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天才才能几下以下文字:wuxianliu.cn无限流小说网!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母亲和林鹏离婚的时候,林野走进旁边的派出所,提交了改名申请。

林野,改为姬予。

姬是母亲姬洁的姓。

予,是把原名‘野’的‘里’拿掉,意味着不仅从林家‘里’走出来,也是他获得新生的‘机遇’(姬予)。

至于生父林鹏,奔雷影业集团的董事长,这个在娱乐圈如雷贯耳的名字,甚至跟他有关联的姓,姬予不想再有任何牵扯。

当初母亲怀着自己的时候,她接到那些乱七八糟女人,甚至还有人前光鲜亮丽的女明星的电话辱骂,“你怎么还不死呢”、“死皮赖脸的缠着干什么”……

而母亲质问林鹏,却得到“无理取闹”、“胡搅蛮缠”的冰冷回应。

大概从那时候起,这个家就只剩下母子相依为命。

姬予知道,母亲是为了自己,虽然姬予并不这么认为,但他又无法说母亲半点不是,可能……这就是代沟吧。

否则以她当年跟林鹏一起白手起家的能力,离了林鹏也能过得很好。

派出所离民政局没多远,改完名字,姬予就来到民政局外面准备等母亲一起回家。

盛夏时节,在太阳的炙烤下,每一个毛孔吸进来的都是滚烫的热气,喉咙里就像在灌热水。

夏天每次外出的时候,姬予就很羡慕那些打伞的女生,虽然知道自己即使打伞也不会有多少人嘲笑,但依然觉得有点羞耻。

他只能尽量走荫凉的地方。

在民政局外面的路边上,姬予看到一辆黑色的越野。

林鹏的车。

发动机还在响着,显然车里有人,正开着空调。

姬予走过去,凑近一看,驾驶位上果然坐着那个女人。

金露。

这几年跟林鹏缠得很欢的那个女明星。

如果按母亲的想法,她当然不想离,但架不住林鹏铁了心。

当初打电话辱骂的人里,这女人最凶!

而现在,母亲作为一个失败者,而她却在门口得意洋洋。

姬予感到热血上涌!

眼神阴郁下来,姬予走过去猛地拉开车门!

车门骤然被拉开,正在玩手机的金露吓了一跳,看到是姬予,愕然的神色舒缓下来,但在外面的热浪涌进时,让她忍不住蹙眉:

“干嘛?”

姬予瞪着她:“你很得意是不是?”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金露殷红的嘴唇画在白净的面庞上,冷漠而生畏。

金露此时越不屑,越无视,姬予越感觉那股热血四处乱窜,冲上头顶,太阳穴都发涨!

可能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双眼都有些红了。

看到姬予此时的模样,金露心里一个咯噔,决定不再刺激他,叹了口气道:

“你刚刚已经过完十八岁的生日,是个大小伙子了,可能你现在觉得不理解,但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人的感情是不能勉强的,就像你小时候,你会一直喜欢那个玩——”

还没说完,金露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个比喻有些不恰当,但转念一想,这半大小子知道个屁。

而此时,姬予确实没注意她的话,因为他脑袋里,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检测到宿主此时情绪符合签到条件……”

“系统加载中……”

“嘟嘟嘟……”

“系统更新完成!”

“向宿主发放系统说明——¥%#*&@#$……”

一会儿的功夫,懵逼中的姬予,才搞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

似乎,因为刚刚自己暴怒中,激活了某个传说中的……金手指?

“宿主是否签到?”

“签……呃,签到吧……”姬予还有些没太回过神。

“那你签啊。”

脑袋里响起冰冷的机械合成音。但这话,让姬予觉得像是在嘲笑自己?

“怎么签?”

“砸车。”还是冰冷的机械合成音。

姬予当时就呆了。

砸车?

怎么说得跟砸豆腐似的这么轻松。

在姬予有些呆滞的时候,脑袋里又响了起来:

“签到完成后,会获得随机奖励青铜宝箱。”

姬予:“……”

这特么,你是个正经的系统吗?

一上来就让我砸车?

“是否签到?”

“呼~”

姬予重重的吐了口热气,这一会儿的功夫,内心就开始焦灼起来,就像每次做抉择时的艰难。

“是否签到?”

而这时,金露也发现姬予有些不对劲,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你怎么了?”

与此同时,姬予眼神恢复清明,定定的看着她。

这一眼,让金露感到瞬间的毛骨悚然。

紧接着,她就看到姬予一脚踹向车体!

“砰!”

金露吓了一跳,惊叫起来:“林野你干什么!”

“我现在不叫林野,叫姬予!”

姬予瞪着她:“另外,我跟你没有那么熟!”

就在此时,脑袋里响起声音:

“砸车,不是踹车。”

姬予:“……”

我特么……用拳头砸吗?受伤了谁负责。

“人与动物的区别,是人会使用工具。”机械合成音再次悠悠响起。

“……”

姬予转头,去寻找趁手的工具。

如果说他开始还有点懵,但这会儿功夫,也明白有某种好运降临到自己头上。

如果换任何一个人跟他蛊惑这些,他肯定不会信。

但现在,跟他说这些的不是人。

不管是系统还是什么身体里的老爷爷,作为一个受过九年游戏教育,三年网文锤炼的偏执青年,再坏,还能比现在的境况更坏?

对于普通人来说,有这样的家庭,就算父母离婚也还是大少爷,有什么想不开的?

但对于他来说,缺爱的童年,一直都有某种忧郁气质,过得不太快乐。

再说了,林鹏的车,不算公物吧?

看到姬予转身离开,金露稍微松了口气,可当她发现,姬予从不远处的墙角捡起一块板砖,一双画着好看眼妆的桃花眼,瞬间瞪圆了!

“林野你要干什么?”

“你疯了?”

“啊!!!”

“砰!”

板砖砸在后玻璃上,响起刺耳的哗啦声,加上金露的尖叫伴奏,在姬予耳中却成了某种美妙的和弦。

爽!

就像很多时候,一吐为快那种通畅!

“叮!签到完成!”

“奖励青铜宝箱一只,是否现在打开?”

“开!”姬予有些迫不及待了。

脑海中,一个青铜宝箱打开,绽放一片光芒。

一本书蹦了出来。

“《作曲理论与实践》?”姬予笑容逐渐凝固。