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那话一出口陆珏别提多后悔了,尤其是看见她眼中的失落,心就被狠狠的揪在了一起。

将她的脸捧在手了,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满怀愧疚的与她的目光对到一起,温声安抚:“我不想一错再错,却又一错再错。水儿,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想拼尽全力证明自己,又有多想抚平你所受的创伤?”

他的话音醇厚且又心酸,听到耳中心中早就不忍拒绝。

周若水满是心疼的看着他,抬手轻轻抚着他的脸:“你不忍心水儿受委屈,水儿又怎忍心看你难过。”到了这一刻周若水的最后的一丝坚持崩塌了,紧紧抓着陆珏胸前的衣服,眼泪如决堤的洪水,声音是那么无助:“我是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才不会让自己身边的人因为我而受到伤害!”

陆珏将周若水牢牢的箍在怀里,轻轻拍抚她的后背,柔情软语的安慰:“别怕,夫为妻纲顶天立地,只要你信得过我,我一定会替你想个万全之策。”

温声软语却又铿锵有力,周若水心中从来没有的安定。

是啊!自己为何不信他,他是那么聪明、那么智慧的一人。

说自己不甘也好、不舍也罢,这样一个好男儿,任谁也不舍放手。

周若水心中做好了决定,拭去眼泪从陆珏怀中离开,从配在身上的荷包中,取出一个用白布包裹着的小包,颤抖着手将它打开托在手心,递向陆珏双眼满是懊悔、难过:“小艾她受苦了。”

满是疑惑的陆珏打开了层层包裹的布包,看到里面的东西后不由一惊,这层层包裹的竟是一节小拇指,将它拿在手中仔细分辨,他办案无数死尸也见过的不少,可以分辨出这是从活人手上切下来的,他没想到周若水承受着如此大的精神压力,难怪她宁可自己忍受,也不与自己相认。

他把那节手指紧紧握在手中,另一只手臂将周若水揽入怀中,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诉她,他不是一个软弱男儿,他是可以信任、可以依靠的。他用下巴抵着周若水头顶的秀发,语气坚定道:“有我在,你放心!”

多美妙、多动听的几个字。没有几个女人不为之动心的,周若水也一样。

更何况这是她的未婚夫、她心心念的男子!

“六郎!”周若水往他怀中缩了缩身子,将头靠在他的胸前,耳中全是他那砰砰的心跳,心中从未有的踏实。原来他的心跳如此动听、有力;胸膛如此宽厚、温暖,让人贪婪不舍离去

两个字叫的情意绵绵、酥酥软软,陆珏听在耳中心中十分受用,能得到她的信任,这让他心中如此满足。他紧了紧环着她的手臂,嗅了嗅她发上的清香,发觉这一刻是任何奇珍异宝、高位权利都比拟不了的!

可这美好的温情时刻总会有人来搅局,马车停好车厢外传来刘茯苓的声音。

“少爷到了。”

“知道了”陆珏忿忿的看了一眼车帘外,依依不舍的松了手。

二人下车刚刚立定,又见到一个陆珏现在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小若,你去哪了,我很担心你。”赵言未撑雨伞就这样站在细雨中,肩头发髻全被雨水打湿。样子不仅狼狈更显几分落寞。

“言兄?!”周若水急忙走过去,关切道:“言兄为什么要站在门外等,着了凉,生了病该怎么办。”

赵言毫不避讳有陆珏在场,紧紧抓住周若水的手,满心欢喜:“你还关心我。”

“言兄,有事吗?”他如此举动着实吓着了周若水,她慌忙抽出手,退到了陆珏身边。

而陆珏也似宣誓主权一般,伸出手臂环住了周若水的肩膀,轻抚的拍着,低声耳语的说着什么。

赵言各看二人一眼,二人着着同样的衣着,心里凉了半截。

他低头苦涩一笑,目光直接落在了陆珏身上:“我有几句话,想要与你谈谈可以吗?”

借着酒劲听信了木贞的话自信满满而来,可走了一路冷风一吹却又胆怯,周若水的个性他十分清楚,如果她真的三心二意,也就不是自己所执着的人了。既然胆怯了又何必看她伤心难过,不如就提醒陆珏小心防护,让他提防起来,也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陆珏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微微俯身在周若水耳边轻声说话:“你先去将这件湿衣服换了,一会儿我让茯苓唤你下来,我们在与言兄好好坐一会。”

听了他们的话周若水不由得紧张起来,“六郎,言兄真的只是我兄长,你……”

陆珏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温和一笑打断她的话,给了她定心丸:“别担心,你知道有些事我与言兄不讲明白,这个结我们永远解不开。你应该不希望我们以后相互厌恶吧!放心好了,我们只是谈谈,不会有事的!”

