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来这一路吴敏的脑中一刻都没闲着,一招不成还多想一招备用,不怕陆珏会推辞,可是他那女儿吴意容终究不领他的情。撅着嘴满是不情愿:“爹爹明知女儿不喜欢文官,为什么还要女儿一起来。”

吴敏别有深意一笑:“爹爹只会为女儿好,不会害你的。”

吴意容白了自己爹爹一眼:“为了我好,为了我好就是让女儿做他的姬妾吗?就算他是个京官,爹爹也与他平级,何必还要费苦心来巴结他?”

“虽说陆珏只是个jiao弄风云的小人,但是有一句话说的好宁可得罪君子,也不可得罪小人!咱总不能为了你那无能的舅舅,赔了我们一门的性命。”吴敏拍拍女儿的肩膀为她解释。

这更让吴意容不解了,就算陆珏是个京官,也是个手无实权的文职,怎比得了手握兵权的爹爹,究竟是为何让自己爹爹心生畏惧?

她蹙眉问道:“他只是大理寺卿一无实权、二无兵权,就算他想以舅舅欺辱民女之罪携私报复,可他一无证据、二无人证,就算他再有本事,也牵连不上我们吴家。”

吴敏笑了笑:“你终究还是个女子见识浅薄!他陆珏就算是才华横溢高中榜首,有何能耐还未及冠就先是坐镇顺天府,然后只短短几个月就又接手三司之列的大理寺坐上寺卿之位。如果,他背无靠山会得如此殊荣。”

吴意容心惊道:“莫不他身后之人实力雄厚,是爹爹抗衡不起的人?”

吴敏点点头:“爹爹与一门的性命都握在你的手里,是生是死全看你了。”

这让吴意容十分为难:“那个陆珏女儿一面也未见过,哪里来的信心让他言听计从。”

“陆珏虽然说身子比较孱弱,样貌倒是出众长的儒雅俊朗。只要你可留在他的身旁,来日方长总有一日他会唯你是从。”他的如意算盘打的不错,自古能有几人过得了温柔乡。

可吴意容却不这么认为,稍有抱怨:“是吗,可是女儿还是不解,为何爹爹不争取让女儿做上正妻之位。我娘是个妾室,女儿不愿也是个妾室。”

吴敏却含着慈祥的笑着,拍了拍自己女儿的肩膀:“自古正妻有几人得宠,只要可吹他耳边之风、得夫之宠,是否正妻之位何必计较。”

“是吗?”可是吴意容却如何也高兴不起来,她不知道爹爹究竟是为她好,还是再利用她。

就这样父女俩一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一直到陆珏到来才化解僵局。

吴敏也是十分殷勤的斟茶、作揖,也将自己为何而来的目的,以及此时朝堂之上的局面讲了一遍,可陆珏却似局外人一般不以为然。

来之前吴敏期望的太高,他本以为只要与陆珏表明,他自己在那些弄权者手中的位置,他就会为了自己的切身利益与自己合作。可他把一切想的太简单了,陆珏竟然豪不以为然的婉言谢绝。自己的女儿虽是妾室所生,好歹也是吴门长女,自己外放为官,好歹是手握兵权的正二品将军如此屈尊降贵,他确是不知好歹,面子上自然是挂不住。

他收起笑脸,将手中的茶杯盖扣上,“陆大官人,年纪轻轻的可别把路走窄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陆珏谦谦一笑:“并非在下不解将军之意,只是在下身有顽疾将军何必强人所难啊!”

吴敏狠狠盯了陆珏一眼,用硬邦邦的口气道:“居庙堂之久大官人是越来越不近人情了,可大人似乎忘了一点这里是杭州,拒绝本将军,可好!”

陆珏看了他一眼,放下刚刚端起的茶杯,笑了笑:“就算不可成就秦晋之好,你我还尚有同僚之意,何必要把话说的如此决绝!”

“情分,哼!当初你贬我出京之时,可是一点同僚之意都没念啊!本将军没与你计较,你却又来惹我!你说这笔帐我们该如何算?”说着吴敏握紧了拳头,咬着牙,一字一字从牙齿里挤出来!气愤难当的往前一步,握住陆珏的肩膀,红着眼盯着他,好像只要他妄动一下,就会捏断他的手臂。

陆珏侧头看了一眼,抓在肩上的手,挣扎了一下肩膀,却徒劳无功。忍住疼,看着他强笑一声:“原来吴将军来议亲是假,问罪才是真!”

吴敏哼了一声,微微弯身,盯着他的那双星眸般的眼睛:“陆珏,别仗着自己有些许小聪明就有恃无恐,这里终究不是京城,就算你身边有些许高手,也挡不住两万五千人的刀剑,新仇旧恨我们是时候清算了!”

