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wuxianliu.cn无限流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秦故处理完文件又跟跟众星地产的人开了个视频会议,让他们写标书拍靠近青蒲区的那块地。

等把这些忙完又过了两天,晚上八点上着班的秦故听见同事们讨论明天星期六要带女朋友去哪里玩。

秦故忽然想到杨桃约他的那顿庆祝离职的饭,上次杨桃请他吃饭花了四千五,这次他来请好了。

于是秦故抽了个空隙给杨桃打了个电话。

打了两个杨桃都没有接,秦故正准备放弃的时候,杨桃忽然回拨了过来。

“喂,秦故,找我什么事?”

“我想跟你说我明天有时间可以和你去吃饭。”

“哦,好的,我来安排,明天给你打电话。”

杨桃的声音瓮声瓮气的而且听着有气无力,秦故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声音怎么回事?”

“哦,可能是我躲在被子里和你讲话的缘故,没事。”

“你身体不舒服,感冒了。”秦故肯定的说道。

杨桃沉默两秒小声狡辩道:“只有一点点,我睡一觉就好了”

“去过医院了没有?”

“就一点小病,医院还得挂号,好麻烦。”

她不喜欢去医院,倒不是讳疾忌医,只是每个人都有不喜欢去的地方。

她觉得医院有股消毒水的怪味还有股阴森森的感觉,所以想要避开。

隔着电话秦故也不知道杨桃病的到底重不重,秦故故意问道:“是嫌麻烦还是怕打针?”

鼻子有点堵,杨桃用力吸了口气才生气的反驳秦故,“又不是小孩子了,我才不怕。”

“那就去打针。”

“我不去,除非你陪我。”杨桃知道这个时候秦故在工作,故意刁难道。

“还没睡着就开始做梦了。”

“……”

秦故挂断电话,杨桃盯着挂断手机,失落了几秒最后在昏沉的意识下扯过被子接着睡。

她其实睡得不太好,头晕、呼吸也不太顺畅。

身体难受,心里也有点空落落。

大约是因为生病的时候容易想太多,平时不存在的情绪冒了出来,有种“无处话凄凉”的孤独感。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杨桃抓起来看了眼。

秦故这是想把她气死吗?唉,真气死我,那你就没有女朋友。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接通了电话,但是要听听对方还能说什么。

“下来。”

“嗯?”杨桃有点懵,怎么说话没头没尾的。

“我陪你去医院。”

她怀疑自己听错了,小声的问:“你在哪里?”

“你说我还能在哪里?”

“你……在我楼下?”

“下来。”

杨桃反应了两秒,这才语速缓慢的确认:“你……真在我家楼下。”

“不,我在月球和你通话。”

杨桃心跳直接起飞了,脸上有点热。

她好像不那么难受了。

“我马上就下来。”

杨桃飞快的下了床,换好衣服又去卫生间洗漱。

看着镜子里苍白的脸,抹了点口红提气色,最后把头发梳,用夹子固定了碎发出了门。

不早说,不然自己好好弄一下。

下了楼,杨桃一眼就看见秦故靠在车旁,立马小跑步的过去。

“这么快,我还以为还要等会儿了。”

“我怕你等久了,你怎么突然就来了,刚才也不说。”

她脸上没血色,不过笑意盈盈的眼睛仿佛比平时更亮,耳侧的珍珠发夹泛着柔光,平添几分温柔。

秦故收回视线,不动声色的说:“怕你出事,明天没办法请我吃饭。”

话音一顿,又说:“看着情况倒还好。”

杨桃感冒就有点头晕,秦故来了她过于开心,这会儿更不能思考,迷迷瞪瞪的说:“你能来看我,我就觉得病好了大半,当然啦。”

声音软而轻,带着一点点嗡里嗡气的鼻音,倒是有点撒娇的意思了。

秦故轻笑出声,他又不是医生,哪有那么厉害,杨·彩虹屁·桃又上线了,连感冒都不忘吹捧他。

“我们现在去医院吗?可是挂号好麻烦。”

杨桃的声音有些纠结,虽然刚才是她说的秦故陪她她就去,可是那是因为她真的没想到秦故会为她过来。

她很抗拒去医院,印象中那是只有大病才会去的地方。

“所以其实你就是怕打针?”秦故故意激将道。

“才不是,我一个大人怎么可能会怕打针?我只是不喜欢闻医院消毒水的问道。”

秦故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谁会喜欢医院呢,不过生病了当然要去医院。

“没事,我陪着你一起。”

“嗯,不用送我去大医院,附近有个社区门诊部是24小时营业的,我只是感冒而已。”

“好。”

二十分后,车在停在门诊部的外面的空地。

深夜的门诊部灯火通明,穿梭其中的护士脚步匆忙。

最近流行感冒肆虐,病人大多是中、小学生,学校是集体生活,只要班上有孩子感冒,很容易蔓延开来。

病房不够用,走廊上每个输液的小朋友都有陪护家长,熙熙攘攘的人就更多了。

医生问完了诊,用体温枪测了下杨桃额头,开了输液的单子。

无限流 wuxianli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