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wuxianliu.cn无限流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回到院里,衣服已经浸透,玉锦忙招呼人送水,帮她擦身换衣服。

一顿饭的功夫就耗去了她大半体力,身上这伤比她表现在外的重多了。

换完衣服,宋谕虚脱在了躺椅上,玉锦忙把温好的药端给她,不无担心地说,“少爷老说这伤无碍,可都养了好几月了,却还是这样,会不会……”

性命之忧的话最终也没说出来,怕不吉利。

“真苦!”空碗还给她,宋谕嘴里叫着苦,“能捡回一条命就很不错了。”

正说着话呢,下人进来回报,说是莹莹小姐来了。

“快让她进来。”这么快就来了,倒是让宋谕有些意外。

宋莹莹一进来,室内就陡然一亮,虽说面色苍白,却显病弱之美,宋谕在心里一番赞叹,这身段和样貌,谁娶了都是糟蹋,居然还有人要退亲,真是个眼瞎的。

见二哥这般看着她,宋莹莹不好意思地垂下头,“二哥为何这般看着我?是我那里不妥吗?”

“没有不妥,是我观妹妹这相貌犹如天仙下凡,一时间移不开眼。”宋谕笑说。

宋莹莹脸红了,“二哥就会取笑我,要说天仙,二哥才是,我在二哥面前不值一提。”

宋莹莹说的倒不是客气话,宋谕的样貌的确是艳丽无边,少有的绝色。

玉锦搬个凳子,让她在宋谕的躺椅前坐下。

宋莹莹的贴身丫鬟看见,脸顿时难看起来,客人来了,他竟起都不起,依旧躺在那里,如此托大,不是瞧不起人吗?况且小姐还是正牌小姐,他不过是个没娘的私生子罢了,竟然还摆起谱来了?

宋莹莹也意外,过去她跟二哥虽谈不上多亲近,但也有来往,可从来没见他这样过,不过她并没表现什么,只是询问,“二哥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宋谕心说,这丫头比她那个哥哥强多了,“退亲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这里很看重女人的名声,退了亲的女孩,名声算是毁了,所以,有些人家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让女儿退亲的。

宋莹莹垂下头,“人家都要退了,那就退吧,我知道家人都替我难过,其实没必要,我的身子不争气,怪不得别人,大夫都说我没几年好活,我就想这几年清清静静的,不想嫁人,只是母亲总觉得我这辈子不成亲会有遗憾。”这话透着哀怨和认命。

宋谕心生怜悯,“亲要退,但病还是要治。”

宋莹莹苦笑,“什么名医都看过来了,就连宫里的御医都看了遍,都说没几年好活,先天体弱,没办法。”

“妹妹先不要泄气,人活多久,那都是说不准的事。”宋谕说。

宋莹莹猛地看向二哥。

“我跟着师傅学了些医术,妹妹若是放心,我倒是可以给你瞧上一瞧。”

宋莹莹愣那儿了,她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二哥叫她来是要给她瞧病的。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贴身丫鬟就先不同意了,“这可万万使不得,小姐的身子一向都有御医看顾,不好随便给人瞧,这是治病不是其他,可以乱来。”

“这怎么能叫乱来呢?”玉锦看不下去了,“我家少爷这样做,也是心疼妹子,若不是,他自己都还身子弱着呢,何苦给自己找事来着?”

“玉锦。”宋谕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二哥息怒,是我管教无方,愣哪儿干嘛?还不赶紧给我二哥赔不是。”宋莹莹训斥丫鬟。

丫鬟虽然不甘心,却也只得上前赔礼。

宋谕摆手,示意无妨。

宋莹莹笑着说,“二哥要给我瞧病,这是我的福份,正求之不得呢,虽说宫里的御医,技术高超,但保不齐二哥就有偏方呢。”

宋谕冲她笑了笑,这妹妹不仅识大体,还很沉得住气,心里估计也没对她抱什么希望,却还是一口答应,诚心感谢,人不错,可就是身子不好,红颜多薄命。

“把脉枕拿过来。”宋谕吩咐玉锦。

玉锦把脉枕放到了宋谕旁边的木几上。

宋莹莹伸出手来,丫鬟欲言又止,还想说什么,却被自家小姐一眼瞪了回去。

宋谕诊了脉之后,又检查了一番身体,问了几个问题,这才坐回到椅子里。

宋莹莹没问自己病情,反倒问起了宋谕,“二哥也生病了吗?碍不碍事?”

“一些旧伤,养养就好,倒是你……”宋瑜说到这里,反倒停了下来,环顾了下四周。

宋莹莹领会,对身边的丫鬟吩咐,“你到外面等我。”

丫鬟不想出去,“小姐若是出了事,夫人会扒了我的皮的。”

“我在二哥这儿能出什么事?”宋莹莹沉了脸。

就是在他这儿才会出事啊,丫鬟心说,可见小姐不容置疑,只得不情不愿走了出去。

玉锦也把屋内的人挥退,只留兄妹两人在屋内说话。

宋莹莹略带歉意地说:“我身子弱,身边的人也跟着提心吊胆,她们也是吓怕了,喜欢大惊小怪,还望二哥不要放在心上。”

宋谕岂能跟个下人计较,笑道:“不相信是正常,若是一开始就相信,那才叫脑子有问题。”

宋莹莹被他逗笑了,笑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病,笑容中便多了几分苦涩,“二哥也不必勉强自己,不是二哥技术不好,是我这病大罗神仙都没用。”

她以为二哥也没瞧出什么,只是顾忌颜面,不好当着外人讲,这才如此说,好让他有个台阶下,不管如何,他也是一片好心,这情她是领的。

宋谕却是摇了摇头,脸上透着几分冷气,“若是我看的没错,妹妹这体弱倒不像是天生的。”

“啊?”宋莹莹不禁一愣,“二哥的意思是?”

“胎里带毒。”宋谕说出四个字,宋莹莹当场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