手下一用力,狠狠的捏着陆珏肩膀。

陆珏面露痛楚,却没有哼出一声。

“爹!”吴敏如此举动惊到了吴意容,她一慌不由惊叫出声。

“不好。”门外的夜风听到里面的动静不对,心思一声不妙,马上冲进来,看到这幅场景,一步跨前,长臂一伸,手弓成爪形扣住吴敏的肩膀,指尖发力紧紧扣住了骨头。

被擒住之后吴敏想活动肩膀甩开夜风的手,谁知他的手指如同钢爪,越动反而被扣的越紧。

他揪紧眉头回过头,言语要挟:“不想你家主人断一条手臂吧!”说着在陆珏的肩上又用了几分力气。

“那你就试试可不可以,活着从这走出去。”话音一落月影,与白九同时出现在门口。

如今这幅场景是胜是负已经了然,吴意容心里明白就算吴敏手下那些兵马真的誓死效忠,可如果今日真的在这闹翻了,人都不可能活着走出去,就算是真的有效忠人都没了还有何用!

此时吴意容虽然痛恨自己爹爹,将自己视为维护自己权利的工具,可终究自己也是吴氏一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自己也应该阻止。

想罢,吴意容紧跑两步来到二人身边抓住吴敏的手臂,劝道:“爹爹,三思而行。”暗示性的向他摇了摇头。

以上这点吴敏不是没有想过,可事逼到一定程度就会气昏头。

他斜眼瞧了一眼陆珏,良久才松开手在他肩上拍拍,笑了两声:“本将军也不是个记仇之人,与大官人讲的事,希望大官人好好想想。”倒好一杯酒一口饮下,压下心中的怒火。

陆珏揉了揉肩,笑了笑:“陆某身患顽疾,是个有了今日没明日之人。若是同僚来往陆某欢迎,可若是谈亲说媒,在下只能辜负将军的好意。”说完扶着桌子站起身,向吴敏拱了拱手道:“今日娘娘节,陆某已于夫人约好,就不多陪了。”

虽说陆珏说话是客客气气,可到了吴敏耳中却是变了味,他手下微微一用力,将握在手中的酒杯捏碎了。他低下头笑了笑,拍掉手上的碎片,靠近陆珏几步,微微倾身,在他耳边压着嗓子说:“今日街上人员众多,不知会不会有几个不安分的,到时可别打扰了大人的雅兴。”

闻言,陆珏阴沉下脸色,扭头看着吴敏冷声道:“慢走,不送。”

“哼,不识抬举,我们就走着瞧。”目露凶狠狠狠的看了陆珏一眼,转身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直以来陆珏的性情都是凡事冲自己来无所畏惧,但凡要伤害他身边的人,那是他是如何也不能忍受的。新仇旧恨他忘不了,自己如何忘得掉,不如就清算清算好了,省得日后是件麻烦事。

九月初八是一年一度的娘娘节,这一日也是开国皇后圣安皇后的生辰。

圣安皇后是一名奇女子号称女诸葛,她足智多谋巾帼不让须眉,为齐太宗的征战出谋划策,为大齐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辅佐齐太宗开创了一片锦绣江山。可这位皇后却是命短福薄,在大齐建立第二年就染病去世。

圣安皇后去世齐太宗悲痛万分,为表哀思就将皇后生辰这日设立一节,到这一日处处高挂各式灯笼,所有独身男女只要两情相悦,就可以不必在乎门户隔阂互换灯笼以灯笼为凭,托媒人提亲成其好事。

为何会如此这里还有一段故事,当年齐太宗与圣安皇后相识、相恋、相守全因一盏灯笼。

华灯初上街道上早就挂上各式灯笼、人来人往了。男男女女三五成行,男子个个英俊倜傥、女子人人精心装扮,只为在这一日能找到如心一人。

不多时浩浩荡荡由街头走来一群人,其中有一位身穿华丽锦服,无比尊贵的年轻男子。此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齐王朱显,他会出现在这,不用猜就知道他安的什么心。与他一同游玩的还有一个已经出现在陆珏面前的人,那就是马三小姐马玉娇。

虽说二人关系在京城之中已经是人所共知,可是没有定性的朱显除了许诺之外,什么也没有兑现。本来还抱希望可以利用这次机会,为他说服陆珏好兑现承诺。可意料之外的是好言也好、恐吓也好什么也没起了作用,一切美梦又幻做了梦幻。

马玉娇看着走在身旁的人,而他的眼却是那些精心装扮的女子,想起自己尽心尽力的为他,却得不到任何名分,心中不由一阵酸楚,刚刚出门的那股欣喜也早已荡然无存。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