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小哥哥小姐姐请牢记本站网址: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

几人赶入城之时也不过刚刚午时而已,他们先进入了陆珏派到杭州的人安排好的客栈。

匆匆用过简单的午膳、梳洗换装之后。陆珏只身带着刘茯苓一人,坐上提前雇好的马车去向周家。

陆珏恹恹的靠着车厢,目光涣散的盯着捏在手里的互送信物思绪远去,数年已过再次走上这条路,无比慌乱的心里带着一丝丝恐惧,他不知遥遥相送的那人,是否还有着初心,自己此来能否恕恕过错!

不过几刻钟马车稳稳的停在了周家门口。思绪回笼的陆珏并没有着急下车,而是挑开车帘瞧向周家那朱红大门,正好瞧见一名身材纤瘦,身着布衣钗裙的女子叫门。

那女子听到马蹄、车停的声音,回过头来眉头微蹙的看向马车。

四目相对莫名亲近,陆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种感觉是那么的根深蒂固、牢不可破。

这时侧门打开了,女子便向着他莞尔一笑,福了福身才进入周家。

陆珏呆呆的看在那里,心头似被什么轻撞,苍白的脸颊微微有了一丝红晕。

那女子是离去了,陆珏却是久久没有回转过神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门,似乎有着那么一丝期盼,盼着她再次从里面出来。

一直到听到刘茯苓的声音,陆珏才收回目光,扭头看去只见刘茯苓身边跟着一个体型微胖的中年人。

此人前走一步,向陆珏躬身一礼:“周毅见过大官人,老爷夫人不在,小姐不便出门,特差小的前来迎接大官人进府。”殷勤上前挑开车帘。

陆珏深深吸了一口气,甩了甩那些杂乱的思绪,起身、弯身出了车厢,随着周毅进入了周家。

二人在周毅的引领下穿过前院,经过曲折游廊、走过石子甬路,又通过一个圆形拱门进入后院。

一进后院那是景色宜人,因为后院乃是家眷居住之所,比起前院多了优雅清秀,亭台楼阁、池馆水榭,假山怪石花坛盆景,藤萝翠竹点缀其间,满园景色花团锦簇玲珑剔透,步入其中如入仙境。

已过五年再次踏入,那一切既熟悉又陌生。可再次踏入的陆珏却没有心情感叹这五年如一日的景致,而是眉头紧锁心思复杂的想着与水儿相见以后,自己该如何为自己辩解,才可得到她的谅解,虽说二人有着那一纸婚约,此时的陆珏却是半分信心也没有。

周毅将二人引入待客花厅,吩咐下人上了茶水,说了一声去请小姐,一直到日近黄昏也未见踪影!

渐渐的天色暗了下来,厅中还未掌灯,只有点点余晖射进来,整个花厅显得昏暗。周家如此不周到的待客之道,很显然陆珏并没有心情去计较,他一脸平静的望着门口,虽没有等待多时的焦虑,那放在双腿上紧捏着袍缝的双手,已将他此时的状态表露无遗。

随他一起来的刘茯苓则有气无力的趴在桌上,为了少爷早些与少夫人团聚,不仅要快马加鞭抓紧时间赶路,而且只草草吃了几口午饭,此时腹中早已饥饿,他毫无气力的摆弄着空空的茶杯,只想将这秀色可餐的茶杯给吃了。

不经意间目光正好落在陆珏那紧握的双手,就明白了他心中的所虑。他认为少夫人发发脾气可以,可周家的下人也太不像话了,真拿自己家大官人是个软柿子呀!

随即也就发起了牢骚,抱起了不平:“哼,周家的人可真够有意思的,把客人扔在厅中,自家人却心安理得的躲起来。我是个下人无所谓,您可是他家的二姑爷,朝上正儿八经的大官人!人不露面也就算了,就连一块点心也不晓得上,真当你好欺负呀!不行,少爷,你得拿拿架子,摆摆官威!”

听到他的抱怨,陆珏收回视线扭过头,打量了他一眼,“你饿了?”

“那不重要”刘茯苓坐回座位上,愤愤不平:“他们这种行为甚是无礼,官人枯等无茶无水,太不公平了!”

“不公平,哼!”陆珏若有若无的轻哼一声,自我嘲讽:“我只是在这等了二个时辰而已,比起我让水儿多等的几年,这又算什么!”

刘茯苓自是知道他曲解自己的意思,暗自骂了自己不知几次,抬手轻轻的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后,连忙劝解:“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少夫人闹个脾气自是应当。可这些下人不该不把少爷您放在眼里,您应当拿出官家手段,正正身份,要不然这些下人都趴在您头上了。凭什么见自己的老婆,还要这个通传那个允许的。”

陆珏蹙起眉头,绞着手指,满是内疚:“我与水儿尚未成亲,该有的礼节分寸还是要守的。”

“您是守礼节了,可老婆没了!”刘茯苓四下看了看,见四下无人也就放下心来,扶在方几上,俯身凑近他的耳边小声提醒:“少爷守礼知教固然是好,可咱不能什么事都不去计较争取,感情更甚!”

