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wuxianliu.cn无限流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小宋谕的脾气暴虐古怪,但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也好不到那儿去,小宋谕脾气虽不好,但大多时间都在府里宅着,而宋思齐却跟他那帮狐朋狗友天天在外瞎混,马球场,蹴鞠场,花街柳巷那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大有把娱乐游玩干成终身事业,是名真正的纨绔。

宋思齐也没少管教,打没少挨,就差照一天三顿打了,可打的越狠,就越发恼恨宋谕这个私生子,凭什么?同样不成器,父亲却天天打他,不打私生子,还一个劲地宠着,父亲宠还就算了,母亲也宠,你说这叫什么事?他一个正经少爷竟还比不上一个私生子受宠,你说他能不怨恨吗?

回府就听说那个私生子回来了,按道理来说,这不关他的事,可关键是他听说这货回来后不但没受罚,母亲竟还要把身边漂亮的丫鬟赏给他?这给他气的衣服没换就找来了。

那几个丫鬟,他朝母亲要了好几次,母亲都不给,凭什么他一回来就要给他?不提点提点他,他还真当自己是凯旋而归的英雄呢。

“宋谕,你给我出来。”宋思齐一踏进院门,就大声嚷嚷。

“思齐少爷,快别喊了,少爷在屋休息呢,可不敢吵了他。”下人急忙拦住。

“起开。”宋思齐一脚踢开碍事的人,“你们怕他,难道就不怕我?还不能吵了他?他是天王老子还是玉皇大帝啊?宋谕你给我出来,等我把你揪出来,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院里的下人虽然不敢得罪宋思齐,但他们更怕自家少爷,思齐少爷虽然也跋扈,但手下却是有准的,而自家少爷性子上来,那可是不管不顾的,从一年前拿刀捅尚书家的公子就可知一二,捅了尚书家的公子还要吃官司,捅了他们却是完全不需要负任何责任的。

衡量之下,他们全都拦着思齐少爷,不让他近前。

抱腿的抱腿,拽胳膊的拽胳膊,宋思齐愣是动弹不得,气得他冲自己的随从哇哇直叫,“你们都是死的吗?还不赶紧把这帮人给我拉开。”

宋思齐的随从忙上前解救自家主子,于是乎两拨人就你拉我拽纠结成了一团。

正在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一道训斥的声音来,“你们这些人是做什么的?还不赶紧放开我哥哥。”

声音一出,四下寂静,不管是本院的,还是宋思齐带来的,全都茫然地望着门口那人。

宋思齐终于逮着机会,踹开身边的人,把自己解救出来。

宋谕小跑着上前,殷勤地搀扶着他,关切询问,“哥哥,你没事吧?有没伤着那儿?”

“你谁啊?”宋思齐边低头找鞋边问。

宋谕一阵无语,“我是你弟啊。”

“我弟?”宋思齐这才回头,一看,哎呀一声,“我去,这模样还真是我弟的模样。”

宋谕满头黑线,“不是模样是,整个都是。”

宋思齐绕着他打量一圈,“你咋变成这样了?你这是中什么邪了?”

“我没中邪呀。”宋谕说。

“没中邪?那你怎么会这样?你之前不是娘里娘气的吗?跟个女人似的,今天怎么这么像男人了?”

“思齐少爷,这话可不好随便说,我们少爷可是顶天立地的男子。”玉锦忍不住插嘴,说一个男人像女人,这是最恶毒的侮辱人的话了。

宋谕冲她摆摆手,之前的小宋谕还真像宋思齐说的那样,娘里娘气像个女人,因为本身她就是个女人啊。

可是宋谕进了这副身体之后,气质就不一样了,她那个世界,性别已经没那么重要,不管是衣服还是发型举止,都越来越趋向于中性化,所以扮作男人,宋谕没有丝毫的违和感,比有些男人还像男人。

