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陆珏哼了一声,目光冷冷的睨了马玉娇一眼,沉下了脸点明厉害:“三小姐不必语中带刺,你为何约见我,心知肚明!如果真是游玩,陆某定是睁只眼闭只眼,不予计较!若是生了其他心思,他日朝堂之上我与你父亲怕是很难相处呀!”

“大官人?!大官人是误会了吗?”见陆珏变了脸色,马玉娇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马上侧身向周若水施了一礼致歉:“一时语快,姑娘莫怪。”

还未等周若水说话,陆珏到先言语:“我娘子心善,定是不会怪罪三小姐,不过我还是要替娘子提醒三小姐一句,她是我一纸文书、三谋六聘、互交婚书、写入族谱,明媒正娶的夫人!”说完转过身来,转换了关切之色:“台阶比较陡,小心一点。”握了握周若水的手提醒了一句,就又继续向前走去。

他说这些话是为何?既然无心何必一次又一次给自己暗示。

想起过往背起的流言议论,心思也乱了,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以至于他们接下来谈了些什么一句也没听到心里,自然连陆珏婉言拒绝马玉娇的话也没有听到。

又到一个楼梯转弯,周若水刚要下去,就见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了过来,紧接着一句温柔醇厚的话传了过来:“跟你说了多少遍,走路要专心别胡思乱想。这么不专心摔伤了怎么办,伸过手来,我牵着你走。”

抬眼望去那人是如此温柔,以至于周若水刚刚为何伤心都忘记了,等她回过神来,自己的手已经被他紧紧握在了手中,一步一提醒着下着楼梯,那种感觉是那么的安心、温暖。

长长的西湖河堤柳树成荫、鲜花点点,行人三五成群观赏游玩。此时在远处俩前一后,缓缓的走来三个人,男俊女美风景秀丽,犹如仙境之中信步的仙人。

前面二个人虽然并排行走,却是心思各异。

与马玉娇在‘望雷锋’辞别后,三人并没有坐来时的马车,而是沿着长长的西湖堤岸漫步。与马玉娇交谈几句虽然没有问出什么,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不用质疑的,陆珏除了要思虑她此行的目的,还要考虑如何问出周若水与赵言是何关系,自己究竟还有没有机会。可是凭着一时醋意将人邀了出来,所想的话却无从说起,就这样走了好久却一直保持着沉默。

同样周若水也心思难安,她思虑着陆珏究竟是何用心,与他相处已有七日,却摸不透他的心思,时时给自己温柔暗示,好几次让自己忍不住就要将自己是谁一语道破。可又会害怕这好梦终究是一场虚幻!到时候自己除的尴尬不说,就连小艾也会性命不保。

只能说二人就是忧虑太多,一句话的事只要说破,她会给他定心丸,他会为她尽心尽力!

这已经转悠了半个时辰,自家少爷是一个字也没说,刘茯苓瞧瞧这个又瞅瞅那个,心中干着急就是使不上劲。

刘茯苓斜眼瞧着陆珏,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那个也是低着头闷不作声。弄得自己这个局外人的心中好似百只猫在那挠,暗暗想着‘这二人真不愧是两口子,少夫人是个女子有些话不好意思说,可你是个大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平时不是挺健谈的吗?人约出来了怎么变哑巴了。’看来有些事还得自己替少爷开个头,要是单凭少爷就算是走出了杭州城,也不见得说一个字。

想罢他快走两步追上两人:“那个,少爷的药所剩不多,我得去药房抓些,你们两个先走吧。”扭头给陆珏使了一个眼色,暗示他这是在给他制造与她单独相处的机会。

“好,早些回去。”听的出刘茯苓这是在给自己制造机会,陆珏略显尴尬地点了点头。

“好、好,那你们就慢慢走,不用等我。”说完,立即转身以最快的速度消失。

陆珏看着刘茯苓的背影笑了笑,嘴上不说心中感激。

出来已经快一个时辰了,周若水担心陆珏的身体会吃不消,好心提议:“公子,我们出来的太久了,还是早些回客栈休息吧!”

周若水如此想,并不代表陆珏会这么想。他扭头望着周若水,心里别提多难受了,也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她这么着急要回去,难道真如刘茯苓所讲。

回想起周若水对赵言的嫣然一笑,心中更是酸楚,是啊!如果真是这样,怪只怪自己接二连三的推却,才会错过如此动人的女子。

此时的他别提有多后悔了,因为自己自以为是一次又一次的推却,才会错过了一个如此让人动心的女子。

陆珏微微垂着头,一眼落寞,悠悠道来:“我心情不好,可以陪我走走吗?”

周若水并未多想,点了点头道:“好。”

陆珏凄凄一笑,没讲什么就同周若水一起往前走。

就这样谁也不言不语,又走了一段路。陆珏终是再也忍受不住,目光哀哀的看着周若水问道:“你和赵兄什么时候认识的?”

