你了。”他站直身子声音冷淡开口:“来人把人拉下去交给州衙,传本座之命即日处斩以慰亡灵!”摆了摆手,双手一背表情冰冷:“带走。”

“是”一声回答声音洪亮,两名护卫大步走了上来。

阿丁听完陆珏的话吓得瘫坐在地上,头脑一片空白连抵抗也不知,任由两个护卫拖着走。脑中一直在想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认命吗?不、不能这样自己什么也没做,自己不能死。

回过神的阿丁用尽力气挣开护卫,冲到陆珏跟前跪在他的面前,连连叩头求饶:“大人、大人饶命,小人招了,小人全都招。”

背身而立的陆珏,露出一丝自负且又得意之笑,因为这全在他掌握之中,他抬手示意护卫退下,转回身来淡淡一笑:“讲。”

此时夜风才恍然他的战术,不用动刑几句话就可以让人招供,也就不由佩服这人的脑子,怪不得他年记轻轻就可以坐镇大理寺,如果单凭靠山此人不会有如此谋略。

经过一个时辰的问答,阿丁将秦亮如何被带走;如何坠楼而亡;如何被抛尸交代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以讲出实话,阿丁松了一大口气,可以不用受良心谴责的他,重重吐了一口气:“我把我知道的全都讲了,希望大人可以从轻处置。”

陆珏放下笔拿起口供认真看了一遍,才拿起毛笔与口供走过去,递给阿丁:“看看确认无误,签字画押。”

“是!”阿丁双手接过来,看也没看就在口供状上画了押,然后双手承与陆珏。

陆珏接过来后就在也没看他一眼,转身吩咐夜风:“你将此人压入后院柴房,找个人看好莫让人跑了。”

“主子放心。”夜风不敢懈怠立刻吩咐护卫去做。

处理完这些事,陆珏才察觉胸口一阵阵的隐隐作痛,才意识到自己从早上起床到现在别说未进一粒米,就连保命的药还未喝。在以前也许他不会在意,可如今他非常在乎,一步一步争取到今天,如今又有了心上人的陪伴,他承认他此时非常怕死。

他知道现在就算不喝药也要静静的躺一会,要不然自己病倒了谁又来呵护佳人。

他此时不再掩饰一脸疲惫,声音发涩道:“夜风,我有些累了,上楼去休息一会,如果有人来见我,记得去叫醒我。”

“是”夜风领命目送他上了楼,以前也许还有些不服此人,认为他只不过也是一个仗着官威做事的人,以为他是为了口供证据会不择手段的人,如今刮目相看了,也从心底佩服服从。

虽说前一日与陆珏闹的有些不愉快,吴敏还是应约而来。可当他准时到达得月楼时,却遇见了同时到达的杭州知州王文安。

看见吴敏过来王文安不像从前般殷勤,而是仰着头象征性的向他拱手:“见过吴将军,一件小事本州就可以办了,没想到大官人还邀请了将军。”与自己的上司见面,以前十分殷勤的王文安,此时却是眼高于顶傲慢的很。

由此可见陆珏已经摸清二人脾气,就在邀请的请柬上稍稍做了些手脚。

吴敏瞪了他一眼,哼笑一声:“别真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若是一会儿在他面前吃了亏,可别怪本将军没有提想你。”

在此时王文安只认为他是要抢自己立功的机会,斜眼看着他满是不高兴了:“将军也别说酸溜溜的话,这个时候谁能给大官人解忧,谁才是真有本事。下官是这杭州城的父母官,官职虽比不上将军,但是还是有一些好处的,那就是与百姓的关系比将军近。若是下官抢了先机,将军可不要怪罪!”

吴敏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人,摇着头笑着:“怎会,希望这真的是件功劳吧!”

王文安哼了一声抬手做了邀请的姿势:“将军请。”

吴敏笑了笑抬手:“还是,王大人先请吧!”