“其实,我一回来就想去拜见哥哥的,不过他们说你不在家就没去,还要哥哥亲自跑来看我,这多不好意思。”宋谕满脸歉意。

一院子的人都直愣愣地瞅着他,跟遇见鬼似的。

宋思齐更是心说,谁亲自跑来看你的,我这是给你颜色瞧瞧的,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你是眼瞎的吗?刚要张口说话,就被他给打断了,“你们还愣那儿干嘛?还不赶紧沏茶,招呼我哥哥。”

那些人慌忙散了。

宋谕继续热情招呼,“哥哥,咱别光在外面站着了,进屋吧。”

宋思齐糊里糊涂就要跟着进屋,只是刚迈出一步,就猛然想起自己是来干嘛的,“慢着。”

“怎么了?”宋谕无辜询问。

“你别在这儿跟我装,差点被你糊弄过去了。”宋思齐狠狠瞪了他一眼。

被点破的宋谕,脸上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反而还一副嗔怒的样子,“看你说的,我怎么敢糊弄哥哥你呢?”

宋思齐听了这话,忙抱住胸,一副鸡皮疙瘩竖起的惊悚表情,“我滴个妈呀,你还说你没中邪?你这才逃了一年,不是十年,咋还换了个人呢?”

宋谕叹了声气,装出一副醍醐灌顶的样子,“换了个人就对了,你不知道,我这一出去才发现,我以前有多不懂事,吸取教训之后,我觉得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

“你是该吸取教训了。”宋思齐开始教训他,“你知道你捅了那人给家里带来多大麻烦吗?父亲强行把你送走,惹得奶奶大怒,让他在祠堂跪了一个月,整整一个月啊,后来又为了结你的案子,让你能早些回家,父亲更是连官职都不要了,大房,二房的人本就看不惯咱们家,这下算是如了他们的意了。”

宋谕不由一愣,她知道案子了结的背后,不像父亲在信上说的那么简单,只是怎么也没想到背后竟然是这样,对于这个父亲打死孩子都不论的世界,她父亲算是稀有品种了。

“你说像你这样的人还回来干嘛?还一回来就朝母亲要女人,你说就你这娘娘腔那东西能管用吗?”

宋思齐越说越气,上去一把揪住了宋谕的领子,玉锦要上前,宋谕却冲她悄悄摆了摆手,“娘给的,不过我没要。”

“多亏你没要,你要是要了,我早揍的你满地打滚了。”接着凑近了些,眨了眨眼,“娘除了给你女人,就没给你别的?”

“别的什么?”宋谕茫然。

宋思齐拿手搓了搓。

好半天,宋谕才明白过来,不禁乐了,“是钱啊?没有。”

“没有?这不可能。”宋思齐不相信,“你刚回来,母亲看到你肯定心疼,不可能不给,哥哥呢,最近手头有点紧,先借我点使使,回头还你。”

还?宋谕心里冷笑了声,这人之前没少从小宋谕那里要钱,都是有去无回,而且也没少受他欺负,只是小宋谕这个人脾气倔强,即使在他那儿受了欺负,也从来不去告状,所以,宋思齐才有持无恐。

宋谕说,“母亲真没给我,不过我手头上还有些,可以先给你,还就不用了,算是弟弟孝敬哥哥的。”边说边示意玉锦去里面拿钱。

宋思齐拍了拍她的脸,赞赏道:“这次还算上道。”

宋谕笑笑,没说话。

只是等玉锦拿过来,他就傻眼了,“这么几个铜板,你打发要饭的呢?”

不拿也就算了,拿出几个铜板,这不羞辱人吗?

宋谕这还真不是羞辱,她手边真就这么多。

宋思齐登时勃然大怒,扬手就要去打。

宋谕的手刚要动,就瞅见门口晃过一截黄色裙衫,忙收起手,使了个巧劲,挣脱掉宋思齐的钳制,重重地摔在地上,苦苦哀求,“我是真没有,真就这么多,哥哥若不信,可以进去搜。”

“我当然不信,你就是不想给,就是要气我。”跑上去,拉起又要打,只是,拳头刚挥起,耳朵就被人揪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