周若水稍有意外的望着陆珏,疑惑他怎么会问此问题!他不是心情不好吗?怎么却问起赵言的事。

想罢,却没有丝毫隐瞒的开了口:“三年前,我去金禅寺上香祈福,在回来的路上,遇见一场事故,言兄就是其中的伤者,我与随行之人一同施救,把他救了回去。后来他的伤好了,为了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就要求留在周家做下人。是老爷看他有学识,就把他留下做了一个小小掌柜,他也是靠自己的努力,才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说完,还心怀安慰的一笑。

如同戏文般的事情,却听得陆珏心中百种滋味,自古美女救书生,成就了不少佳话,而今自己却独独成了这看戏文的人。

陆珏低着头,满是心酸的叹了一口气:“他对你好吗?”

周若水莞尔一笑道;“言兄认为是我救了他一命,自然是对我关怀备至。”

这莞尔一笑在陆珏看来是为那人一笑,心中觉得有什么在那堵着,堵得他心痛堵得他难受!

他停下脚步,扭头看向别处,不让周若水看到他的伤感,幽幽问道:“你心里也有他是不是?那么与你有一纸婚约的那个人又算什么?”

听了陆珏的话周若水头脑嗡地响了一声,脸色瞬间苍白,自然而然的解释:“我与他并没有半分越矩之事,我只识他为兄。”

陆珏又是一声轻笑,眼神带有一丝伤感,扭头望着周若水:“他对你的心思我看得出来,他一心一意无微不至,又是有才有貌你怎会不动心。”

“你!!”周若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没想到陆珏会如此想自己。因为自己的强留已被众人误解,此时又被陆珏认为是三心二意、水性杨花。望着在她看来冷漠平静的表情,心中更是难受,紧抿起嘴不在讲话,转过身背对与他,自顾自的走着,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说过这些不过脑子的话,陆珏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光,自己为何要说这么伤人的话!

可他就是想知道自己守候多年,如今会不会有个好的结果。

见人难受心如刀割,终是忍不住唤出他期盼已久的名字:“水儿。”

“是!”也许周若水太过伤心也就没有在意,止住脚步,没有回过头停在了那里。

陆珏几步走到她的前面,一脸伤悲的看着她,幽幽道:“比起赵言我就这么令你讨厌吗?你就真的一刻也不想与我多待?比起他的心疼无微不至,这里不一块石头!这么多年了你怎知我没有一腔真情!”抓住她的手捂在自己胸口,让她感受他也有颗为她跳动的心,他是错了,可他多希望自己有机会改过。

抬起头来,那眼神暗淡的让人心疼,周若水连连摇头否认,不受控制的脱口而出:“不,我……”可一想到有些话不能说,又担心陆珏会继续胡思乱想,急的她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看到周若水哭了,陆珏立马慌乱起来,想要解释又不知如何开口。

此时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蠢的事,就更痛恨自己,握着她的手在胸口用力捶了几下。

周若水也顾不得将眼泪擦去,紧紧抓住了陆珏的手腕制止他的动作,着急道:“相公身体不好,为何要这样虐待自己。”

陆珏又是心疼又是歉意的看着她,“我替你打我自己,谁让我说了不该说的话。”

“我永远不会怪你!”周若水抬手轻轻为陆珏揉着胸口。

周若水如此讲,他心中没有一丝喜悦反而更加自责。她不怪自己,他怪,怪自己的再三逃避;怪自己的拖泥带水,如今成了这样只能怪自己。

望着周若水还挂着泪珠的模样,着实心疼。

从怀中取出一块锦绣丝帕,轻轻为她拭去泪水,又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句对不起是多么的惹人心疼,又化解了她心中多少怨言!

还犹豫什么,该给他定心丸!周若水目光坚定的抬起头想要安慰他,先看到的却是陆珏手中的丝帕,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在陆珏生辰时送的,这种手帕自己一共绣了四条,是春夏秋冬四季的。如今见陆珏贴身收着,还有什么不知足的,这小小的误解又算什么。

她红透了脸颊,轻轻低下头娇娇柔柔的唤了一声:“相公。”

可陆珏紧张的心情一刻也没放松下来。小心翼翼的轻声说:“刚刚那些话我不是有意说的,对不起,别生我的气好吗?”牵起她的手,捂在自己双手中间。

一下子周若水的脸颊更是红了,与那双清澈真诚的眸子对视,含羞一笑声似蚊声:“在水儿心中相公无人能及,言兄只是我的兄长。”娇娇羞羞秋波含情那模样甚是迷人。

声音虽小陆珏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心中的那一丝郁闷一扫而清,展颜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此刻二人四目相对,情意绵绵,地上影子成双,那是璧人一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