“那下官就不客气了。”放肆的笑了笑就踏了进去。

吴敏淡淡的哼了一声,注视着王文安的背影,在思索着陆珏此番究竟又是何用意。

二人前脚进来,陆珏后脚就进入了雅间。

与他们含蓄几句后进入正题:“这是我个人的私事,本不愿劳烦二位。可是,算起来着也只不过是我第二次来杭州,可谓是人生地不熟,就算是有众多高手,还是力不从心。所以,才会写了请柬厚着脸皮请了二位。”

在邀请吴敏的请柬上,陆珏附加了一封信,把秦亮之事写的一清二楚,所以对于陆珏安的什么心,他是心知肚明。听完陆珏的话他刚要说些什么,却被王文安抢了先。

“大官人这是哪里话,能为大官人办事是下官的荣幸。有事大官人请直言,何须如此客气。”说着扭头王文安看向吴敏笑着说:“下官与吴将军一定会尽心尽力的!”

吴敏睨了他一眼,笑了笑:“王大人如此积极,本将军就不与你争功了。”

这人真是不识趣,王文安狠狠瞪他一眼,转头笑看陆珏,极尽巴结:“大官人请讲。”

陆珏注视了吴敏一眼,才娓娓道来:“几年前我与家人来过杭州游玩,当时的我只顾欣赏美景一不小心与家人走散。因人生地不熟苦寻家人无着,一时心急旧疾复发,因为当时又逢七夕路上行人众多,带在身上的救命药也被挤掉,就在我认为这一刻必死无疑之时,我遇到了一个好心的瓦匠,他不仅把我送到医馆使我得保一命,而且还为我四下奔走寻找家人。为报他救命之恩,我父亲赠了许多金银,他却推却了。我父亲看中他的品行,于是就让我与他结拜成异性兄弟,他为兄我为弟。”

听到这王文安似乎听出了什么,刚刚还满是兴致勃勃的脸也变了颜色,看了一眼吴敏。忙问:“大官人莫不是要下官等,为大官人寻找此人?”

陆珏紧皱起眉头摇了摇头,满脸悲痛道:“唉,五年了许多事物事人非,几天前我因私事来到杭州,就立刻派人寻到大哥住处约他来此一聚,可谁知宅已易主。询问之下我才知道我那大哥已经意外亡故,而我那大哥的未亡人下落不明。”

听完陆珏的话王文安额上已经渗出了汗珠,尽量掩住惊恐:“莫不是这个未亡人,才是大官人要下官寻之人。”

而陆珏却是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看向吴敏:“吴将军一直不讲话,可是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人,大官人应该已经找到了,此番找我们来定是为了其他之事。”陆珏刚开始说话,吴敏便已经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如今话已经挑的如此之明,做什么还要与他拐弯抹角。

陆珏淡淡一笑,一直盯着吴敏,“确实,找人的事我就不劳烦二位大人了,我虽在京城为官不如地方官员,但是找人之事还是一件简单之事,人我已经找到!而且我还从大嫂口中得知,我那义兄是为人盖酒楼时不慎坠楼身亡,而我那大嫂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反而还被歹人诬告挨了板子。”说到这停顿一下饮了口茶,观看王文安。

不难发现王文安开始有些坐立不安,额头上已经渗出细微的汗珠。

此时陆珏已经了然于胸,看来秦亮之死果然如秦章氏所言,王文安也难逃干系,轻咳一声接着说:“二位大人认为本官身为义弟、又是大理寺卿,是不是该为他们讨回公道!”公道二字陆珏加重了语气,表明自己的意思。

王文安听得心里发毛,看了吴敏一眼悔不当初,当初自己为了巴结吴敏在知情的情况下打了秦章氏三十大板,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魏大洪竟仗势变本加厉愈演愈烈,等自己想要平息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两条人命虽不是他自己亲手所为,但是不难说他害怕、心虚了,但他又清楚陆珏知道到何种地步,不免存些侥幸。

王文安抬手擦了擦汗,心虚明显:“理应理应,可不知大官人决定如何处置。”

陆珏轻笑一声,倚着桌子,托着下巴看向往文安,轻言轻语:“今天天气阴冷,王大人为何会如此燥热不安!”

王文安马上放下擦汗的手,紧张道:“下官体质燥热容易出汗,让大官人见笑了,见笑了。”在这样下去自己就不能自圆其说了,他害怕自己这样下去非得说不该说的话,到时就真到了不知收拾的地步。

微微扭头看向吴敏递了个眼色,希望他可以看在是他家事的份上,将此事化解。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