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wuxianliu.cn无限流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左右侍卫已经按住了宋谕,等着皇上接下来的旨意,只要皇上开口,他们立马带这人下去处理掉,可左等右等,皇上却再也没有发出一声,朝上偷窥了下,发现皇上一脸呆滞,侍卫两人面面相觑,都不清楚眼下是个什么情况,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如何。

“皇上……”侍卫提醒了声,“属下这就把他杀了?”

皇上这才回过神来,喃喃了句,“杀了?”

“是。”两人拉着人就要往外走,皇上却突然喊住,“慢着。”

侍卫停了下来,“皇上还有何吩咐?”?

“朕,朕……”看着那张神似的脸后,他怎么可能下得了命令?可又不好反悔,否则皇上威信何在?

正骑虎难下之际,门口响起了喧哗声。

“外面什么事?”皇上猛地松了口气,几乎迫不及待地问,恨不得外面的事越大越好。

一个太监禀报,“是六皇子,要过来见皇上,外面的人不放他进来,六皇子就……”

“就怎样?”

皇上面上无表情,心里却诧异的很,这个小子,除了必要的场合之外,是从来不主动见他的,在一众皇子中,资质最低,脾气却最倔,再加上他生母的异族身份,皇上就更加的不喜,但好在他有自知之明,不争不抢,老实安分,这是让他唯一满意的一点了。

“就要硬闯。”六皇子一向不受宠,生怕皇上责罚,那太监忙又说,“或许六皇子应该有急事才会如此……”

无故闯宫,这可是死罪,尤其还是不怎么受宠的六皇子,那下场绝对好不到哪儿去。

眼看暴风雨就要来临,却听皇上说,“让他进来。”

太监愣了一下。

“让他进来,你磨蹭什么呢?”皇上很不耐烦。

其实根本不用太监传唤,六皇子已经闯了进来,先看了眼被押着的宋谕,接着近前施礼,“儿臣给父皇请安。”

“规矩都不懂吗?”皇上冷着脸,“这么急找朕到底有什么事?”

“儿臣是为他来……”六皇子边说边扫了眼宋谕。

皇上干咳了声,“你为他求情来的?”

六皇子再次跪倒在地,“是的,父皇,还请父皇饶他一命。”

“你知道他犯了什么罪你就替他求情?”

“儿臣不知。”六皇子回。

皇上冷笑了两声,“不知是何罪,你就过来求情,这话是该从一个皇子口中说出来的吗?即使他犯了滔天大罪你也要求情吗?”如此愚笨的人居然是自己的种?跟旁边定远侯家的那个小子一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想到这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是。”六皇子毫无迟疑,“儿臣不能不来,他是儿臣的救命恩人,无论是什么罪,儿臣都愿替他承担。”

“救命恩人?”皇上不禁一愣,这倒是让他没想到的,“就是那个你回来之后一直在寻找的人?”

“是。”六皇子说,“若不是他,儿臣早死了。”

“就他那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怎么可能救你?”瞥着宋谕瘦弱的小身板,皇上很是怀疑。

六皇子语气悲痛,“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以前很是康健,之所以这样全是因为救我所赐,父皇要责罚就责罚儿臣吧。”

这话倒正中皇上下怀,不过面上还是迟疑了好一会儿,“虽然愚笨,倒不失仁义,搭救皇子有功,这么说的话,无论你有什么错,都断不能惩罚你了,罢了,看在六皇子的份上,这事就算了。”

两人赶紧谢恩。

六皇子或许是真心感谢,可宋谕嘴上虽然说着谢恩的话,心里却是把皇上骂的体无完肤,狗皇帝就是个蛮不讲理毫无人性的暴君。

两人退下后,皇上走下了阶梯,来到了殿门,远处自己那个儿子正在小心翼翼搀扶着那孩子往宫外走。

孙让悄无声息地走了过来,同样凝望着那边。

“你看到那孩子了吧?”皇上冷不丁开口。

孙让迟疑了下,“是。”

“怎么会有那么相像的人呢?”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孙让只能说。

皇上叹了口气,“若不是个男子,朕都要以为是她的孩子了。”

“公主已经宾天。”孙让叹气。

“是啊,朕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们娘两冷冰冰的尸体。”皇上恶狠狠地说,握住门框的手几乎嵌进里面。

“还请皇上节哀,这只能说是荣妃和公主的命。”孙让劝慰。

“这不是命,若不是那些人,他们娘两不会死,会好好地陪伴朕。”皇上咬着牙,“若是刚才朕杀了那小子,你会如何想?”