刘茯苓知道自家少爷什么都好,就是这不争不夺顺其自然的态度,着实让人着急。虽然他与周家二小姐有那一纸婚约,可哪个女子不希望自己的夫君也好、未婚夫也好待自己如一,如珠如宝呢!

这一切陆珏又如何不懂,可是真的尽量弥补了就可以不留遗憾了?五年的时间自己又多次的推迟婚期,其间又未露一面出来解释,后果如何自然会一清二楚。岳父虽对自己没有言语什么,但为了女儿的幸福名誉又怎会甘心!

他低着头望着搅在一起的手指,又是一番自责讥讽:“既然已经做了就不该后悔,世事万变什么事都不是能在掌控之中的!如果真的不属于你争来又有何用!”

因为这幅身躯已经失去太多,父母之恩、兄弟之情对于他来说已是上天恩赐,对于年少时对那份懵懵懂懂感情的憧憬,如今也只有抱着可遇而不可求了的态度!他不去争夺并不是他不渴望,而是不想在离去那一日有更多的不舍!经历的太多他更害怕生离死别时,看到所有人的伤感,那样就算是归于九泉也难以瞑目,这是无奈、也是向命运的妥协!

刘茯苓最见不得自家主子这副样子,刚要说些什么,可还未开口就被传来脚步声打断,扭头看向门外。

只见一个衣着鲜丽、美貌绝伦的女子由丫环簇拥着走了进来。

烛光摇曳,女子身上似渡了虚光,如仙如幻,不似真实。

陆珏刚刚还满是愧疚的双眸,一瞬染上了光彩与温柔。虽然已经过去了五年他还是一眼认出了这女子,也是因为她他才会做了冲动的抉择。自己之所以与还年幼的水儿定亲,是因为自己当年还存有一丝天真,那就是如果自己可以活下来,就还有机会与自己心仪的女子结为夫妻,如果不幸身亡有过美好的等待也不会有遗憾,如今见了面难免又勾起了当初那份初恋心动!

此时陆珏毫不掩饰,因为他也不知该如何掩饰那颗激动不已的心,含着柔情的笑轻声问候:“一别数年,大小姐可好。”轻轻颤动的声音也透出了丝丝甜意。

女子嫣然一笑,扭头吩咐了一声,丫环们掌灯的掌灯,上茶点的上茶点。而后上前二步福身行礼:“公子久等了,宁儿招呼不周在此赔罪。”那声音似黄莺出谷、宛转悠扬,盈盈一礼尽显婀娜。

勾唇一笑娇媚至极,双眉青黛如烟、琼鼻圆润高挺,最妙的就是那一双凤目秋水,更是妩媚勾人。细一看这女子于叶素心有几分神似,但比她更多的是娇yan,宛如一朵玫瑰娇艳欲滴。

她便是周文丰与叶素心的长女周若宁。

本就对周若宁一见倾心的陆珏,见了她那勾人心魄的笑容,自是难以自持微微愣神。

他的一切表现让周若宁非常满意,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离目标更进一步,心情绝佳!那脸上动人的笑容也就更浓了,双眸不掩羞涩,也让她又添几分柔美。

周若宁微微抬眸,娇娇滴滴的唤了一声:“陆珏哥哥一向可好?”

谁知这一声并没有再此勾起陆珏更多的回忆,而是一语惊醒了梦中人。陆珏此时也意识到自己有多失礼,收起脸上略显出的尴尬,压下那份蠢蠢欲动的心思,时时提醒自己并不是来实现自己那些愚蠢的想法的,而是来向另一个等了自己几载的女子赎罪的。

平复了心情的陆珏,又环视了一圈余下几名女子,这里竟再也没有自己熟悉的面孔,重重叹息一气后又是一番自我讥讽!

自定亲以后只与水儿匆匆相处十几日,而当时的自己满脑子只想如何能与自己的心仪的女子共结连理,哪里有注意过那个要与自己共度一生,还懵懂无知就已被当做棋子的少女。

此时又一别五年竟不识水儿面容!

面由心生他的脸上也挂上了自责,微微犹豫片刻开了口:“水儿可否与你一同前来?”

周若宁神情微动,摇了摇头道:“没有。”

这个结果使陆珏心头一颤,不由紧张起来,也担心自己一直担心的会成为事实。忙问:“她怎么了吗?”这一问表达出了他心底的渴望。

而周若宁只是一笑回之没有说话,走到几前提起茶壶亲斟一杯茶,端着走到陆珏面前,面有歉意,“天色渐晚人言可畏,为保妹妹名誉希望哥哥见谅。”递过茶去满是为难,样子楚楚惹人怜爱。

虽然陆珏做好了今日见不到未婚妻的准备,可当真听到这样一个结果,心中竟莫名多了一份失落,也就没了再留下来的念头!

遗憾道:“既然这样,我明日再来,到时希望大小姐能够通融。”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