周若水虽然害怕他们会起纷争,可也知道现在就算自己费尽了口舌,他们两个也一定不会听自己的,只好听话点点头;“好,你与言兄好好说,千万别伤了他的心。六郎要记得,他只是我的兄长!”

一再与自己讲的清楚,陆珏自然明白她讲此话是什么用意,握住她的手温柔一笑:“做了这么久的官,别的也许不懂人情世故我还是懂些,你放心好了,我自有分寸。”

“好,那我走了。”见陆珏点了头,看了赵言一眼,才放心离去。

待周若水离去后,陆珏抬手做了邀请的姿势:“言兄请。”

“请。”待陆珏进入后才紧随后进去。

一入内却见陆珏站在柜台,向老板娘要了一壶热茶,提着走到附近的桌前坐了下来。

赵言轻轻叹了一口气,走到跟前刚要开口,却被陆珏抢了先。

“我身体不好,又走了这么久的路,现在有些不舒服,我们长话短说!你想问什么、想知道什么,我也会如实回答。”做官久了那身官气是遮掩不了的,不摆官架就不怒自威。

看到正襟危坐、一派正气的陆珏。赵言莫名生出几分畏惧,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已经想了许久既然自己与周若水没有缘分成为夫妻,就不如做好兄长的本分,为了周若水以后的幸福自己必然该做些什么。

赵言深吸一口气,掩住自己的恐惧,开口道:“我知道我只是周家一个微不足道的掌柜,小姐主子们的事不是我们能多管的。可二小姐与我有救命之恩,她的事我不能坐视不管。”说着向陆珏拱了拱手道:“如果有言过之处往大官人莫要与我计较。

陆珏起身还了一礼:“言兄严重了,在下没有别的长处,肚量还是有些的。可若是在下有什么言过之处,也希望言兄可以见谅。”刚刚与周若水相认,便几位自觉得夫唱妇随,随她唤起了言兄。

“官人不怪罪小人就已经千恩万谢了,哪里还敢于大人制气。”赵言苦笑一声,微微做了挣扎,才继续说下去:“我知道有些事,不该是我一个外人询问的。可是我就是想知道,你推迟婚期数次,可是看惯了京城里的莺莺燕燕,对身份低微的二小姐心生厌恶。”

陆珏回道:“不是。”

赵言仔细分辨他的神情,真诚满满,看不出半分虚假!也许他做官时间久了很会骗人。赵言虽然还是不放心,还是接着问:“那么你这次来可是真心实意来迎娶二小姐的?”

陆珏回道:“是”

闻言,赵言表现得十分激动,身子前倾逼近陆珏追问:“那好,我再问你,你心里哪怕一点也好,是否在乎过二小姐?”

然而陆珏并没有着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垂下眼皮掩去眼中的自责,轻声道:“如果我说在乎,你会信吗。匆匆相处十几日,分别五载会有何感情。不过我只能跟你说一句,一种东西习惯了便不会觉察,因为人就是很奇怪,对习惯了的东西,只会认为习以为常,认为理所应当,可当你真的失去后才会察觉到它的珍贵。我有过这种感觉,那就是从大小姐口中得知水儿的死讯时。”

听明白他的话中的意思,知道他心中还是有周若水的。赵言却不知是欣喜,还是悲痛?看着陆珏的眼神一暗,重重地坐下来,颤着声音问:“你会好好对她吗?”

陆珏往他面前推了一杯茶,露出让他安心一笑:“她是我的娘子,我自全心全意对待!”

听了他说了这句话,赵言虽然还是有些许不放心,却是深信不疑。

“有好多事她虽然有意瞒我,我还是知晓的,小若骗你是不对,可你千万别怪她。她心地善良只是不想连累他人。我虽有心帮她,可有心无力、有力无权。她是谁你既然知道了,可有办法帮她?”

陆珏将赵言面前的茶杯双手端起来,递给他,待他接过后,语气坚定表明自己的坚定:“不管先前你对我有何误解、有何不满,我还是要谢谢你的直言相告。如你所说她的难言之隐我已然了解,自会想办法解决,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必须做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话是那么让人信服,赵言心中满怀安慰,心情瞬间明朗,还有心情喝茶,可刚喝了一口就忽然想到今日木贞所讲的话,忙提醒:“对了,老爷家的那个木夫人你可见过。”

他突然提到此人陆珏不由多想,目光迟疑的看着他,片刻后点了点头:“见过,怎么了吗?”

“这个女人不简单,虽然我不清楚她是什么人、想干什么。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你一定要小心她,她说有人要杀你,也许她与他们是一伙的。”

陆珏目光锐利的看向赵言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个木夫人本事不小,真是无孔不入。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