孙让却笑道:“皇上不会的。”

皇上哼了一声,“若不是六皇子,他现在已经是死人了。”

孙让依旧笑着,“即使没有六皇子,皇上也不会杀他。”

皇上回头瞪他一眼,没有吭声,过了会儿,又说:“仔细想想的话,这小子除了眼睛,轮廓有些像,其实并没那儿像,她不管如何都意志坚定,有自己的原则,可这小子不同,圆滑奸诈,不断试探朕的底线,见试探不过就露出锋利的獠牙。”

想到袖子里的银票,孙让也不由笑了,“这样的人才适合生存,过刚易折。”

皇上又冷哼了声,“这叫适合生存?他是自以为是,胆大包天,若不是,他今天就……”死字还是没有说出口。

孙让犹疑了下,“老奴听说他要下场,若是考中,那皇上是……”

“你觉得他有那本事?”

孙让说:“其实下不下场都没什么,光凭这份心智就足够了。”

“你是在替他求官?”皇上一个冷冽的眼神扫过来,孙让忙跪倒在地。

“老奴不敢,老奴只是怀念荣主子,看到一个跟她相像的人难免会心生怜惜,主子知道,奴才的命可是容主子救的。”

“罢了,起来吧。”皇上叹了声气,“朕又何尝不怀念,十七年了,发生过的事仿佛还在昨天,从来不曾过去。”

一直走到宫外,六皇子都没放开宋谕的手,直到现在他都还心有余悸,几乎差一点两人又要阴阳两隔,等在外面的宋家三爷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若不是碍着这是位皇子,早把他的手给剁下来了。

宋谕察觉到父亲的表情,这才把手从六皇子的手中抽了出来,她没觉得有什么,在过去这人痛的受不了的时候,就会一直拉着她的手,支撑不住的时候也会躺在她怀里,自己把他当弟弟并没觉得有什么。

可是父亲看到未必会这么想,这才放开来。

宋武要向六皇子行礼。

这人是义兄的父亲,六皇子那敢受礼,忙扶住了。

宋武继续坚持,“礼不可失。”

六皇子却扶住不让人跪,“万万使不得。”?

看不下去的宋谕说:“父亲就起来吧,这是我在外认的义弟,他不会受你的礼的。”

“义弟?”宋征远目瞪口呆,扭头看向宋谕。

宋谕便把两人的渊源简单说了下,宋家三爷这才知道女儿受伤是因为眼前这小子,想发作可又不能发作,人家是皇子殿下,只能干生气。

气了一会儿,暗自叹息了声,居然认作弟弟,这是什么缘分?

不过,宋谕倒是多看了父亲一眼,皇上要处理掉自己,她不信父亲不知道,可父亲竟然就这么让她去了,这太反常了,就好像一早就知道皇上不会杀她似的,接着宋谕又觉得自己这想法太荒谬了,父亲怎么可能提前知道?

宋谕父子进宫后,侯府里的人都人心惶惶,当然,他们不是担心宋谕的生死,他们担心的是殃侯府,甚至很多人都巴不得宋谕就此死在宫里,不要再回来。

宋谕从宫里出来后,打探消息的人也迅速把消息传回府里。

侯府的人全都瞠目结舌,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他能安然无恙走出皇宫,尤其是老夫人,呆那老半天,都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宋谕让父亲先离开,自己上了六皇子的马车。

“你还没说让我做什么?”

“等去到就知道了,怎么?还怕我把你卖了不成?”宋谕调侃他。?

六皇子在他手心捏了下,以示不满。

等马车停下来的时候,宋谕说:“放心吧,不会让你上刀山也不会让你下火海的,不过是想借你的身份见见我那牢中的大伯而已。”

六皇子眉头紧皱,“见他做什么?他把你害的那么惨。”

宋谕叹了口气,“有些话还是要当面问问他的。”就比如那些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